第17章 第 17 章

    云瑾的尖叫声,被死死地憋在了喉咙。

    顾琼已经指挥着那些之前积攒下来的丧尸,开始行动。

    她眼神从之前的平淡,转变成凌厉,言辞间语速也加快了许多,顾琼转头对云瑾说道:“先离开这。”

    眼见顾琼似乎打算和那个突然跳出来的大狐狸正面杠,云瑾焦急大喊:“你也快点离开,这种怪物,正常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云瑾并没有完全把顾琼当成普通人,那挥手间,出现的几十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可不是假的。

    可那庞大的几层楼高的狰狞狐狸,只一跺脚,就让云瑾感觉到脚下能扛十几级大风的高楼,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要坍塌。

    被云瑾注视着的顾琼,背对着她,空气中传来顾琼的话:“至少保护你在现在,是属于我的责任。”

    那些看起来非常丑陋的,被顾琼召唤出来,向着大狐狸和各种魔兽直冲而去的丧尸,脆弱到就像是纸片一样,轻而易举的就被拍散、碾压。

    “开什么玩笑?!”云瑾心里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断掉了。

    上一秒还在想着和小姐姐约饭,挑市中心的哪个餐厅,下一秒就直接面临毁灭三观的生死危机――

    顾琼像是没有听见。

    她手里现今唯一能拿出来的,最大的牌就是五级丧尸。

    这种掉进人群,也可以称之为灾难性的丧尸,在面对七级魔兽时就只能成为送菜的选择。

    田忌赛马是个好选择。

    顾琼控制着低级丧尸前去给大狐狸送菜的同时,一并操控着五级丧尸,将那些陆续掉出来的魔兽,率先碾死。

    空气中充满了异样的血腥味,那种直通大脑的感觉,腐朽且恶臭。

    直到那个看起来和顾琼身高几乎没什么区别的五级丧尸,直面了看起来根本就没法战胜的庞大狐狸。

    这可真是……

    “最多一分钟。”

    五级丧尸,能给她们带来的逃命时长,最多只有一分钟。

    这个前提还是大狐狸,没有因为之前的低级丧尸送菜行为过于频繁的原因,想要直接拍死五级丧尸,向着人类进攻。

    “什么?”云瑾呆呆的看着那些倒下的丧尸,和魔兽的尸体,喉咙处想要呕吐的感觉,迫于成年人的修养,被死死压住。

    之前因为公司里的一切而产生的烦躁情绪,在面对生死危机时,瘠薄到狗屁不如。

    “我是说,我们该逃命了。”

    就算是说着这样的话,顾琼语气中也没有任何畏惧和惶恐的感觉,她只是在陈述着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情罢了。

    云瑾嘴角动了又动,什么话都没说出来,然而下一秒她就直接扯着顾琼的手腕,没有任何犹豫地向天台和下一层楼的连接处跑了过去。

    至少公司是她的,自己肯定会比和公司完全无关的顾琼要熟悉得多。

    逃命而已,完全不算事!

    这种在心里响起的自我安慰式话语,在天台的小房子被大狐狸一巴掌拍得稀碎,以及五级丧尸头身分离后,就跟被打碎的镜子一样,碎得全是渣了。

    云瑾拉着顾琼跑得更快了。

    “这样不行。”云瑾能听到被她形容声音如玉石撞击的女人,用同样的声线说道。

    那怎么样才能行?!

    顾琼似乎已经品出了她的疑问,面上的表情依旧风淡云轻:“这种级别的战斗,想也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对敌。”

    云瑾忽视了那些倒下去的几十只丧尸,她的目光急切又焦灼。

    顾琼也说出了让她那紧绷着的心脏骤然一松的话。

    “支援很快就会到。”

    我们只需要坚持一会就好,这是云瑾脑海里一瞬间升起的概念。

    她甚至莫名产生了一种穿越到小说里玩大逃杀的即视感,虽然整座集团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呆着了。

    身后被碾压了的墙壁,还有顶层办公室里的桌子,椅子,各种灯具,全都发出了脆弱不堪的吱呀破碎声。

    顾琼的注意力却不完全在逃命上。

    正常情况下,异界时空缝隙被开启过后,会始终处于开启状态,但并不会像是什么守塔模式的游戏一样,有着源源不断的怪物。

    阶段性出现的怪物,就意味着那呈现了两个世界画面的缝隙……仍会出现丧尸。

    在那个狐狸冲到顾琼面前,脸上人性化地出现戏谑表情,一副猎物的垂死挣扎,成功愉悦到它的表现。

    而现在,它也终于可以享受运动过后进食的美好滋味了……

    庞大到一只爪子就有一米多高的即视感,以及那坚韧无比,闪烁着寒光的指甲和肉垫之间,属于丧尸的肉沫……云瑾终究腿软,承受不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溢满了全脸。

    会死会死会死会死会死……

    她是真的会死。

    和因为烦躁的情感,一瞬间产生的想要跳楼的想法不同。

    那具备自我选择,而现在的绝境,可不会给她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但就算是这种崩溃的状态,云瑾也能一边哭得不像人样,一边说着:“我们刚认识就要一起殉情什么的也太过分了。”

    近在眼前的巨爪,在云瑾说这句话的时候,距离她的脖子只有十公分的距离。

    顾琼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她在云瑾的视线里,清晰可见的吐出了一口气。

    仿佛惊鹿打击在石块上的声音,也像是大雨里骤然响彻天地的惊雷,云瑾看到顾琼那因为长久不见光日,同样也显得苍白的嘴唇微微动作,吐出了两个字。

    “跪下!”

    庞然大物巨兽,不受控制地弯下了膝盖。

    猎人和猎物的身份,瞬间完成反转。

    云瑾呆滞地看着那只大狐狸在自己面前跪下的场面,视野中全是破碎的墙壁,和在应急灯的照耀下,仿佛灾难现场一样的工作区。

    “发……发生了什么?”云瑾的眼泪就像是被打开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水龙头,仍然在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大概是,抽到宝了。”顾琼嘴角的弧度大了不少。

    庞大的白色狐狸头顶,有个非常明显的黑色人影,但因为之前云瑾坐在地上的原因,角度不同,所以没法看见,

    现在站直身体,她就能看见那个无法辨别形象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了。

    仍然是破烂的衣物,和看起来就脏兮兮的身体,只不过区别在于那个身影的大小,看起来更像是还在上小学的孩子。

    云瑾看不见的地方,在各种红外线的监测之下,能清晰可见的无数精神丝,捆住了那个狐狸,并迫使它做出了跪拜的举动。

    八级精神系丧尸,可不是抽到宝了。

    而且还是熟人……熟尸?

    大狐狸身上的小小身影,一边攥紧了手中尖锐如钢针的狐狸毛发,一边用澄澈如水的眼,注视着犹如是它的神的顾琼。

    顾琼脸上一闪而过的厌恶,很快消失。她搀扶着仍然腿软的云瑾,低声说道:“结束了。”

    至少在有八级丧尸的情况下,那个缝隙不可能也不会再出现高于这种级别的存在,而且精神系,天生还有跨级战斗的能力。

    云瑾木然地看向顾琼,如水龙头开闸时的眼泪总算关掉,但被泪水洗过的眼睛,虽然比不上孩子的干净澄澈,却意外地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头,给予安慰。

    顾琼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云瑾却因为脑袋上传来的掌心温度,看起来呆气十足。

    “我……我,你,那个,你……”

    “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你可以好好组织语言。”顾琼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收回了自己的手。

    云瑾却有些失落于那给自己带来了明显安抚意味的掌心,从自己脑袋上离开。

    “那个……你是什么人?”

    顾琼刚想解答,就听到一串焦急的脚步声传来。

    能做出这么明显的动作……

    “用这种方法来安慰别人,可没有什么意思。”

    楚时渊只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要是眼前的画面真的像他之前推测的一样,已经属于危在旦夕,那么他的脚步声就会成为最好的拯救音频。

    可现在的场景,看起来就是顾琼在单方面的碾压那只野兽,毕竟她身上的白大褂,连一个不正常褶皱的痕迹都不存在。

    “看样子我来晚了。”楚时渊并没有顺应世界,也换上现代衣着,说这话的时候,他被墨玉发冠束在脑后的白色头发还微微晃动了一下。

    “倒也没有。”

    顾琼只一抬手,不远处巨狐身上的精神系丧尸,似乳燕投林一般,飞奔而来。

    却又在顾琼身前一米处止住了身体。

    而那只大狐狸……

    楚时渊竟和顾琼一并轻声念叨了一句:“倒是合适给寄风做件袄子/知白应该会喜欢狐狸毛的脚垫。”

    随后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却一并眯起了眼眸。

    “不,不……不能,喜、喜欢。”小孩子模样的丧尸,嘴上说着不让顾琼喜欢狐狸的话,行动上也直接利用那些精神丝一瞬间碾爆了有三层楼高的巨狐。

    狐狸死亡前不可置信的眼神,和被丧尸的精神异能控制着,没有沾染上任何一丝血液尘埃的顾琼,形成了天然的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