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快要进入暑假的日子里,即便天已经黑了,空气中也有着明显的燥热。

    云瑾原本是单纯地打算来到集团的天台,看看这座城市里绵延不绝的霓虹灯,好用于调节心情。

    可当双手按在天台的栏杆后,她心里却不由自主地升起了十足明显的烦躁情绪。

    就在不久之前,原本在国外留学,学习自己想要学习艺术的云瑾,因为自己父亲的意外车祸去世,回到了国内,从而继承了父亲留下的全部遗产。

    对商业上的知识,只有些基础了解的云瑾,匆匆忙忙进入集团,却又在第一时间就受到了集团里的老牌股东的刁难。

    父亲的葬礼还没有正式举办,云瑾就已经被集团里的各项事宜折磨得焦头烂额。

    尽管那个男人,在生前是个妻子孕期出轨的渣男,甚至还给云瑾在外头留了一个弟弟,她也没法否认,自己在外留学的前两年,都是那个男人帮忙提供的学费。

    过分烦躁的情绪堆积,云瑾握着天台栏杆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直接就这么翻越过去。

    萎靡的心情叠加烦乱,心浮气躁状态中的云瑾,眼角的余光却在此时忽然发现了天台还有另一个存在。

    她转过头,才发现那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性。长到膝盖的白大褂,在这种昏暗的夜色里也有着明显的惨白感,可即便是这种情况下,衣服的料子,竟然难以比拟那个人的脸色。

    云瑾被吓了一跳。

    不过好消息是,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她的烦闷和心焦,荡然一空。

    云瑾倒是没把人突然想到什么恐怖方面,譬如鬼怪之流……她只是觉得违和。

    集团里,并没有会穿白大褂的员工吧?

    想法一闪而过,穿着白大褂的女性,就对云瑾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似昙花一现,却又非常美丽。

    “在天台吹风固然是缓解心情的好方式,但也请不要有任何想要跳下去的想法。”

    就连声音,也像是玉石彼此撞击,风铃被风吹动。

    云瑾脸色红了红。

    学艺术的云瑾,有着很容易发现美好的特质,注意力也一下就被穿着白大褂的人给转移。

    她胆子大,留学的地方也是比较开放的国家,只要脸皮厚就能问到小姐姐的联系方式……不,这叫非常合理的正常社交。

    云瑾的主动搭话,也让她得知了,穿着白大褂的人名字叫做顾琼。

    顾琼年纪看起来和自己相当,却有着相当内敛的特点,情绪总是被暗藏在心里,但在和别人相处的过程中,又会最大程度地感知对方情绪。

    是个非常成熟的姐姐类型的人啊。

    云瑾坚定了要联系方式的想法。

    “能加个微信吗?”

    “微信?我没有这种东西。”顾琼态度自然,“如果是手机号码,倒是可以告诉你。”

    过分自然的态度,造就的就是,本就因为美好而对顾琼有所好感的云瑾,完全把顾琼当成了那种,不人云亦云,不会被无用社交拖累,活得清醒,也活得干净的优秀女性。

    她完全不承认自己是颜控,并坚定不移地相信,是自己透过表象,看到了本质。

    随后相当自来熟地在通讯录里记下了顾琼的电话。

    即便云瑾现在并不清楚,顾琼不是云氏集团的工作人员。

    同样也不了解,顾琼的到来,仅仅是因为在四张马甲齐聚过后,她主动要求裴诚一给自己分配一个研究室,用于研究异界时空缝隙的提前观测装置。

    而今天,就是为期一周的研究成果展示的日子。

    不管要做什么,都要拿出成效才行。

    提前观测到云氏集团顶部,有可能出现比之前片场那里,还要大好几倍的真正大型异界时空缝隙后,顾琼就在官方的允许之下,提前来到了集团顶层的天台开始等待。

    而这种大规模的异界时空缝隙,会由她来处理,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目前官方的成员并不清楚,顾琼那操控敌人的特性到底在什么程度,另外一点就是,最近两天楚时渊和明光相当的忙碌。

    明光那只要有太阳光照射,任何地方都能去的特质,让他在解决异界时空缝隙时,成为了机动性最高的存在。

    楚时渊个人战力也不低,毕竟这是个在古代万人战场也能杀个来回的王者。

    现代社会的工艺,足以做出削铁如泥的宝剑,在辅助内力的加持下,楚时渊进而间接成为了组织里最适合单挑的角色。

    他非常适合与异界时空缝隙中出现的高级敌人正面对抗,但糟糕的是,一对一可以,可如果敌人实力强横,让楚时渊觉得棘手……

    那异界时空缝隙中出现的相对低级的敌人,就会让作为单体战力出动的楚时渊,置身于危险之中。

    这就导致,明光在去解决其他地区的异界时空缝隙时,还得时时刻刻借助着阳光关注楚时渊的安危。

    而如果出现异界时空缝隙的地方没有阳光,明光则完全禁止带楚时渊出动。

    多了一个人,解决困难的效率,却只提升了50%这个数据……

    当真让明光自闭。

    不得已,刚刚出研究室的顾琼,就被匆忙抓了壮丁。

    不过在顾琼来到云氏集团顶层天台之前,明光也告诉她说:“楚时渊解决另一半球的一个六级魔兽过后,我就会把他送回原先的基地,让基地里的人开车把人送到你身边。”

    当时顾琼正在调试着装载到手机上的,异界时空缝隙观测模组。

    听到明光这话也只是回应道:“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

    每天都需要在整个地球所有可以被阳光照到的区域,解决异界时空缝隙的明光,尽管不会露出疲惫的神情,也会因为日常007的工作量,而产生一些更不正常的表现。

    “啊是,一只一级魔兽就能直接把你拍进墙里,抠都抠不下来的战斗力,真的很强。”

    顾琼:?

    琼姐露出了一个温柔到真的可以称之为如水的笑容,然后说道:“你给我等着。”

    她心里有了计划,不过目前还是得去证明观测装置有实际效果才行。

    毕竟,人类利用大型武器,是可以杀死【类人形生物】和【非人形生物】的。

    只要有了观测装置,明光也就不用这么累了,也就可以……

    呵。

    顾琼想到这里,笑容更甜了不少。

    旁边的云瑾咳嗽了一声,才出询问:“阿琼是哪个部门的?”

    “我并不是云氏集团的工作人员。”顾琼对云瑾摇了摇了头,并不在意她对自己的亲昵称呼,“这次来到这里也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顾琼话音刚落,就看到距离她们大约有十几米高的天空处,像是被看不见的大手,强行给撕开了一道缝隙。

    “来了。”她收敛了嘴角那本就不算明显的笑容。

    异界时空缝隙观测模组,只能判断会出现异界时空缝隙,以及大致的时间,却并没有办法判断会出现的是【类人形生物】还是【非人形生物】。

    与此同时,云氏集团内部的工作人员,也被一大群警察带出了集团内部,他们不明所以,而疑惑……最后竟被毁灭三观的东西解答。

    云瑾先是愣了一下:“什么来了?”

    一块未曾被云瑾发现的尖锥状冰块,对着她的后脑急射而来……

    而大小几乎和整个大型集团顶楼规模持平了的异界时空缝隙,也在眨眼间就构成了完全体。

    紫黑色的气体,不断环绕着“缝隙”。

    至少在此时,大量的观测人员完全无法将那个可以清晰看到异世界苍白破败景象的东西,称之为“缝隙”。

    望远镜里,可清晰地看到异世界中高楼大厦被动植物重新吞噬的画面。

    钢铁最终回归自然的破败景象,只会让人感觉到文明毁灭时的震撼和恐怖。路边属于人类的骸骨,和那些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在街边不断游走的【类人形生物】……

    不,此时他们已经有了更加直观的名字。

    ――丧尸。

    那是末世……

    而这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想让自己的世界也变成那样,就必须要阻止从异界时空缝隙里出现的一切异世界存在。

    大量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怪物,像是下饺子一样,降临在了云氏集团的顶楼天台。

    飞速而过的冰锥,被顾琼拉着云瑾勉强躲过,前者微微皱眉:“这下看起来可麻烦了。”

    而后者……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仿佛电影特效一样的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看起来极其庞大的白色狐狸。

    二分之一概率,结果却中了头彩什么的……顾琼以前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

    异界时空缝隙中,目前会出现的敌人只有两种,魔兽和丧尸。

    她一个研究人员,可不擅长对付那些没有脑子的畜生。

    看样子还真得找机会坚持到楚时渊的到来了……

    顾琼一边想着,一边一挥手,身后就出现了大量身上散发着恶臭气味的丧尸。

    这是从过去的多年里,所攒下来的全部“召唤兽”。

    而敌人,是有着两三层楼那么高的――七级冰系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