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

    电话挂断后。

    “顾小姐说了什么?”裴诚一出声问道。

    明光接到电话后,只简单地回了一句“知道”,就挂断了。

    另一头的人说了些什么,众人一无所知。

    听闻裴诚一的问话,明光懒洋洋地回道:“她只是想要出基地来这座城市,顺便让你帮忙订张机票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裴诚一和白逸清都呆在了原地。

    怎么说呢。

    ……就是有点太接地气。

    没有人纠结顾琼没有身份证。

    温禹明出现在七年前的消息,被明光证实后,顾琼就知道,有些东西就已经不必从零开始推进。

    但现在的问题是……

    “你可不要把顾琼想得跟我们一样。”明光看着裴诚一一副对顾琼的到来,有所期待的模样,不以为然道。

    “她最特殊的地方,从来都不是个人实力和身份之流,而是她的脑子。”

    “那些长相奇诡,破烂不堪,被你们定义成【类人形生物】的东西,从根源上来说,都是她弄出来的。”

    明光表情冷淡:“何况她身上带着的母病毒,具有超高传染性,非组织内部成员,无世界规则帮忙阻断的情况下,任何靠近她的人都会感染上丧尸病毒。”

    “还是说你觉得,就算感染了这种病也没关系,反正温禹明能把时间倒回去?”

    如果真是这样……明光看着裴诚一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马甲和马甲之间尽管曾经在不同的世界扮演剧本,但本质上他们依旧是一个人。

    沈羽书主动在意识里构建精神网络的情况下,就算卡牌和卡牌之间记忆不会直接互通,也可以借由本体搭建的精神网络进行沟通。

    也正是因为这样,明光才知道,温禹明之前用自己的时间规则能力,救了几个感染了丧尸病毒的人。

    “在那七年里,共计只有三个人感染了丧尸病毒。”

    “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这个国家的人的处理方式极佳。”

    温禹明在本体构建的精神网络里说道:“我采取的手法就是,在清醒状态时,将感染了病毒的几人的时间,倒回感染病毒之前。”

    “这份能力的暴露,同样也意味着,只要接下来的版图扩充到全世界,所有人都会明白【温禹明】能让人――返老还童。”

    就算已经确定自己置身于危险中,披着主神卡马甲的沈羽书,也依旧笑得就如温禹明的姓氏一样,倍显温和。

    “我倒觉得,你没你想象的那么危险。”明光盘腿坐在精神网络的地上,“别忘了,你给世人的概念,依旧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并且大多数的时间都处于非清醒状态。”

    指望一个精神病给自己实现返老还童……那些想返老还童的,有权有势的人,也得提前衡量好,自己有没有可能会被变成一个细胞,或者干脆一捧灰。

    “相较于我的实力,和你对时间的掌控力,以及现代社会的人对楚时渊的接受度而言,最危险的一直都是顾琼。”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丧尸病毒是顾琼做出来的,这是事实。那个世界因为这项病毒,成为末世,文明败坏,这也是事实。”

    这就意味着,如果有人想要伤害顾琼,天然就站在正方立场。

    他们可以理所当然地,对【毁灭世界的恶役】发起攻击。

    然而,同样处于精神网络里的顾琼,对明光所说的话,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她也说明了,自己从基地出来的主要原因。

    “裴诚一所设想的,那种感受着自己被焚烧成灰的痛楚,虽然在我们身上并不存在,但有关于天授之人,还是需要绑定一个的。”

    “还是说你们忘记了,‘我们’之所以存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寻找故人,就是为了寻找本体吗?忽视了核心,真的跑去拯救世界什么的,【他】会给我们什么?”

    沈羽书:“……这种时候就不要连着diss我的两个身份了。”

    【他】是沈羽书,故人也是沈羽书。

    如果不是知道回到现代社会后,曾经用过的主要马甲,会因为没有认知度的原因,像已经销毁过的卡牌一样毁掉,沈羽书这会也不可能直接五开狂肝。

    意识被分成五份,身兼数职,唯一的作用就是让马甲活下去什么的……

    “我想……”

    楚时渊满目严肃:“朕认为你不想。”

    沈羽书有种被打击到了的感觉,一脸沮丧:“我还没说……”

    然而对于马甲来说:本体都想休息的情况下,马甲当然也不可能想干活。

    楚时渊拒绝的义正言辞:“异界时空缝隙注定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作为组织新人,朕认为朕该拥有一部分的适应时间。”

    明光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的本体:“说起来,在剧本维持的情况下,总有一天马甲会和本体相遇,你考虑好给自己立个什么人设了吗?”

    “洛寄风,贺暗,周远,顾知白,这四张以前毁掉的卡还不够吗?”沈羽书说着反问句,实际上表情却一脸苦涩。

    在马甲设定过分丰富的情况下,本体只有十四岁……根本不具备和所谓的【前世】有竞争力。

    所以说,他得优秀到什么程度,才不会让卡牌们,对自己这个所谓的转世,不产生失望感?

    顾琼伸出手摸了摸沈羽书的头:“在不把我们当做卡牌的情况下,你可以把你的努力当成是为了我们。”

    “而如果,不把我们当成卡牌,那你的努力就全然变成,为了你自己。”

    明光伸出手,戳了戳沈羽书的脑袋,毫不客气地说着:“如果不具备让我们迷上的特质,就算你是转世,我也会‘杀’了你的。”

    “神嘛,就是这样的反复无常。”明光将双手枕在脑后,丢下了一句,“我先出去圆剧本。”

    转眼间就直接脱离了精神网络。

    ……

    明光抬眼看向裴诚一:“我可不会管人类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没有什么比神更为适合承担一切,接受一切。

    何况神,为什么要在乎蝼蚁对神的看法呢?

    “我认为顾小姐,既然选择出来,应该也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裴诚一略显慎重地说,他除了对温禹明有所了解之外,对待其他组织里的成员,知道的不过是些流于表面的信息。

    可就算如此,裴诚一仍然选择付出信任。

    “我需要知道的不是顾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是顾小姐在做些什么事。”裴诚一肯定地说道,“只要她的目的,仍然是保护这个世界免受异界时空缝隙的伤害,那么就没有什么,不能信任的。”

    “以及我们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利用温先生。”

    怎么样和神相处呢?正常人根本不会考虑这种问题。

    裴诚一从正常人的思维方式中得不到答案。

    所以他选择把明光当成实力强大无比的同类。

    而在面对有比自己强大很多倍的力量,且决定自己生死存亡的同类时,他能做到的唯一一点就是诚实。

    “你搞错了。”在精神海中,不久前才强调过的信息,现在再一次的被明光拿出来说,“我们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

    “不要忘记了,解决异界时空缝隙,才是我们顺便在做的事。”

    “无论是不是顺便,只要你们还在做这件事,那么不管是寻找故人,还是为诸位挑选合适的天授之人,都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裴诚一选择听自己想听的东西,不想听的,全部忽略。

    “还是说您觉得,在这个有70多亿的人的世界中,寻找一个特定的人是很简单的事吗?”

    明光看了裴诚一好一会,直将他看得背后狂冒冷汗,才用些无所谓的语气说道:“经过【他】的指导,顾琼刚做出了能隔绝自身丧尸病毒的防护服。”

    虽然实际原因是抽卡。

    明光指定西幻世界卡池道具,风之庇护。

    作用就是隔绝一切。

    风元素是特殊元素之一,本身并不具备任何颜色,因此就算顾琼装备上,也不会产生任何特效。

    没过多久,四张马甲齐聚一堂。

    与此同时,顾琼带来了一个新的消息。

    “就在明光来找楚时渊的时候,基地附近出现了新的异界时空缝隙。不过这一次和之前不同,这次出现了高级丧尸。”

    顾琼说话的时候,微微皱着眉头。

    这张卡牌因为研究人员的出身,长久不见光,肤色尤其惨白,皱着眉头的样子,更像是在感受痛苦。

    “你指什么?”明光问道。

    “高级丧尸,会恢复一部分属于人类的智力。”顾琼没有卖关子,直接说明,“不要以为这意味着对方可以沟通,这是完全错误的思想。”

    “人类在转变成丧尸后,经过吞食人类血肉和同类相残的成长,就算重新恢复智慧,也不会再像曾经一样。”

    “他们是有着过去身体记忆的全新物种。”

    “并且每一个出现在人前,都将成为灾难。”

    “可现在,组织还没有办法做到提前发现异界时空缝隙出现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