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沉沦在记忆意识中的温禹明,在无法行动的情况下遭受了攻击。

    但时间规则的自我保护,让所有观测攻击【发光体】会发生些什么的人都看到了,截止七年后,都不愿再回忆的画面。

    重型武器的炮弹,在接触到【发光体】的那一瞬间,就被完全分解。

    不,不能说分解,是时间倒流。

    望远镜将所有的画面,尽情的展现在了放大仪器的面前。

    大屏幕上映照着的,除了那些本应爆炸,制造出无数伤害的炮弹,变成了尘埃之外。还有那些原先他们不管怎么样进攻都没有办法杀死的【类人形生物】,也一并在缓慢而又不可忽视的过程中,变为了尘埃。

    那些【类人形生物】的哀嚎和惨叫历历在目,有的甚至眼眶中,控制不住地流下了透明液体。

    那些【类人形生物】在被分解的过程中,肌理组织的毁灭,完全肉眼可见。

    甚至在这一过程中,观测屏幕上还能倒映出那些【类人形生物】,身体在被泯灭到一半时的内脏切面展示。

    心、肝、肾、肺、脾、大肠、小肠……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

    人类会对【类人形生物】的毁灭过程,产生一种不愿直视的妄想。

    他们会推测有朝一日自己也直面了这种危机,是不是也会直接变成尘埃,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这种恐惧,使之其后连续三个月,都没有任何人敢探索【发光体】,而在这期间,观测,又或者说监视,一直都是24小时存在着。

    那些散发着紫黑色光芒的裂缝,源源不断地从中出现各种各样的怪物。

    而这些怪物,又在接近温禹明的时候,再度被毁灭。

    之后的日子里,出现的怪物被确定为两种,一种是【类人形生物】,一种是【非人形生物】。

    【类人形生物】有着看不到尽头的精力,和仿佛不死一样的特性,但他们可以被重型武器完全泯灭,且智商不高。

    而【非人形生物】,则具备不同等级的智商。

    高智商的存在,堪比十岁以下的儿童。只不过不管是【类人形生物】还是【非人形生物】,他们始终都没有办法突破【发光体】的领域。

    观测的人也将这份领域称之为结界。

    裂缝的所处范围内,降临的所有怪物,全都被强行限制在【发光体】周围的100米内,而任何敢于伤害【发光体】的怪物,都会在靠近他的10米范围内后,被泯灭。

    又过了三个月。

    整整半年的时间,温禹明在此期间,终于有了一次保持自我的意识清醒。

    他发现了周围的数百条小型异界时空缝隙。

    在清醒状态非常清楚自己目的是什么的温禹明,很快判断出了当下的情况,于是便开始了异界时空缝隙的处理。

    这时观测着的人类,发现半空中经常出现一些,这个世界完全没有,但看起来又格外真实的场景。

    他们用一周的时间,确定了那是发光体的记忆,同时也确定了,发光体是人类……

    而且还是具有着掌控时间之力的人。

    又一次的会议开始。

    “要尝试联系【发光体】。”

    “那你觉得我们谁能保证,【发光体】一定不会伤害人类。还是说你忘记了那些靠近他10米范围内,连渣都不剩的【类人形生物】和【非人形生物】?”

    “可我们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要万一哪天【发光体】周围限制着那两种怪物的结界突然消失,我们该怎么办?”

    被【类人形生物】造成伤害感染,并且也出现相应变化的人,至今还穿着拘束服,被各种手铐限制在重量高达两吨的金属床上。

    “我主张去联系【发光体】。”

    “我也认为我们该去联系。”

    “既然危险已经存在,而且确定对方可以沟通,还具有着我们完全无法抵御的力量,那在对方没有主动伤害我们的情况下,就意味着,可以做到有效沟通。”

    “投票确认是否要联系【发光体】。”

    最后的结论是全票通过。

    尽管有许多人都忌惮着【发光体】的危险性。

    但只要对方愿意信息共享,愿意沟通,那么这个国家的官方人员,宁愿直面,甚至伴随着这种危险性,去获得更多的,能保护国家民众的信息资源。

    庆幸的是,这次清醒的温禹明清醒的时间很长,整整半个月,都没有再出现沉溺记忆不愿醒来的情况。

    温禹明在那些人利用各种通讯手段和自己交流的时候,略有些苦恼的,阐述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以及相应力量。

    同时说明:“我来自七年后。”

    且无法动用力量回到七年后。

    ……

    时间转回现在。

    裴诚一告诉其他人:“以上就是官方和温先生接洽的所有前言。”

    “此后六年多的时间里,他清醒的日子共计96天。在这段时间里,温先生尽可能地向我们说明了,有关于组织的存在,以及组织内部的成员和时间悖论。”

    “我们没有办法提前联系组织,让你们独自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为这个世界忙碌了这么久,我感到非常抱歉。”裴诚一同时也格外认真的,对着神色发愣的明光和楚时渊敬了个礼。

    在这七年里,温禹明告诉官方人员:“异界时空缝隙,只有组织内的成员才能观测,并且解决。”

    “我原先是想将这部分消息隐瞒下来的,可我也认为,组织内的所有人,终有一日会没有办法将所有遮掩性的守卫行为做到隐瞒。”

    “你们看过超级英雄吗?”

    过去温禹明说:“在那些故事里,类似英雄的角色依旧会被无知的民众当成带来灾难的源头。”

    “组织里的成员,当然不可能是超级英雄,相反,我们大多数的人都可以被称之为,现代社会的无恶不作的犯罪者。”

    “一旦被无知且无脑的人类大范围敌视,曾经的类似于保护者的角色很有可能会变为加害者,这不是危言耸听,只是警告。”

    温禹明并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只是单纯地陈述着自己已知的信息。

    “顾琼,明光,楚时渊……”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

    裴诚一将温禹明曾经说过的话,选取部分复述了一遍后又说:“我想白先生目前应该并不清楚,我选择一并邀请你这个本应无关的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这里就一并解释一下吧。”

    白逸清眨了眨眼睛,不清楚话题怎么来到了自己的身上。

    裴诚一道:“对于每位来自异世界的英雄来说……”

    明光打断了他的话:“不要用英雄这个称呼来称呼我们。”

    “温禹明这个疯子是个什么性格,我还是知道的。有关于我们的消息,恐怕他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告诉你们了吧。”

    当然关键消息肯定还是不会泄露的。

    裴诚一很顺畅地转移了说法。

    “对于每一位来自异世界的存在来说,他们都需要本世界的一个相对特殊的人,来作为锚点稳定存在。除非长久的存在组织基地内部。”

    “什么意思?”白逸清一脸茫然。

    “比如从异世界来到这里的楚阁下,突然出现在你的车子不远处。”

    “这就是【他】……”

    “不好意思,我们习惯了将,把来自异世界的人,带到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称呼为【他】。”

    “【他】选中了你,作为楚阁下的锚点。”

    “什么是锚点?”白逸清觉得自己就像是只知道问为什么的白痴。

    “我们将其称之为【拉住风筝的线】。”裴诚一说道,“因为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天生会被这个世界排斥,即便【他】在尽力抵挡着这种排斥感,意识也没有办法改变规则。”

    “如果他们不具备锚点,也就是拉住风筝的线,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回到自己的世界。”

    “也就是……”

    裴诚一目光沉重了许多许多。

    “会重新回归死亡。”

    白逸清张大了嘴巴,楚时渊则是将视线放在了明光的身上。

    明光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被偏爱吗?”

    他表现的就像是个被家长端不平水,从而满心都是嫉妒的孩子。

    但楚时渊没有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任何不满。

    反倒是因为明光始终表现得奇奇怪怪的原因,楚时渊逐渐也对这种奇奇怪怪变得免疫了起来,甚至还觉得奇怪的明光才是不奇怪……

    “为什么……会死?”白逸清不敢相信。

    “恐怕是除我之外的其他成员,本就并非活人。”楚时渊言辞间笃定的说道。

    他大概是目前站在这间地下室房间里,对一切了解最少,偏偏又随时都可以成为了解最多的人。

    明光轻哼了一声,却像是已经给出了承认的答案。

    “他们离开这个世界,会死。”

    “没有锚点作为拉住风筝的线,就会离开。”

    “被选择的人也被称之为【天授之人】。”

    “我喜欢这个称呼,毕竟七年前,我也才只有二十出头。”裴诚一笑了笑后,还故作俏皮地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