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时间回到现在。

    面对裴诚一的到来,明光推测,应该是温禹明去七年前折腾出来的人。

    马甲受本体控制,看似力量在精神的影响下不受控,但本质上依旧在可控制范围内。

    只不过时空悖论也是存在的。

    在本体拥有所有马甲的记忆,而马甲虽然和本体记忆互通,却并不包含其他马甲记忆的情况下,明光只能推测,温禹明大概是被本体按照时空悖论的说法,直接和这个世界的官方挂上了关系。

    楚时渊……楚时渊却在旁边眸色沉沉对明光说道:“你为何不告诉我,修复缝隙会展露记忆。”

    “我为何要告诉你?”明光学着楚时渊的语气回道。

    “在这种不会危及到你生命的情况下,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在后来被你得知,也只能算是小小的彩蛋。彩蛋,你知道吗?啊,你一个古人怎么可能会明白什么叫做彩蛋。”明光的表情又变成了欠揍的样子。

    然后站在旁边的白逸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从虽然坍塌,但仍然具有些完好道具的道具区,拿出了一把没有开刃的铁剑递给了楚时渊。

    明光用异样的眼神看着白逸清。

    “人类,你是想看我们打起来吗?”

    白逸清咳嗽了一声后,倒退了两步,老老实实地站在楚时渊斜后方的位置,什么多余的事情都不敢再做了。

    手里捏着剑的楚时渊,看着手里的剑,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挥不是,不挥也不是。

    他不否认,在脱离了意识空间后有想要和明光正面打上一场的想法,但目前时机未到,仍要和这方世界官府先对接一番才是。

    “所以,裴……”楚时渊顿了一下。

    从温禹明那里,多少了解到组织里的几位成员表面性格的裴诚一,很自然地把话接了下去。

    “裴卿,或者直接称呼‘汝’也可以,您觉得怎样方便怎样来。”

    裴诚一给予了楚时渊极大的尊重。

    应该说知道组织成员的存在,目的是什么的情况下,没有人会选择无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贡献才对。

    尊重不过是最底层的基本素养。

    楚时渊在确定了裴诚一并不介意自己的称呼方式后,顿时放弃了想要去融入这个世界的想法,当即说道:“那么阁下前来,具有何事,目的何为?”

    “这里不是适合谈话的地方,如果您不介意,我们可以一起去警察局。”裴诚一刻意在警察局三个字上咬重,过后又解释说明:“警察局相当于古代的衙门。”

    “衙门重地,谈话也没那么容易泄露。”

    “此外,温先生也在那里接受管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光原本安然看戏的举动,瞬间消失一空,瞳孔中充满了凌厉,语气苛刻的说道:“囚禁还是什么?”

    明光一副如果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分分钟要和裴诚一正面杠上一场的样子。

    后者苦笑了一声,摸了摸鼻子后说道:“和您想象的不同。”

    “温先生是主动接受我们的管控的。”

    “他曾经说过一句话。”

    “‘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失控,伤害到我在乎的人。’我想您应该明白这句话代表什么。”裴诚一又说,“我们承诺,绝对不会对英雄做出任何侵害行为。”

    明光默了。

    之前被询问的楚时渊也说:“我可以和尔等前往衙门,可此处又该如何?”

    楚时渊看了看因异界时空缝隙的出现,造成的建筑毁坏,以及那些部分处于极度亢奋状态,也有部分处于六神无主状态的人群,眉峰微微皱起。

    “我身后的警察会处理这些事。”

    裴诚一说这话的时候,格外真心实意。

    至少他是怀带着感谢的心情,对待这些来自异世界,本来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责任的人的。

    明光对于除组织之外的成员,或多或少的漠视,和温禹明对除了他在乎的人的转世之外,其他一切都抱有冰冷的互惠互利心态的想法,裴诚一……统统都给予尊重的态度。

    因为没有什么人,在帮助另一个人,甚至另一批人时,是理所当然的。

    就连那个在温禹明口中的“他”,即世界意识,也给予了他们可以寻找自己重要之人的转世,并且从死亡复活的前置条件,才让他们在这个世界行动的。

    楚时渊和明光最后还是一并打算去附近的警察局谈论一下具体情况。

    温禹明去七年前的事,明光知道,但还没来得及和楚时渊说。

    不过眼下相关的人已经找上门来的,明光的想法也就变得很简单。那就是不必凭白浪费口水,反正解释的工具人已经出现……

    工具人裴诚一:……有被冒犯到。

    不过在离开之前,裴诚一还邀请了白逸清。

    “我?”天才导演指着自己,一脸震惊的样子。

    白逸清原本还以为自己接下来需要待在片场统计损失,处理情况。

    “是的。”裴诚一点了点头。

    “作为相关的当事人之一,您有着目前您不知道的独特作用,只是……”

    裴诚一环顾了一下四周始终竖着耳朵向,这个方向保持观望状态的人。

    白逸清立马懂了。

    这是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讨论细节。

    不过白逸清也有些奇怪。

    “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需要签保密协议吗?”

    裴诚一再度苦笑:“在过去七年里,我们在面对发现了异常的人群时,统一做保密协议签署处理。”

    “可现在,这份协议已经不再具有作用。”

    这种能说的消息,裴诚一完全不会吝啬表明。

    “像这种大型的异界时空缝隙,就算在今天看来只是唯一,可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也将陆陆续续的变成众多之一。”

    100积分能抽一次卡的情况下,100万能抽多少呢?

    一万张卡。

    沈羽书再怎么非酋,在关联了卡牌的情况下,依然能从这堪称可怕的数字里抽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那些东西任意一张出现,都将成为天灾级的存在。

    这就注定了,官方不仅没有办法隐藏,反而需要提前将可能会发生的意外告知民众。

    使大众好在面对天灾时最大程度地保全现有力量。

    要知道――

    “异界时空缝隙的出现地点,是不规则的,但所出现的方位……在全世界的所有地区均有记录。”

    待众人都到了警察局后,白逸清才发现他们的谈话地点并不是像想象中的牢房,或者审问室之类的地方,而是……地下。

    没有人向他解释这是什么情况。

    裴诚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一扇完全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的超厚重铁门后,几人看到了坐在一张椅子上微微垂着脑袋的年轻男人。

    “这就是温先生,温禹明。”裴诚一帮忙介绍。

    明光对这点不感兴趣,他只说:“我比较想知道,你们对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处理的。以及,你们又知道些什么。”

    稍后,有几个穿着便衣的人,搬来了几张椅子,放在了坐在最中间,呈现出垂头昏迷状态的温禹明周围。

    “先坐下再说。”裴诚一示意说道。

    “要从哪里开始说呢?”他好像在自问自答一样,“还是从头开始说吧。”

    “七年前,温禹明先生突然出现在这座城市的军区附近,他出场时,就像是浑身带着火焰的陨石突然砸在地上,带出来的反应,足以引起所有人的好奇……”

    那时的温禹明,因为又一次的失控,使用时间之力后,强行跳转到纵向时间轴的过去线上。

    随之一并带来的是,时空的不稳定性,以及无数个,并不算大,但组合起来依旧规模惊人的小型异界时空缝隙。

    那个大小能冲出来的怪物,个头都不算大,从那种小型异界时空缝隙里冲出来的怪物,最大的也不过和这个世界的东北虎体型差不多。

    但问题是,丧尸依旧做到了,毁灭一定人的三观。

    那种在重型武器火力冲击的情况下,浑身破烂如筛,依旧还能站起来,向着人类发起进攻的人形生物,是彻彻底底的天灾……

    杀不死,又无法毁灭,只能将其限制在一片环境之内。

    专门成立的,用于针对这种未知生物的特别行动小组,在经过了多次单方面的同怪物战斗过后,被成立成了特别行动科室。

    那时,一群人正在会议室里焦灼地谈论:“已经有人深入那片地方之后产生了变异!”

    也就是感染了丧尸病毒。

    只不过那时他们并不清楚这是丧尸病毒,只以为是那种怪物所带有的传染特性。

    是的,就是怪物,他们不承认那种类人型生物,在保持着不死特性,为了进食从而进攻,且没有自我意识的存在,属于人类。

    “除非动用大型武器,直接将那些存在毁灭成渣,彻底蒸发,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杀死】。”

    “我怀疑,这一切的危机都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发光体(温禹明)带来的。”

    “优先进攻【发光体】吗?”

    “我认为可以尝试。”

    “我也认为。”

    “总要尝试一下,打破现在的僵局。”

    “攻击许可已经上交,可攻击任命也已经下发,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