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

    没人知道,明光和楚时渊只度过了短短半天的时间,主神某种程度上,却已经紧赶慢赶了整整七年。

    沈羽书最初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只是灵机一动。

    但当真正开始顺着那个剧本往下延伸思考,沈羽书觉得也不是不行。

    或者说太行了才对。

    已知主神马甲具有操控时间的能力,并且属于科学侧,又知他精神不正常,很难做出相对稳定的操纵力量。那么沈羽书,完全可以选择利用主神马甲这份操控时间的能力,去往过去,直接给现今马甲的一切,以及社会组织做出提前铺垫。

    为了四位马甲的一并存活,沈羽书选择直接让【主神?温禹明】这一马甲去往了七年前。

    而那个以积分的方式,直接在未被人类探索区域――祁连山脉构建的基地,也完整地将温禹明发疯,去往过去时间线的举动,收录在了摄像头中。

    顾琼是亲眼看到这一切的人。

    近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异界时空缝隙出现的地点,多半都是位于都市。

    因此主要出动的战力只有明光,顾琼反倒因此长久处于基地之中。

    具有着现代部分设施的基地,并不会让人觉得无聊,虽然基地里的人很少,或者说少得可怜,但这样也有好处。

    起码顾琼可以更加方便的照顾,动不动就发疯的温禹明。

    可再怎么照顾,顾琼本质上也只是一个研究人员,并不具备什么超高的武力。

    当温禹明当着她的面撕开了时间和时空,去往了未知的地方后,顾琼也没有办法探究事故发生的原因,以及发生后的地点。

    她体内所携带的丧尸病毒,并不足以让她去往人群,因此只能等到明光又一次解决问题后,回到基地,顾琼才将温禹明再一次失控的问题告知。

    那时,明光故作深沉地说了一句:“温禹明那么愚钝的人,死了就死了,也不知【他】为何要将他一并带到这个世界。”

    顾琼不为他的言语所动,这神嘴毒和谜语人的行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听到他这毒舌的话,顾琼反倒淡然地整理了一下白大褂的袖口。长发的女子抬起眼眸,冷静说道:“温禹明有自保能力,就算是处于疯癫状态,也没有什么人能伤害到他。”

    “可现在的问题不是有没有人会伤害他,而是我们不知道他究竟去往了这个世界的哪个时间段。”

    顾琼从基地内森白的会议室桌子旁,拉来了一张纯黑色的,底部还带有滚轮的椅子。她目光沉沉,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

    “在没有人约束的情况下,谁也没有办法保证温禹明一定不会把周边的人类变成细胞,或者变成骨灰。”

    “其他人类的死亡对于你我,包括温禹明来说,都不具备什么特别的意义。可假设他在疯癫的状态中恰好遇见了我们所在意的人的转世,并且对对方造成伤害了呢。”

    明光左手的中指微微抬高了一点。

    若非顾琼观察细微,都可能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然而这个神嘴上还在说:“既然是那家伙的转世,我就不觉得他会被区区一个人类伤害致死。”

    “是吗?”顾琼眼神凉凉,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的说道。

    组织里只有她最擅长和这个始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光明神交流。

    毕竟也不能指望一个神和一个精神病正常对话……

    至于新来的,连一周的时间都不到,还能指望些什么?

    “那如果,你所在乎的那个人的转世,被身处其他时间线的温禹明杀死,世界意识从而选择将你逐出这个世界呢?”顾琼冷静地告知明光最有可能发生的可能。

    若非这样,这个神根本不会坦然地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游戏,糖果,番剧,亦或者是你前段时间莫名往基地里送来的一大堆乐高,这些东西全都离你而去了呢?”

    这当然是假话。

    但偏偏,明光会愿意承认自己是为了这些东西选择留在这个世界。而不是那个,他至今都不敢真正发力去寻找的故人。

    组织里的四个人都很有意思。

    新来的楚时渊,最想要做到的就是找到故人,并且将其贴身保护起来。

    世界太过危险,若有朝一日本该生活在和平世界,安然度过一生的故人被怪物杀死……

    楚时渊想,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明光更有意思,他就像是一个阅尽了千帆后,知道只要故人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也能活得还算可以,就不会有什么感想,也不会主动去接近的老人。

    只可惜比之老年活动中会出现的下棋遛弯而言,他选择的活动大多数都和年轻人相当。

    温禹明不太好说。

    这人的意识早已经在看不到尽头的轮回里崩溃。

    而且他的死亡原因不像其他人。

    温禹明是在确定了,无论自己怎么轮回,怎么逆转时间,重要的人都会死,而救那人的唯一方法,就只有与其缔结足够深刻的羁绊,并且当着已经处出了足够深厚感情的友人面前……自/杀,才能换回友人的一线生机。

    至于那一线生机……在被世界意识拖到这个世界后,也明白了,故人还是死去。

    温禹明是个疯子,非传统意义上的疯子。

    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即便遇到自己最在乎的人的转世,也是有可能会亲手杀死他的……

    顾琼不信任他。

    但她对时间和空间领域一窍不通。

    她只是个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人员而已。

    顾琼挺直的背脊,看起来十足的坚强,可因为在末日世界中没有食物,也不愿意主动进食的原因,她的身体,瘦弱到就像是随便用点力气,全身的骨头都会断裂一样,脆弱无比。

    “你要先判断出,温禹明处于哪个时间线。”顾琼伸出就像是被一层皮包着的手,轻轻地扣击在桌子上,发出了两道沉闷的声音。

    只有明光能看出时空和时间的波动。

    神的眼睛可以注视过去,也可以观望未来。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他的这份能力被封印,从而导致无法动用。

    就算无法动用也可以用于判断,温禹明撕开时空后,去往了此世界的哪个时间点。

    ……

    明光最终还是走到了基地内的大厅,温禹明当时就是在这里发疯的。

    人类肉眼看不见的地方,空间像是被什么粗暴的野兽强行撕开,最后,整体呈现出像是被不合格的裁缝,用完全相反的颜色缝合上了的劣质模样。

    本不应该出现风的基地里,吹起的一道风,让明光头上的碎发向后掠去。

    那本就是金色的眼睛,在此时更像是额外加了特效,似是发光一样的,注视着那人类不可见之处。

    “七年。”明光最终闭上了眼睛,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眼眶不断落下。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想要观测时间,同样也需要承受来自时间的侵蚀。

    在掌控时间的规则之力,被强行封印的情况下,明光其实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像是正常地注视东西一样,简单地看透时间的变化。

    这点是顾琼未曾想到的,但她也没有后悔让明光去做这件事。

    “说清楚。”顾琼从基地的医务室里拿出药箱后,一边打开从中寻找适合明光的药物和纱布,一边说道。

    “温禹明在七年前。”

    明光说话的同时,滴落在地上的红色血液发出了滋滋的声音,顾琼低头一看,才发现地面出现了几个肉眼看不到底的细小坑洞。

    不受控制的一句话,被她脱口而出。

    “如果你曾在我的世界,那我猜不管我付出什么代价,都会抽你一管血。”

    明光知道顾琼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无所谓地推了推顾琼拎到自己身边的药箱,随后说道:“神血确实对人类的身体有着很强的改造作用,但大多数时候,都会让人类承受不住,直接爆体而亡。”

    “还有,就算你做的这些药物能从基因和细胞方面着手对伤处进行修复,对我来说也是没有用处的哦。”明光用右手指腹抹去了眼眶流下的血液。

    同时还不忘对顾琼露出了一个格外阳光灿烂的笑容。

    明光静静地注视了几秒指腹上鲜红色的液体,稍后顾琼就见他伸出了粉色的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

    较之人类血液中的那种铁锈味而言,神血反倒……

    有点甜。

    明光笑得更甜了。

    顾琼抿了抿唇,对明光处于这种眼睛都快被时间之力反噬到瞎了的情况下,还不忘说骚话的行为,不予评价。

    她再度说起了温禹明。

    “温禹明的力量和你不同,只能观测到纵向时空。不出意外,他在七年前的所作所为,也是会对现在造成影响的吧。”顾琼冷淡的说道。

    “是哦,从我们现在没有被驱逐出这个世界来看,就可以确定一点。”

    “我……不,你所在乎的人,没有被那个疯子杀死。”

    顾琼静静地瞥了他一眼:“就算说‘我们’,我也不会嘲笑你。”

    明光只笑。

    过了一会后说道:“我去找那个新来的。”

    “人类有那么强的学习能力,还真是让神羡慕。”他一副虚假的艳羡表情。

    顾琼却在他离开之前,只说了一句:“担心楚时渊就担心,你一个光明神,不要整天自我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