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丽妃固然会有向上走的想法,但当时却绝对不会对有孕在身的皇后动手。”

    “据我从母亲和父亲对话中偷听的信息来看,当年圣上深爱丽妃,欲将其封为皇贵妃,享受后宫之主皇后的全部待遇,事后此事才发生的。”

    “皇后贵为内阁之女,又怎么可能会情愿自己和一介花魁,处于同一位置。”

    “宫中事要千万,个中人生于其中,便足以品尝世间一切苦味。”

    “何况当今圣上年轻时,虽贵为太子,其他兄弟却各有才能,时时刻刻觊觎太子之位。是以,即便他再如何宠爱一名女子,也绝对不可能让那女子的子嗣,危及所谓正统。”

    “我猜你应当不懂我在说些什么。”洛寄风将撑着下巴的双手伸出,接住了一片从冷宫大门房檐前半部分落下来的雪花。

    “我……”楚时渊低喃出声。

    洛寄风眼睛弯得更为明显了。

    可通红的脸蛋以及骤然冲上喉间的咳嗽感,还是让他狠狠地咳了好几声,中断了楚时渊原想继续说出去的话。

    “喂。”过了一会儿,洛寄风喊道。

    楚时渊抬头看着他,像是默片的眼睛里,此时却映出现了洛寄风的身影。

    洛寄风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他告诉楚时渊说:“我要走了。”

    “你或许不明白我所说话语含义,但我仍要解释一番。”

    “这叫礼仪。”

    洛寄风说:“不予你我身上多余衣物,在于我若受寒严重,有可能身死。而你冬日寒雪,一冻六年,不会轻易死去。”

    “告诉你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消息,也仅仅是因为这些消息属于我的无故揣测,人心不能积事,为了不让那些过于驳杂的信息在我心中堆积过多,就只能说给你听啦。”

    他沉默了一会。

    又说:“不要把我当成好人。”

    洛寄风摇摇晃晃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那些拿着书籍和戒尺,嘴上念叨着知乎者也的夫子了。

    “今日一刻相遇,足以被掩盖进寒天大雪,我与你相遇之事,除你我与天地之外,定然无第三人可知。”

    “所以……”

    洛寄风从台阶上挪到了楚时渊的身边,他伸出自己已经被暖到温热的手,贴在了楚时渊冰凉刺骨的脸上,黝黑的眼睛盯着楚时渊,洛寄风告诉他说:“明年今日,请一定还要活着。”

    说着,这个突然闯进楚时渊那无色彩世界的小球,就自顾自的挪着小身子离开了。

    后来京城传言,当朝丞相独子洛寄风,因参加太子六岁诞辰,着了雪,一病三月,使丞相告假多日,不涉朝堂。

    其后,文臣一脉势力,与丞相相关者,竟有十之其三,流放外地。

    官员间相传的消息是,丞相不站在任何皇子那边,当然也不属于太子一脉,只位于当今圣上身后,属天子近臣。

    独子身弱,老妻怀孕时中毒,受残毒折磨多年,同样身体不适。

    是以,此人可用。

    丞相之位,日后竟稳坐数十载。

    无人可知,这最初仅是——其子洛寄风,着雪病三月。

    那时,楚时渊还没有名字。

    那时,洛寄风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的父亲选择一博。

    又过三年。

    楚时渊八岁了,他一如既往地没有名字。

    那时刚过八岁的洛寄风,已经是京城里有名的神童,可惜被大夫断言,活不过双十。

    这样一个孩子,在众人眼里,最多也只是感慨一句,命运多舛。

    三年已过,洛寄风于太子诞辰患病,病重三月之事,也算是过去。再度来参加太子诞辰之日时,他并未忘记三年前被自己不算利用的,利用了的另一个孩子。

    故而洛寄风被其父带往宫中赴宴时,还故意多穿了几件衣裳。

    这次,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解下这些衣物,交予楚时渊。

    那时楚时渊依旧坐于台阶之上。

    他看起来只不过比些年前,身量大了一些,却也不是很明显,甚至比经常病重,先天不足的洛寄风还要弱了不少。

    只不过这一次,洛寄风带来的不只是衣物,还有知识。

    “你即相隔三年还不忘我,我也应当该让你活得更好些。”八岁的洛寄风说道。

    眉目间的沉稳和宁静,已然可见成年时的风华。

    他教楚时渊学字,送楚时渊武学典籍,每一月寻机会进入一趟宫中,一年也不过只见十二回。但每一次再见,洛寄风都能发现楚时渊身上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长高了,身量更加结实,也变得不再那么沉默寡言,但他的眼睛里,依旧只有这个看起来比他矮了一头的瘦弱单薄身影。

    这一年里,洛寄风寻遍了机会,往宫中带入楚时渊练武需要的药材,甚至还搭上了一位秀女的关系人脉,不时向对方出主意如何争宠,使其愿意帮忙向冷宫转送各种资源物资,却又始终把控着对方的人生,不足以让她彻底出头。

    洛寄风有时会告诉楚时渊一些他不明所以的话。

    “我善于算计人心,甚至初遇就算计了你,却也断然不知,终有一日自己会不会被他人算计……”致死。

    过后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对楚时渊说:“你该离开冷宫了。”

    丽妃在楚时渊两岁堪堪能和人对话之时,便脩然死去,此后楚时渊在这冷宫里生活了六年,现在也终于要告知皇族,他们还有一位皇子存在着了。

    “你要用语言告诉圣上,你不曾埋怨他,要用眼神告诉圣上,你无比憧憬他,要表达出君君臣臣,你你我我。我,永远都是最后那一个。”

    “为什么?”楚时渊问。

    “寻常皇子会于六岁之龄进入上书房,此后六年表现,均会被圣上看入眼中,日后好分配不同职务不同发展方向,你已晚了两年,将近三年,第四年是决然不可放弃此处你应有的利益。”

    “我,不在意,那些。”楚时渊说,他更想说的是,洛寄风可以大方一些地告诉他,任何他想让他做的事。

    洛寄风愣在了原地。

    接下来的发展和往日的相遇没有区别,洛寄风离开冷宫,离开皇宫,回到了丞相府。

    丞相府当家夫人的卧房里,充斥着经年不散的药味。

    明明是镇国大将军之女,却在皇后算计丽妃期间,受之牵连,孕期中毒。

    甚至为了遮掩这等皇家丑事,镇国大将军的嫡女,硬生生做出了一个养女的假象。

    为了所爱之人,从将军嫡女转变成丞相夫人,甘愿洗手做羹汤,却又在孕期遭受毒药攻击,变成将军养女……

    此事过后不仅没有收到那所谓帝王的任何回应,丞相也逐渐被圣上忌惮着是否会欺上瞒下。

    洛家……

    谁人不恨?

    充满了古怪药味的房间里,洛寄风被一名身形瘦骨如柴的女子抚摸着脑袋。

    洛寄风知道,他的母亲,在多年的残毒折磨下……

    于今日,于太子诞辰,于楚时渊生辰这一天,到此为止。

    还是孩童的年纪,洛寄风就已经带着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父亲,为其母准备葬礼。

    他娘死了,他的父亲会为了他那残败的,活不过双十的余生,继续坚持。

    而洛寄风,发誓定要在这注定活不过双十的年岁里,使大楚改姓!

    ……

    一丝浅浅的破碎声出现在空中,楚时渊看着那彻底消失的裂缝,以及那心中因着种种回忆渐起而产生的不适感,按住了心脏所在的位置。

    同样看完了全程的明光,反倒没有说什么针对楚时渊的话。

    那金灿灿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微不足道的羡慕后,才轻声说道:“说不定你那个世界的神,格外偏爱你呢。”

    白逸清挠了挠头,在旁边一并说明:“只有我想知道后续会发生什么吗?”

    那个画面,是不是楚时渊身上过去发生过的事?

    转眼白逸清又看到了楚时渊脑后披散在全身的纯白发丝。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那么好奇了。

    “什么?”楚时渊不明所以地看着旁边两个自顾自说自己话的人。

    “就是刚才你在往那个缝隙里输送内力的时候,半空中出现了和你相关的一些画面。”

    “是记忆。”明光说出更准确的说法。

    楚时渊:?

    此时一道陌生的,不属于片场内任何人员的声音响起:“在输入力量,修复异界时空缝隙的过程中,来自异世界的人会展现出另一个世界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记忆。”

    “很抱歉,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看到了你的记忆。”一个穿着不那么正式军装的人出现。

    他的衣着看起来更像是一些二次创作作品中的服饰,以墨绿色和黑色作为主基调,其上甚至还挂着一条金色的链子。肩上倒是没有肩章,但从他身后站着许多警察身影的样子来看,应当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你是此界官府中人。”楚时渊了然道。

    说话的人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温和的笑意后,才又说道:“你果然和他说的一样,说话的语气,听起来特别‘古里古气’。”

    楚时渊:他?

    “啊,看样子变化已经出现了。”明光看着新出现的这个人,眼神里有着明晰的同时,也有着一些好奇。

    他看起来并没有见过这个人类。

    “自我介绍一下。”打头的人说道:“我叫做裴诚一,是我国特别行动科室成员,接下来您所好奇的一切,我都可以向您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