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是会把自己吸干还是如何?

    应该还达不到死的那个程度。

    明光虽然脾性至今都让人摸不清,但他对于组织里的成员,还是莫名的有一种袒护。

    穿着白色大褂的研究人员曾对这种行为作出解释。

    “明光,不是傲娇的傲娇,不是叛逆的叛逆,不是恶劣的恶劣,没有任何形容词能准确地定义他。人身上可能会出现的任何一面,好的坏的,残暴的,善良的,都可以在他的身上看见倒影。他是神,在他所处的世界里,与他合二为一的半身,在没有分裂之前,二者一并所组成的共同体,被那个世界的人称之为――创世神。”

    神当然不爱世人。

    但他也不会极度憎恨自己的造物,尽管其他成员并不属于对方的造物。

    不过这一点楚时渊倒是能理解,不是正统的强者保护弱者,他只认为帝王就应该保护自己的子民。明光应当也是。

    来到异界,面对不属于自己的子民,也该赐以王者胸怀,予以适当的庇护。

    虽然姿态同样高高在上,但楚时渊的思想,一直都是以人类为出发点。

    这种被研究员姐姐贴心说明过的,放任不管,虽然也会消失,但在消失的过程中,会不停地传送异界怪物的缝隙……

    楚时渊做不到忽视。

    但明光那充满了看戏的眼神,也让他提起了警惕之心。

    ……

    本体看着熟知一切的马甲互演的场面,给予点赞的同时,默默地调出了楚时渊记忆的一小部分。

    异界时空缝隙,只有异世界的人才能关闭,这是一种天然的规则。

    但在关闭这种缝隙的时候,一旦异世界的人使用自己的力量,这份力量就会无限的放大,并展现这部分属于异世界的人的特质。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除了身份之别外,二者之间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记忆。

    记忆是羁绊的构成。

    如果一个人完全丢失了自己的记忆,且周边的人也同样消失了相关记忆,那么那个人……

    就会被他的世界遗弃。

    话题扯远,回归现在,楚时渊知道修补裂缝会出现问题,行动间便也稍有犹豫。

    明光没有催促,也没有再说什么别的话,就用眼神看他。

    那眼神看起来和太阳似的,金灿灿的,漂亮得紧。

    楚时渊就是觉得不对劲。

    “要修复吗?”

    “要么要么?”明光没有任何掩饰自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全程懵逼,除了三观崩塌之外,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bu)的白逸清,脱离了怔忪状态后连忙说道:“刚才我看到有人报警了。”

    楚时渊用不明所以的眼神看向他。

    白逸清焦急道:“这种……这种东西,肯定不能直接摆在大众的眼前吧!”

    他的脑子让他一瞬间想清楚了,类似这种不科学的力量,一旦出现在大众眼前,最有可能造成的现代社会被影响的情况。

    他虽然听不懂明光和楚时渊对话中的潜藏信息,但字面意思还是能稍微懂一些的。

    类似这种缝隙,以前很难出现在人前……而现在,既然出现在人前,就表明问题已然不小。

    想掩饰他们的力量是出于私心。

    或者说,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别人发现楚时渊来自异世界。

    别的不说,如果他是一名对各种未知科学有所兴趣的科研人员,白逸清完全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对楚时渊产生想要切片研究的想法。

    明光却百无聊赖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此时倒是不在一副人类全是渣渣的态度,反倒对白逸清说明:“我记得这个世界的网络上有一句话流传了很久。”

    白逸清以为自己不会有好奇心的。

    结果还是问道:“什么?”

    “遇事不决,先发个朋友圈。”明光弯起的眼眸像是月牙一样,只从他的态度来看,白逸清没法从他的表现中感受到任何恶意。

    “该传出去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该被人知道的消息,也一定会被知道。”明光意味深长的说道。

    白逸清头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过后捏紧了拳头,一脸认真的说:“要不然你们先跑吧?”

    楚时渊倒是有些许诧异。

    “你不担心,危机逐步增多,我等不在,寻常人无法保护自己吗?”

    白逸清:“我更害怕哪天原本还能在我的镜头下演戏的人,突然就躺在了那种森白的研究室床上,然后被各种抽血化验。”

    明光轻笑出声,那声音莫名给人一种指尖按下钢琴键瞬间的感觉。

    “人类真有意思。”

    楚时渊当他不存在,只告诉白逸清:“明光所言非虚,这些事情既然已经不能被我等全然处理,那么此界官府必然要有所准备才是。”

    “至于你那想法……”

    白逸清看着楚时渊用一如既往的寡淡声调对他说道:“他们若敢来,来便是了。”

    千军万马亦战矣,又怎么可能会害怕和平世界的人。

    白逸清张了张嘴,最后又合上了。

    “快去修复裂缝啦。”明光一副催促的语气,看起来又像是那种喜爱撒娇的蜜糖系少年。

    然而下一句话又变了腔调。

    “我可是对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有很大的兴趣的。”

    什么样的人才能把一个本应对世界无任何感想的人,变得对世界留存责任心呢?好想知道。

    楚时渊闭了闭眼,不过终究还是如明光所说的,走向了裂缝所在。

    乳白色的丝状内力从掌心倾泄而下,输入进缝隙中时,他所看不见的位置,骤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白逸清错愕的表情,被明光看在眼里,那些原先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显得躁郁的人群,也在画面出现后逐渐变得安静起来。

    楚时渊输送内力的过程中,半空中像是突然被加载了什么无实体存在的幕布。

    华丽而又破败的宫廷门前,一个穿着打了好几个补丁衣物的孩子,正坐在冰天雪地的台阶上。

    过分瘦小的,只穿着几件单衣的身躯,和飘飞着大雪的外界环境,以及那幼童眼里,仿佛被强行夺走色彩,赋予了黑白默片的世界……

    不冷吗?

    不可能不冷。

    但是坐在那里的孩子连打个哆嗦都没有。

    什么都没变,今天和昨天没有区别,今天和明天也不会有区别。

    那个孩子的眼神是这样告诉所有看到画面的人的。

    突然,破败的宫殿不远处的竹林里,出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跃动着的竹林里,出了一个脸上带着红晕,穿着严丝合缝,脖颈间还披了一块不知名动物皮毛的孩童。

    他看起来约莫五六岁的样子,因为穿得太厚,行动间像是一个球在地上缓慢地挪动,直到他发现了坐在不远处台阶上的孩子。

    突然亮起的眼睛,和对待同龄人的好奇,让那颗球挪着身体走了过去。

    “你在做什么?”

    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的答案。

    “是在看雪吗?”问话的小球,看似一脸纯然的模样。

    “今日冬雪,是最近几年里最大的一场了。”稚嫩的语气,和看起来清澈见底的眼眸,丝毫没有被幼时的楚时渊放在眼里。

    “不知道京城外面又有多少人会死在这样的日子里。”

    “你会死吗?”幼时的洛寄风自顾自地询问。

    “应当是不会的。”他还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叫洛寄风,你呢?你叫什么?”穿着像是一颗球的小孩,用双手捧住了脸,哈了哈气用于暖手,静静地等待着问题的答案。

    依旧没有回话。

    外界看到这样画面的人,都已经想要按住那个孩子快回答小天使的话语了,画面内的楚时渊,却依然一言不发。

    “这里是冷宫,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只有被打入冷宫的嫔妃,一般不会出现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五六岁的孩子,一脸认真地对与自己同龄的人说。

    “但是在六年前,在我还没有出世之前,传闻丽妃一介贱籍,被皇上看中后封为妃嫔,却性情贪婪,欲登高位,从而暗害皇后。某日被皇上察觉,一朝打入冷宫。据悉当年丽妃还有孕在身,你应该就是那个孩子吧。”小团子说话时前摇后晃,像是教书的夫子。

    “不……”

    “你说话了。”洛寄风用惊喜的眼神说道。

    “不是。”像是久不开口,楚时渊说话的声音充满了顿挫感。

    “我母妃没有、没有害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坚定。

    洛寄风用双手撑出自己的下巴,想让自己看起来高深莫测些……

    结果更像一颗球了。

    “我觉得也不可能。”

    他自顾自地说:“丽妃当年号称天下第一花魁,虽未曾冠以天下第一美人之称,能以花魁之身位于第一,必然是性情清醒之辈。”

    “君恩浩荡,不可违背。一朝被圣上看中,既她选择妥协,想要登上高位便也不是不可能,人总是向上走的。”

    此话一毕,楚时渊再度发声:“是错的!你是错的!”

    洛寄风弯了弯了眼睛告诉他:“我还没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