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 8 章

    “你看起来有那么弱吗?”楚时渊手中抵挡犬爪的断剑,肉眼可见的碎裂。

    在彻底破碎之前,他用内力加持力量,强行将那魔兽击退了一段距离。

    稍后更是直接无视了,那因为没有杀死猎物,从而以更加疯狂的姿态冲向他们的腐吼三头犬。

    楚时渊背对着那畜生,神情一如既往的冰冷,看待明光的眼神,虽不包含恶意,却仍然充满了凌厉,比之地面碎裂成片状物的刀剑断口处的锋利,也不差分毫。

    他身形既没有面对无可抵挡的敌人的紧绷,也没有丝毫畏惧那此时已经距离他不过咫尺的畜生。

    白逸清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他远远看着那个站在他斜对角,已经被腐吼三头犬遮住了大半个身体,一副随时都会被三颗犬头撕成碎片的楚时渊,仓皇大喊:“快跑!”

    在那声音落下之时,耀眼到让白逸清一瞬间控制不住闭上眼睛的光芒,骤然出现。

    那道白金色的光元素,像是一个以明光为出发点前进的光炮,它掠过了楚时渊,以不可阻拦的姿态,强行解体了腐吼三头犬的全部。

    力量带起的风吹散了楚时渊白色的发,他的身后,是一瞬间被湮灭的魔兽,和横店搭建的建筑物。

    光元素穿过的场地,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痕迹。

    惨叫声遍布角角落落,坍塌和四散的建筑物却在光子的影响下,没有砸到任何人。

    彼时,明光却仍然一副撑着地面,连站起来都很艰难的模样。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那个,只不过抬抬手,连咒语都不需要念,随意挥手一击,就能彻底解体那让片场的工作人员全然逃窜的存在。

    他还咳嗽了两声。

    楚时渊看到那血红色的,伴随着咳嗽声吐到地面的血液,没有任何感想。

    甚至还觉得自己可能一点都不适合演戏,起码明光看起来,就像那种能捧十座奥斯卡小金人回家的真?演技帝。

    “好玩吗?”楚时渊漠然的说道。

    明光不再选择从原地站起,而是干脆直接撑着地面盘腿坐下。他右手撑在膝盖上,手掌撑着下巴,金色的眼睛里没有任何人类的情绪。

    回复楚时渊的话时,也脱离了那种充满了抑扬顿挫的情感表现。

    明光甜甜的笑了笑,随后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了解我呢。”

    “若意识中的模拟对抗训练,不是你作为我的主要对战人员,那我情愿对你一无所知。”楚时渊的个体战斗能力极强。

    他可以轻易地从与他人战斗的过程中,触及对手一部分本性。

    明光就是那种,示以他人之弱,示以他人雷霆之辈。

    你永远都分辨不出他表现的弱势和强势,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

    楚时渊记得在意识训练空间中的另一个人告诉自己的话。

    那听起来并不柔和,甚至还带有些粗粝的女声,当时是这样告诉他的。

    “明光是神,在神的世界观里,没有对错。”

    “对于神来说,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那堪比永生的时间里,好为自己尽可能地增添一丝乐趣。”

    那时背对着他的女人,说这话时,还发出了一道不知是笑还是嘲的声音。

    楚时渊当时并不知晓这话的含义。

    一如他从未想过,于就寝之时,突然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对比其他几人来说也很特殊。

    已经死去的存在,不管是人还是神,都经历过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死亡。

    明光略有些针对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楚时渊无从得知。

    一如明光此时,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撒娇少年似的,弯着眼睛,对他说着:“太冷漠了。”时,楚时渊也不会有任何感想。

    “你为什么出来?”楚时渊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组织】里的其他三人,都算是楚时渊的前辈。

    他们都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很久了,具体的时间是多久,没人会告诉楚时渊,楚时渊也不想知道答案。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仍然明白,有关于敌人的消息,还是其他三人比他更清楚明晰。

    “不是都说了吗?那些异界时空缝隙中,越来越多了。”

    明光懒懒散散地说,他撑着下巴坐在废墟中时,有种异样的残败美感,就连那点点滴落在白色袍子上的血液,也像是油画中的场面。

    只一击,就能毁灭掉从那裂缝中冲出来的五级魔兽,即便是削弱版本的明光,也依旧有着远远超出属于人类这一范畴的楚时渊的力量。

    楚时渊忌惮他,不是因为他的力量,而是因为……神不爱世人。

    在知道明光是神,而他想要找的人的转世,在前生也是神的情况下,楚时渊认为最可能出现的场景就是,在明光确定了自己想要找的存在,也变成了人类后,会选择直接杀死对方。

    神不爱世人。

    这个在此时看起来无害到,随便拿个游戏机,都会变成电竞boy的人,充满了危险。

    “明明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

    “还是说,救世主这种看起来一点都不科学的角色,注定了没有办法展现在人前?”

    “太过分了吧。”

    明光自顾自地开始吐槽起了本体沈羽书:“他对科学有这么热爱吗?”

    “对科学的偏爱太过分,我是会闹的。”

    吴侬软语的声线,被明光发出没有任何违和感,反倒让人想要将其按在怀里好好抚摸脑袋安慰一番。

    “没人想知道那些。”楚时渊冷漠地看着他。

    明光摊了摊手:“好嘛。”

    “异界时空缝隙和过去相比,在近段时间内的数量大幅度提升,已经不可能是组织里的三两只小猫能解决的东西了。尤其是主神那家伙,在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里,有二十五个小时都不靠谱的情况下。”

    “我对规则的操纵能力,早已被【他】全然封印。主神那家伙,科学侧来的,倒是在这个世界仍然能控制时间,可偏偏自己疯疯癫癫。”

    “所以,世界危机什么的,还是让这个世界的人自己去处理喽。”

    明光无所谓地说。

    看起来前言不搭后语,楚时渊却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正常情况下,在他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其他三人的战斗方式一般是,明光作为主力输出,主神控制时间打辅助,让明光能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不同的地方。

    光明神对光的操控非常强大,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在都市之类的遍布人烟地区,做到遮掩对敌。

    而那位总是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多数时候是负责去那些没有人类生存的区域对敌。

    研究丧尸病毒的研究员,自身也同样有着这类病毒,在未曾找到隔绝方式之前,出现在人群,只会制造出更多的敌人。

    但只要在野外地区,她天生就对丧尸类敌人有着压制作用,甚至必要时还能操控丧尸,将敌方战力化为己方战力。

    但糟糕的是,那些不死的怪物,除非达到极高的等级,不然对于什么都吃的魔兽来说,就是另类的行走菜谱。

    而先前之所以说主神可以作为战略性武器出动,则是在于对方处于精神正常的状态下,操纵时间的能力时,会直接让敌人变成一个细胞,或者成为一片飞灰。

    可惜如明光所说,主神一天有25个小时不正常。

    以那种精神失常的状态对敌,最可能面对的就是敌我不分,虽说组织成员受【他】保护,不会被这种力量影响,但人类就会很惨。

    而且,谁又能说,一定没有人不想返老还童呢?

    楚时渊收回过分复杂的想法,只皱着眉头说道:“这方世界的官府,该对此事作出何解?”

    “谁知道呢。”明光毫不在意。

    他反倒在思考这一瞬间涌现在脑海里的问题。

    半身是什么呢?

    是失去了以后,注定会让还活着的那一半,走向终结的存在。

    明光不在乎人类的生死,甚至也不觉得自己的半身转生到这个世界,就会完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

    他选择和【他】合作,更多的是因为,这个世界很有趣,游戏很有趣,糖果很有趣,没有任何危险的畜生也很有趣。

    明光也有想过,如果有机会能和半身再见一面,会发生什么。

    可惜想象只是想象,在未变成事实之前,全然虚假。

    就又觉得现在也没什么不好,总会见到的。

    “这个裂缝你打算怎么处理?”明光从地上站了起来时,并没有做出什么拍打衣袍上灰尘的行为。

    那些被光蔑视的东西,就会自动与他隔离。

    他看向了那个紫黑色气体环绕,长约十米,宽两米左右的裂缝,兴致缺缺。

    楚时渊却不明所以:“为何问我?”

    新人至今都没想清楚,自己在那堪称无解的三人组里属于什么定位,又哪来的机会知道怎么解决这种裂缝。

    明光做欠揍的恍然大悟状,过后才似笑非笑地说:“只要把你那个元素……不,只要把你的内力输送到裂缝里就可以了。”

    可他的表情,就像是在明目张胆的说,这种关闭裂缝的方式,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