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不管是哪个马甲,都不应该,也没有必要向这个世界的人解释。

    认知度归认知度,他们都应该有着自己的骄傲。

    只需要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别人的认知,了解,首肯,根本不会在那些家伙的心里留下任何痕迹。

    这点也是沈羽书绝对不会去掩饰遮盖的东西。

    在确定自己陷入了思维的误区后,沈羽书的心中很快就做了改变。

    本体的意识扮演了世界意识的情况下,马甲归属于世界意识建设的保护机构。

    这是已知。

    保护机构的内在战力只有四张主要卡牌。

    卡牌和卡牌之间同属一个机构,彼此就不可能完全未知。

    那么问题来了,在楚时渊和白逸清最初相遇的时候,楚时渊才刚刚知道有这么一个保护世界机构存在,又怎么才能在三天的时间内对其他成员有所了解呢……

    是概念灌输。

    就像沈羽书已经做好的,给其他马甲,对现代社会有所了解,有所认知,这一概念的提前构建一样。

    来自其他世界的人,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了解这个世界。

    所以需要世界意识对他们进行概念和信息灌输。

    而之所以楚时渊和其他卡牌不同,没有提前了解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他是以【活人之身】来到这个世界。

    需要他提前对这个世界有所概念,才能进行更高的信息输入,不然很有可能会因为身体的不同,对这个世界直接造成大范围的影响。

    众所周知,现代人肉/身穿越古代,带去的绝对不是现代社会的知识,只会是来自躯/体的病毒。

    楚时渊需要自行为自身创建对这个世界的部分免疫能力,才能接受来自世界意识的信息灌输(病毒)。

    ――这样解释就合理了。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战斗,是为了抵御敌人。

    除此之外其他的东西全都是附加品。

    虽然对于作战成员来说,战斗才是附加,主要目的寻找故人的转世。战斗这一存在,多半还伴随着想要保护那个转世到这个世界,可能根本不具备任何自保能力的故人……这一想法。

    而卡牌被世界意识带到这个世界的理由也很巧合,那就是他们的故人全都转世到了这个世界。

    不,这不是巧合,是早有预谋的指定人选。

    异世界的强者有很多,就像异世界这一存在也有很多。

    只是能穿越的人总归会更特殊一些。

    ――这样就对了。

    光明神这张马甲,肯定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开放全部的力量,一是世界承受不住,另一点就是……太bug了。

    沈羽书选择小小的将【光明神?明光】这张卡牌削了那么一点点。

    ――亿点点。

    接着需要做到的就是将这张卡牌放出来。

    要是按照沈羽书最开始设定的那样,去寻找新的天授之人,在另一个人面前刷认知度也不是不行。

    但那样的问题就是速度太慢。

    所以没有什么比将这张卡一并放到白逸清的面前,更震撼更直观。

    “谁让信仰科学的人信仰力这么强。”沈羽书恶人语。

    于是白逸清就这么直面了自己三观破碎的画面。

    是什么碎掉了呢?

    哦,原来是他那可怜的三观(咏叹调)。

    “啊……啊啊……!”

    尽管这副让白逸清整个人想要晕过去,却怎么都晕不过去的场面,是在楚时渊把刀架在明光脖子上,才带来的对明光认知度,使得可以关联卡牌抽卡。

    要知道在盯着这边时,沈羽书可是随时做好了撕剧本另写的准备。

    不过在此之前,沈羽书也终于发现自己的复活竟然没有消耗任何积分。

    感谢系统!

    沈羽书说:“谁在说系统这玩意是坑货,我原地激情辱骂10分钟。”

    100万才能复活的积分没有被扣除,和100积分就能单抽。

    这意味着什么呢?

    当然是非酋再也不需要看脸,只需要氪就行了!

    沈羽书最开始只想着在关联【光明神?明光】的卡池里,抽出那么一两只平平无奇的一级魔兽鬼角狼而已。

    鬼角狼,头长独角,整体呈现紫黑色,毛发硬如钢针,眼球纯白,动态视力极高,可观测到270度视野内的一切,偏偏脖子又可以360度旋转。

    单体作战能力不高,多半使用蛮力进攻。现代社会的人利用一些热武器,同样可以杀死。

    算是比较弱鸡,但是又能让这个世界的人明白,这里真的被异界生物入侵了……

    只要让他们确定这一点,对马甲的认知度就会得到较大的提升,起码在短期之内不用担心,马甲随着时间的流逝崩溃销毁。

    而随着之后的马甲的信息开放,刷满认知度指日可待。

    ……就算现在还有两个马甲没出场。

    沈羽书一边点头,一边从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个苹果,咬了下去。

    手中平板显示着备忘录界面,那里有他用粗细不一的线条,简单画出来的五级魔兽,月光森林守门员,腐吼三头犬。

    唾液的腐蚀效果比硫酸强约八倍,吼出的声音像是只有游戏里才有的设定一样,具有着50%的致聋效果。

    爪子一旦给人体造成伤害,除了光明魔法的修复作用之外,任何治愈手段都不会存在作用。

    啧啧。

    不过百抽就出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非酋如是感慨。

    转头看了一眼卡牌界面出现的各种乱七八糟的魔法杖,刀枪剑戟,十八般武器,以及各种异世界的小面包,零嘴,还有可怜兮兮的三只鬼角狼……

    沈羽书属实觉得,幸运女神还是眷顾自己的。

    那些年,百抽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都习惯了。

    沈羽书对着平板上呈现q版可爱模样的腐吼三头犬轻微摩挲。

    如果【光明神?明光】这张卡牌的相关卡池出的卡,会被以星级划分,那么腐吼三头犬,也就是个平平无奇的三星选手。

    非?究极?酉沈羽书,抿着唇,“一脸高兴”地用积分购买了异界时空裂缝模拟装置。

    另一边。

    异界时空裂缝的展开,从中所出现的巨型犬,已经让无数人惊慌失措的逃离和控制不住的崩溃大哭。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

    “卧槽?卧槽!卧槽?!”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魔幻现实!”

    “妈妈救我。”

    围观人员的狼狈还算是好的,起码他们说出来的话,自己和周边的人还能听见,被50%概率直接震到当场聋了的白逸清,惊慌失措地大声喊了一句:“楚时渊!”时,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盯着这边的非酋本体沈羽书,也露出了皲裂的表情。

    他连一包辣条都不需要赌,白逸清被50%的致聋效果正面命中,一定有他的非酋光环在其中作祟。

    看不见的大宇宙恶意,一定是想阻拦他刷马甲的认知度吧。

    怨念.jpg

    感谢明光削弱地点,只是战力,辅助能力没全砍。

    区区一个驱散,怎么可能会难得倒光明神。

    明光连个眼神都没给白逸清,白色的光芒在他身上一闪而过,白逸清就发现自己又能听见了。

    不过这还不如不听见,因为那个大狗……又开始叫了!

    白逸清看见有些讨人厌的白袍人,对楚时渊露出了一个依旧带着一丝恶意的笑容后,转头就直接肉*身怼狗。

    明光个头不高,神的身量在自我操纵下可以随意更改,变成巨人也不是不可能。但来到这个世界后,他就被不知名的规则压制了,身高也只有一米七出头。

    很难想象看起来身形更贴近于少年的人,直接卸下了原本环绕在自己身上的半透明保护罩,对着一个有他两倍高,十多倍大的巨型犬冲过去的画面有多么夺人眼球。

    这不是商业大片,这是魔幻现实……

    光这一点就更让人崩溃了!

    看着那个白袍人伸出手试图直接来个狗胸掏心的动作,白逸清一点都不觉得他嘴巴坏,脾气怪,人更奇怪了,他只有一个想法。

    现实版狼灭……不知道能不能合影留念。

    而结果也像是没有悬疑的悬疑。

    明光直接被腐吼三头犬的爪子拍了出去。

    临时搭建的各种古建筑,在那个显得瘦弱的身影的单方面冲击之下,坍塌一片。

    视力好的人,能看到他在摔出去撞塌好几面墙后,嘴角就渗出了一道鲜红的血液。

    本就精致的面容,没有被灰尘和血液遮盖,他扶着地面慢慢站起来的样子,被所有匆忙逃窜的人若有似无地看在了眼里。

    原本鬼哭狼嚎的人群,各种咆哮的声音都像是被开了禁言一样,逐渐消失。

    直到有一个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操,不就是这狗长得吓人吗?再怎么牛逼也就是个狗而已。”

    “干它!”

    楚时渊手持着那柄断剑,在腐吼三头犬对着明光冲去,试图再给他来一下,直接将其送往地狱的时候,拦在了对方的身前。

    内力包裹断剑,楚时渊挡下了那闪烁着寒光的强爪。

    可现代工艺品的刀剑,脆弱得即便有内力包裹,也难在这一击过后,继续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