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

    楚时渊没有做出任何表示,白逸清自己就把自己说服了。

    “钱什么的,暂时不重要,先说说你要找的那个人是谁。”白逸清目露严肃说道。

    “未曾轮回转世之前,他名叫洛寄风,此世年岁,形象,家住何地,我皆不知。”楚时渊如是说。

    白逸清:“……”

    最终他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那样人的怎么可能找得到啊!”

    面对着楚时渊杀气四溢的眼神,白逸清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到底需要多少钱了。

    “你介意我把你送到警察局,说你是黑/户,让人家帮忙处理吗?”

    白逸清看着楚时渊没有任何情感的眼神,苦涩地说:“看来是介意了。”

    但他很快还是正回了神色。

    表情认真地说:“身份问题处理起来不算太难。”

    娱乐圈里的人想要改名办新的身份证,都已经快出现固定流程了。

    “查名字叫做洛寄风的人也很简单,但如果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也就没办法了。”

    楚时渊:“条件并不是帮我找【洛寄风】,而是帮我找到他的转世,或许他此生并不叫这个名字。”

    “所以说想要找到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啊!”白逸清直接痛苦面具。

    楚时渊就用凌厉的眼神看着他,什么都不需要说,白逸清就会明白:“……我有那么一瞬间真的觉得,你就是那种掌握了一整个国家,掌握了无数人民生死大权的帝王角色。”

    楚时渊轻轻颔首:“这世间,朕只会心甘情愿地对一人说谎。”

    其他人则是纯粹不屑。

    白逸清:“……”

    岌岌可危的世界观仍然在艰难地维持。

    虫洞的一些基础文字概念,白逸清也不是不知道。

    何况不管是正常穿越还是逆穿越……这一看就是个古人,本质上所涉及的时间和空间,应该也会和一些数学大拿的理论有所相关。

    只要我不承认,我的世界观就好好的。

    白逸清心里这般想着的同时,还是很诚实的为楚时渊的认知度,做了三个百分点的贡献。

    这一数字的提升,甚至让远在医院的本体都愣了一瞬。

    沈羽书原以为白逸清的世界观应该没那么容易打破才对……虽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这人根本不承认一切不科学的可能,他会强行把一切不科学的,全部解释成科学,除非真正直面完完全全不科学的东西。

    “除了武功之外,你还会什么?”

    “你来到这个世界,是单纯的穿越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白逸清瘫倒在沙发上,一副已经被蹂*躏到不想再动的模样。

    不过对于他是否会威胁到这个世界的安全这一点,白逸清也确确实实的认识到了。

    “你……”

    “杀过人吧。”

    可能还不是一个两个。

    那种独特的,现代社会人可能根本分辨不出来的血腥气,在最初也只是单纯的被白逸清当成了一种气场。

    气场这东西,本就说不清,道不明。

    一些自己都想不清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把它往更准确的角度联想。

    “你的疑问太多。”楚时渊直接做出了一副不愿解答的样子。

    他的脾气还没好到,和这个相处时间不超过24个时辰的人,耐心地解释方方面面。

    “所以杀人这方面还是不否认喽。”白逸清知道自己是在作死的试探,楚时渊在现代社会会不会还做出杀人行径。这个行为,很有可能会导致他随时被楚时渊那所谓的“内力外放”撕碎当场。

    王嘛。

    哪个君主不杀人?

    在暴君的眼里,杀人或许只是想杀,根本不具备任何特别的意义。在仁君眼里,可能也会有所杀,有所不杀。但总归,人命的价值绝对不会被他们摆在一个相对重要的位置上。

    再有就是……谁会想到只是单纯的回郊区的独栋小院,就能直接捡到一个穿越过来的古代帝王!

    在?世界和世界之间没有屏障吗?

    白逸清拒绝深想下去。

    他害怕自己坚定了30多年的科学世界观,就这么碎得连个渣渣都不剩。

    他承认他渣,他做过亏心事,所以一点都不想思考,如果真的存在鬼魂该怎么办……

    “你既知晓我不是嗜杀之人,就也没有必要如此犯上的试探。”

    “敌军血液迸溅带来的粘腻潮湿,见过一次,就没有人会想见第二次。”

    或许终有一日,自己的人头也会成为别人的战功。

    楚时渊讨厌血腥味,洛寄风身体不好,他总是会强行压制着自己因血腥味引起的咳嗽,笑着对走下战场的他恭贺出声。

    楚时渊厌恶一切出现在洛寄风脸上的强笑,隐忍从来都不该是他的代名词。

    白逸清直到此时,才忽然发现,楚时渊脸上似乎总是会带有一些回忆的表情。

    是那个叫做洛寄风的人吗?

    楚时渊为什么知道这个世界有洛寄风的转世?

    穿越就真的只是所谓的虫洞影响吗?

    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信息……

    可这个想法,在看到楚时渊那张惯性,只要不做出表情,就显得冷得仿佛能掉冰碴子的脸时,悄然消失。

    是很重要的人吧。就算白逸清在很多人眼里是个不懂气氛的ky精,现在倒也说不出什么和洛寄风相关的话,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找你想找的那个人的前提是,你得先有一张自己的身份证。当然还有银行卡,不然20万的现金给你带着,也像是拿了块板砖。”

    “你有手机吗?”白逸清一说完就知道自己说了个蠢问题,习惯性的在自己干了蠢事,以及难受的时候拍拍额头,这次也没有例外。

    “我们先去买个手机,身份证的话我会联系人帮忙处理,不出意外,一个月后应该就能拿到。”

    白逸清条理清晰地说这些的同时,正拿着车钥匙,准备带着楚时渊去附近的手机营业厅。

    在门口换上外出的鞋子时,白逸清的声音由下向上飘来,显得嘟嘟囔囔,不甚清晰。

    “不过因为我不知道你目的的原因,一些冒犯的试探,就只能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啊,还有。”

    白逸清抬起了上半身,眼神置于虚空中的某个点。

    “在寻找你想找的人的同时,把这个世界也好好地看在眼里,怎么样?我猜这里和你的世界肯定不一样。”白逸清耸了耸肩,“这里杀人犯可是会牢底坐穿的,情节严重直接毙掉也不是不可能。”

    白逸清一直觉得楚时渊的眼睛太空。

    最初的白逸清想法简单,楚时渊的那种眼神,不管是演得还是天性如此,但终归人也是生活在和平世界里。

    可只要确定,楚时渊真的是个穿越者,是从古代来到了现代的一位君王,这种隐隐约约的认知,就会转向了一种更为复杂的情感。

    表示心疼,会显得自己过于傲慢……什么样的人才会心疼一位君临天下的王者?

    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吧。

    白逸清带楚时渊出门买手机之前,还搞怪地说了一句:“拜托,把世界放在眼里超酷的好吗?”

    楚时渊就看着他。

    眼神一如既往,白逸清自己就泄了气。

    他觉得他现在也很没有自知之明,不然为什么会自顾自地把别人的眼神想象到负面。或许楚时渊只是单纯的不把世界放在眼里,是高傲,是傲慢,并不是白逸清所想象的,世界比不上心里的某人,所以世界都变得没有意义。

    ……

    楚时渊这边也算是进入了正轨。

    白逸清只要确定了他是个古人后,那不甚明显的责任心,就使他绝对不会选择抛下楚时渊。

    毕竟最初的交易范围内只有身份证,钱,以及帮忙找人。

    买手机可不在服务范围内。

    这位天才导演,是个矛盾到会让人感觉到头痛的人。

    但被他所妥协认可的人,也一定会被他放在自己本身之上。

    走过了多个世界的沈羽书,如是评价。

    但在此之前,他正面临一个新的选择。

    认知度可以转换成积分抽卡,两点认知度可以换取200点积分,进行两次单抽,而关联卡牌抽卡只需要最低1%的认知度。

    这个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认知度这东西,并不仅仅只有见到当事人之后才能存在,就像网恋。

    即便隔着网线,也不是对对方完全一无所知。

    可第一张卡,作为帝王的楚时渊,绝对不会是什么会向他人解说的存在……

    抽衍生卡?

    和楚时渊相关的角色卡,除了卡牌已经被毁的洛寄风之外……大概就只有暗杀他的刺客,敌国将军,和恨不得他同归于尽的前太子……

    同样也没有适合解说的人。

    再看其他马甲……

    沈羽书觉得就算光明神的卡牌没有自我意识,在他用这张卡向他人解说时,也会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质疑神的逼格到底都去哪了。

    至于主神卡……这张卡牌的设定过于复杂,甚至后期都已经精神失常。

    而研究员姐姐……沈羽书有那么一瞬间情愿给楚时渊构建,庞大复杂到必须要解释的场景,也不愿意让她太早出场。

    ――那个末日世界,一切都显得太过惨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