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

    较于白逸清的急急忙忙,剧组里的其他人却是表现淡淡。

    副导演甚至在白逸清指挥着摄影师,准备立刻开拍的时候,当场把摄影师拦下来,一并对白逸清说:“你好歹也得向我们介绍一下男主演是谁,叫什么名字吧。”

    “别那么着急。”

    白逸清顿住了。

    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再度询问楚时渊:“我叫白逸清,你叫什么名字?”

    “楚时渊,字世卿。”楚时渊这次倒是有耐心回答。

    原以为这人应当会问自己一些新的问题,就见到白逸清很是自然地对副导演说道:“好了,你已经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可以开拍了吗?”

    “闭嘴啊你。”副导演干脆直接扯着白逸清的后衣领子,把人塞进化妆间里去了。

    过了一会副导演走向了站在一侧的楚时渊。

    男人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剧组里的很多人主动远离。

    年纪约莫五六十岁的副导演先是乐呵呵,一副老好人模样地笑了一下,过后才说:“阿清那人就是这样,除了导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你别管他,他就总那一副挨打挨少了的样子。”

    “你之前是干什么的?要是不方便说,不告诉我也行。”

    老狐狸。

    楚时渊心中默默地升起这个想法,却还是告知于副导演:“过去不必多言,现今职位约莫等同于大理寺中人。”

    于王的世界观中,有一个最为明显的概念就是,王不见王。

    楚时渊不懂这个世界到底属于什么制度,但他明白,君主的身份,轻易不可泄露。

    再有就是,阻挡其他世界的入侵者,确实有些像大理寺中人的日常工作。

    副导演的脑回路也很是奇特,见得多了,反倒心态更显平和。大理寺嘛,相当于现代社会的最高法院。

    观这人气度……不是律师就是法官了,公务员来演戏还真不好说,毕竟当今社会,常言都已经变成了――宇宙的尽头是考公。

    做明星的也有不少人渴望考公,好走进体制内。

    收回延伸而出的想法,副导演琢磨着,要不要演戏还是得问当事人,就白逸清那性格……副导演拒绝思考。

    “你想演戏吗?”

    “不想。”楚时渊当即摇头。

    会出现在片场的原因,也是因为他并不讨厌白逸清。为君者,识人善用,就算换了世界,不会轻易让别人为自己做事,楚时渊也能一眼看出,白逸清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人。

    副导演却是立刻就懂了,这估计就是白逸清还没搞清楚情况就拉来的人。

    “那行,那你先回去吧,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其他的我来跟阿清解释。”

    “你解释什么?”白逸清从化妆间冲了出来,成年人的表情控制能力,在他身上好似看不见一样。白逸清直接瞪圆了眼睛,怒目而视着副导演说道:“难道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还会有比他更适合这部电影里的帝王角色的人吗?”

    “要是你让我将就着选择那些三流演员,我情愿这个剧本彻底封箱?”

    楚时渊轻轻眨动睫羽,就听到副导演在说:“你哪天叫不认识你的人套麻袋打进医院,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你为何如此在意我站上戏台?”楚时渊却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我是天赋至上主义,有能力的人和没有能力的人是两回事。你站在这里,就没有人敢否认你不是一位王,但其他人站在这里,就只会变成一个可笑的三流演员。”白逸清不加掩饰自己的傲慢和恶意。

    “最好的故事在已经被编剧写出来的情况下,需要的是最好的演员和最好的导演拍摄。而不是让一群混水摸鱼的人,彻底毁掉一个足够优秀的剧本。”

    白逸清说这话的时候,倒有一种楚时渊刻外放杀气与内力的狠戾。

    “阿清!”副导演在不远处呵斥出声。

    “你要先尊重别人的意愿才能去挑选你想要的那些演员,只要他们不愿意演戏,不管你说得再好,给出再多的条件,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白逸清低垂着脑袋,从脸颊两侧垂下的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他瞳孔中的神色。

    副导演在旁边向楚时渊道歉:“不好意思啊,小伙子,阿清脾气不好,我代他向你道歉,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

    楚时渊却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只询问着白逸清:“是吗?”

    “在你看来我有站在戏台上的天赋是吗?”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垂着脑袋,显现出一丝不可察觉的低落的人身上。

    白逸清迅速抬起了脑袋,眸子又亮又闪:“是!”

    那个肯定的字眼被吐出过后,楚时渊眼前出现了多年前的画面。

    身为当朝丞相之子的洛寄风,在受邀参加太子元服礼期间,未曾选择在宴会上恭贺太子,反倒偷偷溜进冷宫,与自己聊天。

    那个人总是会告诉他说:“时渊与我不同,有着我没有的能力与天赋。”

    太子元服,满朝观礼,而在同一天元服,楚时渊却身处于冷宫。

    眼前幻影化作碎片,完全破碎之时,仍然在告知楚时渊:“所以时渊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天赋,将来自有一片天地,被你踩在脚下。”

    那时那人所指,不过是在安慰收到圣旨,由当朝帝王亲自赐字他为【世卿】之意。

    卿……臣也。

    楚时渊十五岁元服那年,被当朝皇帝,亲身父亲赐字――世卿。

    意指世世代代为臣。

    ……

    “我可以登上戏台,可你能给我什么?”楚时渊道。

    他曾如洛寄风所愿,展现了自己的天赋,登上了帝王之位,那现如今为了洛寄风的转世……又有何不可呢?

    “你想要什么?”白逸清目光灼热。

    “身份,钱财。”

    “还有,替我寻一人。”楚时渊曾经因洛寄风的死去陷入寂灭的眼眸,再一次点燃了火焰。

    那脑海内出现的声音,可没有说过他不能借助他人之力,寻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故人转世,并贴身保护起来。

    ――这世间人,他谁都不信。

    “好!”白逸清当即点头。

    ……

    第一天的拍戏进展很顺利,楚时渊自始至终都认可利益置换,他愿意为了洛寄风登上戏台,就绝对不可能接受白逸清疯狂挠头说:“那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找得到!”

    就在不久之前,拍完了一天的戏过后,白逸清开始询问楚时渊要的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所谓的钱财具体要多少?以及要找的人叫什么,家住哪里云云。

    “我在此世没有身份。”

    已经习惯楚时渊说话方式的白逸清,眨了眨眼睛后愣在了原地。

    “没有身份是什么意思?”

    楚时渊在拍完戏份过后,跟白逸清一并回到了他家,这会听到他的追问,只淡然坐在沙发上微抬眼眸,平静道:“我并非此世之人。”

    “在这方世界自然没有身份。”

    白逸清整个脸都麻木了,“开玩笑吗?”他“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楚时渊。

    “你答应过的。”楚时渊却只说:“我站上戏台,换你为我置换身份,许诺钱财,并为我寻人。”

    “我以为你只是想要让我给你捏造个人设。”

    白逸清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发出了很明显的“啪”声,一脸颓唐地摔回了沙发上。

    拍戏的时候有多顺畅,有多为楚时渊扮演的帝王角色折服,现在就有多懵逼。

    尽管白逸清在正式开拍之前,谈及所谓的交易时,就知道这人并不是自己最开始所以为的,为了借由自己出道。

    但是黑/户……

    白逸清依然不相信楚时渊所说的非此方世界之人的信息,但他可以确定黑/户的消息是真的。

    楚时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开玩笑的人。

    “你想违背承诺?”楚时渊周身再次出现了乳白色的丝缕光芒,即便此时的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起来也像是坐在由纯金打造的王座之上,气场一瞬间压制到白逸清腿软。

    “不。”白逸清艰难说,“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我想知道……”

    “你身上的这些光到底是怎么搞出来的,魔术吗?!”

    “这是内力外放。”楚时渊道。

    白逸清:???

    “武功?六脉神剑?北冥神功?”

    “是内力外放。”楚时渊重复道。

    和江湖人士需要展露自己的能力,从而提升气势不同,宫廷中人学的武功基本不具备各种名头,内力外放就仅仅只是内力的一种表现形式。

    白逸清:“……”

    “啊,让我想想。”

    过了一会后,他就用一副自己已经理清了的表情道:“你应该是会武功的那种隐世家族的人。”

    “因为隐世太久,所以对现代社会不是很了解。”

    “然后以前人口普查的时候没有找到你们,所以没有身份证。”

    白逸清用一副应该就是这样的表情说:“对吗?”

    可他最后说那反问的两个字时,整个人像是快要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