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 3 章

    本体所说的信息,不过是为了铺垫其他马甲陆续登场的基本逻辑。

    但对一位帝王来说,除非面对不可抉择的情况,不然楚时渊一定会把主动权攥在自己的手里。

    尽管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楚时渊的选择就是避开了白逸清伸过来的手。

    “不要碰朕。”

    自从多年以前,心中至关重要的挚友死在自己手下后,楚时渊就再也没有办法接受他人的触碰,尤其是体温的传递。

    那会让他的心中控制不住的升起暴戾情绪,甚至会想要杀死触碰自己的人。

    但于眼下而言,就是白逸清满脸的兴奋。

    楚时渊冰冷到近乎于刺骨的眼神,令他感觉毛骨悚然的同时……这位天才导演还更兴奋了。

    “果然,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白逸清兴高采烈地说。

    庞大的杀气和内力外放,给白逸清带来的皮肤刺痛感,只会被他定义成气场。

    司机却隐隐约约能看到,空气中出现了一缕淡淡的乳白色光芒,那奇怪的未知之物,将那个“鬼”包裹在内,抵御着外界的一切,也抗拒着外界的一切。

    司机恨不得直接翻个白眼就这么晕过去……但问题是,给他发工资的老板还在持续作死。

    “果然那个角色除了你之外,根本没有人能扮演。”白逸清自顾自地说。他双眸定定地注视着楚时渊,眼里所能看到的并不是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楚时渊,而是将来会在剧组扮演某个角色的他。

    过分自我的导演,在真正面临会打破他世界观的认知之前,绝对不会想象到,科学在马甲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成为注定要被粉碎的观点。

    楚时渊却只给了白逸清一个“不知所谓”的眼神。

    过后他直接就转身想要离开。

    探索这个现代社会,并不是一定要和所谓的天授之人接触。

    当沈羽书的意识附身在马甲上时,逻辑思考的能力,在具有本体思考方式的同时,也会真正地从马甲的角度出发。

    楚时渊,绝对不会是那种为了了解一些浅显的消息,就甘愿伏首的人。

    白逸清:???

    “你在干什么?”白逸清略有不爽,过分高超的导演能力,让他的脾气很多时候都像是一个孩子。30多岁的年龄,私下里被很多人定义成只有3岁。

    白三岁不能接受被他定义成想要借他出道的人,用凶恶的眼神盯着他。

    他像是感觉不到内力外放所带来的皮肤针刺感……尽管原因是白逸清把这种感觉当成了幻觉。

    言过,白逸清快速走向楚时渊,他直接隔着交领衣袍的大袖,扯着楚时渊往车上走。

    因为动作过□□速,甚至导致楚时渊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逸清的眼神太透,他自顾自的将一切能理解的,不能理解的,全都按照自己的理解方式去理解。

    没有杀气,没有危险,眼神澄澈……这类人恐怕没有人会讨厌。楚时渊定定地看着拉着自己的手腕上,向不远处铁皮盒子走去的人。

    却并没有选择甩开白逸清的手。

    司机:……

    司机一脸扭曲地说道:“我觉得我不行,真的!”

    给一个鬼开车……这怕不是什么通往地狱的路!

    白逸清一脸不愉快,在已经选中了自己想要演员的情况下,他更想做的是回到自己家里好好睡上一觉,而不是和司机纠缠些什么“鬼”。

    “这是科学世界,哪有什么鬼。再不开车,你也不用干了,想要顶替你位置的人多的是。”

    司机:……

    所有的犹豫,都是对每天只需要开车接送一下白逸清,就能拿到三万月薪的不尊重。

    司机又行了。

    白逸清闭上眼睛休息。

    坐在白逸清一侧的楚时渊,在看了他一会后,自己圆上了逻辑。

    既然是故人转世的时代,时间想必也已经过去了很久,这铁皮盒子或许也只是不需要马儿就能行驶的马车,只不过速度更快更稳。

    而邀请自己在荒野(郊区)同乘马车的人,想必也不会是什么恶者。

    然而本体却在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打破这位天授之人对于科学的绝对信任(恶人语)。

    不然沈羽书会怀疑自己是不是100年没洗手了,才能抽到这种极有可能,根本不会给楚时渊提供任何认知度的天授之人卡……

    去他妈的科学!

    再说一遍,去他妈的科学!!

    白逸清在车上再度睡着后,楚时渊也从司机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今时何年?”

    “公元2022年。”

    “什么是科学?”

    司机:“……在车上不是很适合玩手机。”我只是一个拿驾照开车的司机,求别为难我。

    楚时渊:?

    “什么是手机?”

    “……”司机真的完全完全完全不想和鬼对话!

    所以他选择沉默。

    坐在病床上的沈羽书“啧”了一声,同时也确定了一点,那就是马甲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定要有【被灌输了基本信息】这一概念才行。

    不然这样的场景再重复几遍,他怕不是要疯。

    科学至上的导演还算是有点好处。

    起码在没有见到自己三观被打破之前,白逸清真的能完美接受一个古人,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行动,甚至还没有任何疑惑。

    另外就是……

    回到家里,白逸清狠狠地睡了一觉,过后顶着睡帽从卧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身姿笔挺的楚时渊。

    白逸清揉了揉眼:“啊,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询问他人名讳之前,先要告知汝名才是。”楚时渊不赞同的看着白逸清。

    “?”

    你都拦我车了,还不知道拦的是谁?

    大脑中一瞬间闪过的,别不是什么碰瓷的,下一秒就被楚时渊衣袍上的金线镇住了。

    白逸清的眼力还是足以让他分辨出那究竟是线还是正经的黄金。

    但白逸清仍然不会理解这是个古人穿越到现代。

    “衣服不错啊,哪家店做的,回头把信息发我一份,我找那家店定剧服。”说完,白逸清一把把头上的睡帽甩在了茶几上,整个人都瘫在对面的沙发里。

    楚时渊:“?”

    “流程什么的不重要,不想告诉我名字就不告诉了,你只需要知道你接下来的工作就行。因为你是个新人,片酬不可能太高,但又因为本身形象实在和我选角高度重合的原因,也算是加分项。所以一部电影,税后20万片酬如何?北影里今年出道的最有发展前途的,也才是这个价。”

    楚时渊……楚时渊一个从古代来到现在的帝王肯定听不懂。

    本体明白归明白,但他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也不可能签合同啊。

    然而这些对于天才导演来说,完全不算事儿。

    熟悉的司机,熟悉的一问全是省略号。

    楚时渊被带进片场的时候,都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

    而待在医院的沈羽书:“……”

    信奉科学的人,倒也没有必要这么效率至上。

    白逸清全程没和楚时渊进行过任何一句完整且正常的对话,就直接把人拉到片场开始给他讲戏了。

    “你要扮演的角色是一位孤独的王。”

    “九龙夺嫡,兄弟相残,上书房同窗背叛,为君后身边奸臣环绕,日日遭遇刺杀。无人可信,无人可依,以渺小之辈站于巅峰,之后陨于谷底,尸骨无存。”

    “但你在位期间,为国为民,忧国忧民,始终是一位合格且伟大的王。只不过除王之外,你的一生全都属于悲剧。你能扮演好王的一切,这点我不否认,不过你能哭出来吗?哭戏怎么样?先哭一个看看。”

    楚时渊:“……”

    “啧。”白逸清咂舌,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后,干脆直接指挥着摄影师行动,“行了,别管那么多,先拍再说。这部电影要赶在国庆之前上映,不然又得被一群所谓的‘专业影评人’嘴碎了。”

    毕竟悲剧在国庆节上映……多半是想挨揍。

    楚时渊完全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但他记得一点:“吾之职责,不是在戏台上唱戏。”

    “我当然知道你是圈外人,不然以你这么一副形象,你以为我会浪费好几天的时间还去海选?”白逸清以为楚时渊说的话的意思是,他有正经工作,不是演员。

    然而楚时渊指的是,自己已经被“世界意识”拉来打工,防止从时空缝隙中入侵的异界怪物给这个世界带来伤害,不应该,也不可能在台上唱戏(演戏)。

    本体沈羽书已经在疯狂挠头了。

    司机所提供的微不足道的认知度,多半涉及的也是一些错误认知,提供的能量,也根本不足以让沈羽书将光明神,和研究员姐姐的马甲关联进卡池抽卡。

    但偏偏作为天授之人的白逸清,又是个绝对的科学主义,不然但凡他有一点自觉这是个从异界穿越过来的古人,四舍五入一下,这会儿沈羽书都能直接在他面前摆上丧尸。

    这是什么地狱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