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

    该怎么形容第一眼所看到的东西呢?

    车子停稳后,所带动的风,似乎也让站在不远处的人感受到了。

    原本面对马路一侧的人,浑不在意地将身子转正,黑暗到无法倒映一缕光芒的瞳孔,漠然地直视着坐在桑塔纳中的人。

    坐在车中后座的白逸清,从看到楚时渊的时候,便控制不住地从后座下来。

    他忽视了坐在前座的司机是如何的惊慌失措,眼里只有站在不远处的人。

    沈羽书所开启的1号马甲――楚时渊,曾经是大楚褒贬兼备的帝王。

    无论世人如何评价他的行为,可在面对他的外貌时,最常给出的评价全都是:“天人之姿。”

    曾经的天下第一花魁,与当朝帝王一夜风流后所诞下的子嗣,即便穿着与现代格格不入,但他只要站在那里,便无法否认的,一位君临天下的王者。

    白逸清很快就走到了楚时渊的面前。

    他是绝对的科学至上主义,那突如其来的光,在白逸清眼中完全不值一提。

    作为娱乐圈中少有的天赋型的导演,不过三十出头的他,在这两年已经接连捧着好几个影后影帝,偏偏最新剧本中的帝王角色,迟迟找不到合适的演员。

    为了挑选这一角色,白逸清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

    可来试镜的演员,要么是用力过猛显得油腻,要么就是畏畏缩缩,完全没有帝王气度。

    就连之前捧出来的影帝,也怀带着和曾经合作过的导演再合作一次的想法,前来试镜。可这位影帝即便拿出了对于除了白逸清之外的所有人都满意的演技,在白逸清看来,也完全不行。

    过分龟毛的导演,甚至还能评价那个自己亲手捧出的影帝:“你是一位演员,你能演出一位王者的所有行为和形象,但只要你本身不是一位王,你就永远都不会明白王该应有的一切。”

    没人会觉得他白逸清这样的想法是斤斤计较,是不是中二病犯了,不然怎么能有这种想法……那捧出多位影后和影帝的实力,让他所有挑选别人的行为,都变成了精益求精。

    白逸清走下了车,他站在了楚时渊的面前。

    “就是你了!”

    原本因为司机的猛然刹车带来的不愉,都在遇到了第一眼符合心中角色的人时,彻底消散一空。

    白逸清伸出手来,试图拉住楚时渊的手腕,让人和他一起回到车上。

    可却在他抬起手的一瞬间,就诧然发现,那个原本距离他不过一米的人,此时已经在十米开外。

    不远处驾驶桑塔纳的司机,连滚带爬地从驾驶位上走了下来,他惊恐地看向那个在他眼中就像是只过了一帧,即二十四分之一秒的时间,就离他们十多米远的人。

    “白先生!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司机更想说的其实是,你脑子里进了几升水,才能和这种大白天都敢出来的厉鬼交谈。

    人怎么可能会在一片光芒中突然出现呢?魔术也得有个魔术道具的基础,起码司机看不到周围有任何遮挡物,以及可发出强烈光芒的电器装置。

    郊区平稳的60码车速,晚上睡足了八小时睡眠的司机,敢肯定自己绝对不会出现眼花了的情况。

    那么这个突然出现在车子不远处的人……一定是鬼!

    楚时渊却毫不在乎不远处的两人。

    他只是从短暂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样子,突然变成了带有些失措的喊道:“你是谁?”

    沈羽书的剧本已经开始。

    想要在现代社会编写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的一生,并且需要让这一切全部都令现代社会的人相信,一定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

    坐在病床里滑动着平板的人,就像是精分一样,在自己的马甲脑海中输入了一个信息。

    【你不必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洛寄风的转世在这个世界就够了。还是说,在你看来更重要的只是帝王之位?】

    “闭嘴!”

    突如其来的大喊,让站在楚时渊不远处,本就在思考他究竟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从自己身边到达十米开外的白逸清吓了一跳。

    白逸清喃喃自语:“应该是什么有传承的古法武术吧。”

    然后下一瞬间就听到不远处的人大喊闭嘴。

    同时,病房内拿着平板的沈羽书还在给自己的剧本进行优化。

    洛寄风这一角色的存在,就是君臣相杀副本中被杀死的那位臣子。这一马甲在被杀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无法重新再现。

    那么想要让无数次后悔杀死洛寄风的楚时渊,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存在,就需要给出一个故人转世的信息……

    因为知道这个世界有【洛寄风】,且不再有需要自己继续背负的王朝责任,所以楚时渊在为了【洛寄风】活的情况下,还需要一个新目标来奠定自己的人设。

    沈羽书的马甲并不只是相对还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古人。

    那些马甲中甚至还有神这种角色――

    那是真正的,可以掌控时间空间世界,甚至自然规则的恐怖存在。

    这类人想要找到故人的转世,肯定没有什么难度,但显然不可能让他这么简单的就会找到【故人转世】。

    否则怎么刷世人的认知度?

    所以……多个角色串联的关键点到底是什么?

    沈羽书啃食着自己指甲的同时,脑内快速运转。

    平板上跳出来的游戏广告弹窗【第三势力登场,新角色……】一下子给他带来了灵感。

    他需要一个势力。

    一个能囊括四位马甲的势力……

    沈羽书顿时亮了的眼睛,同时,他打开了马甲系统的指定角色相关的抽卡界面。

    十连抽的位置,并没有呈现出不可选择的灰色,这意味着沈羽书只要取得一定的积分后,就可以开启角色相关指定抽卡。

    举个例子就是,如果他选择把光明神的马甲关联进卡池,那么抽到的卡牌,都会和那个西幻世界有所关联。

    类似于魔兽这种怪物级别的存在,也是有可能的会被抽出来的。

    与此同时,研究员姐姐的马甲绑定卡池,恐怕也能抽出丧尸……

    来自两个异世界的,可以代表敌人的角色,足以让楚时渊来到现代社会的理由,得到足够的解释。

    沈羽书告诉楚时渊马甲:【我并不是做慈善的。】

    这一切单方面的,自己对自己的对话,于沈羽书而言,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尽可能大的,提升对马甲的实感代入。

    【你能出现在这个世界,并寻找自己故人的转世,是我提前支付的代价。而你所需要支付的代价就是,消灭从时空缝隙中入侵这个世界的敌人。】

    【毕竟你也不想自己故人的转世还没有见到,就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怪物杀死了吧……】

    楚时渊瞳孔猛然收缩,但他仍然试图掌控主动权:“故人的转世既然是转世,就意味着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人,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在乎他?”

    沈羽书:【那要是他会在异世界怪物的入侵下,就此死去呢?本应应有的幸福一生,全都在怪物入侵的情况下被彻底毁灭了呢?还是说你觉得,上辈子被你亲手杀死的人,此生也不应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吗?】

    本体沈羽书,即便看起来和马甲毫不相关,在完善马甲的现代社会认知度的过程中,其实也算是扮演了类似于世界意识这种角色。

    就是不知道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意识,会不会选择把自己吊起来锤……

    挥散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沈羽书仍在兢兢业业地干活。

    【你,愿意看到故人转世,被怪物撕扯,死无全尸的画面吗?】

    楚时渊沉默了良久。

    一位帝王本应不该被旁人驱使。

    可如果是为了心中最重要的人……那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我同意了。”楚时渊闭了闭眼。

    脑海里的声音再度告诉他:【那么,请先在这个你完全不了解的世界活下去吧。】

    ……

    白逸清发现站在不远处的人终于有了正眼看自己的表现。

    在刚才他们的距离大约只有两米的时候,白逸清无法从楚时渊眼中看到任何世界的倒影。

    他就像是与这个世界充满了割裂,又格格不入的存在。

    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帝王。

    司机的劝解在白逸清看来完全不至不值一提,在走向楚时渊的过程中,白逸清告知了司机自己的想法:“我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科班出身,他能凭借着这样一副形象站在我的面前,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司机眼前一黑。

    他已经猜到了,这位在导演行业中过分天才的人,此时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逸清在想,楚时渊大概就是那种想要走上星路,偏偏又没有资源,没有条件,没有机会的三无。

    于是对方费尽了千般心思,万般计划,终于找到了天才导演回家的路。

    敢有胆子站在大马路上拦车……娱乐圈里从来不缺乏有心机的人,但仍然缺少拥有实力的人。

    白逸清给出足够优秀的评价。

    尤其是对方完全符合自己心中想要的帝王角色的想象。

    于是,白逸清对楚时渊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