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君折枝 作品

第84章 第84章

    “怎么样怎么样, 闻嘉哥表白成功了吗?”茶馆内,阮东野因为两个姐姐占据了整个窗子,根本看不见外面怎么样了, 只能站在后边问情况。

    “别吵, 你吵得我都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了。”阮明珠不耐烦打断他的话。

    要是阮明葶开口,阮东野也就闭嘴了,他虽然年幼, 但对家中几位兄长姐姐还是十分尊敬的, 偏偏开腔的是阮明珠,这个跟他争了十多年到底谁先出生,最后因为会哭占据了姐姐位置的人……他顿时牛脾气上来, 又要吵架了,“阮明珠, 你给我让开!刚刚说好的,一人看一会, 现在轮到我看了,而且这么远, 你能听到才有鬼了!”

    阮明珠翻白眼, 头也不回慢悠悠道:“你怎么不跟四姐说?我还要看,你要看就找四姐。”

    阮东野:“……”

    显然四姐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他咬咬牙, 捋起袖子打算硬抢了, 万万没想到还没等他过去就见他那原本鬼鬼祟祟趴在窗子边的两个姐姐忽然站直身子,惊道:“这什么情况?”

    “那个男人是谁?”

    异口同声的两句话, 在阮东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时候, 两人就已经往外走了。

    “哎, 你们做什么去啊?”阮东野一脸到底发生了什么跟着两人的步子想出去, 见两人不搭理他, 他想了想打算先扭头往窗外看看是个什么情况,看到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他脸色都跟着变了,忍不住轻轻靠了一声,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不是吧,闻嘉哥动作这么快?不对啊!再快也不能把表姐抱了啊!要阿娘知道,还不得打死我?”

    想到他娘的手上功夫,阮东野白了脸,转身正要出去,再一看,梁闻嘉还好好站在原处呢!

    他又靠了一声,这次声音比之前响,“不是闻嘉哥,这谁啊?!居然敢抱表姐!”阮家小公子咬牙切齿,以为自己表姐被人非礼了,立刻沉着一张脸走了出去,完全没有注意到是他家表姐先主动抱着人家的。

    顾姣也没察觉自己这番举动引起的轰动。

    她满脑子都是“四叔来找她了”、“他真的来找她了”……心里的喜悦藏也藏不住,就像被关了好久笼子的小鸟终于从笼子里出来了,她整个人高兴地都要飞起来了,有满肚子的话要跟四叔说,可还没等她开口就被四叔轻轻拍了拍胳膊。

    “怎么了?”

    她眨着迷茫的眼睛问四叔,四叔朝她身后轻轻抬了下下巴。

    顾姣似有所感往后看,看到站在后边的四个人,梁闻嘉还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怔忡模样,明葶表姐和明珠表妹则一人拽着阿野表弟的一条胳膊,一副生怕他冲过来但也同样震惊望着她的样子。

    “是我表姐他们。”

    顾姣跟赵长璟解释,“我带你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赵长璟轻轻嗯一声,在动身前又很轻的问了一句,“就你表姐他们?”

    他的目光落在梁闻嘉的身上,然后一点点又把目光移向顾姣,像是在说“那这个人呢”,顾姣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刚刚和梁闻嘉站在一起的样子被四叔看到了。这要换做以前,她肯定怕他误会然后巴巴跟他解释了,不过现在嘛……顾姣揪着四叔的袖子,小声又好笑的问他,“四叔你是不是吃醋了?”

    她觉得四叔有时候就跟小孩似的。

    上回在章丘也是。

    虽然清楚四叔只是开玩笑,并非真的吃醋,但顾姣就是很受用。

    她喜欢看四叔为她吃醋。

    “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赵长璟睇眸看她,还为这番话挑了眉,倒是半点都不掩饰。

    顾姣脸上的笑就越发藏不住了,要不是知道表姐他们还在等她过去,恐怕这会她就想直接跟四叔走了,她好想四叔啊,根本舍不得跟四叔分开,好歹收拾了下心情,她轻咳一声,“回去再和你说。”

    她牵着四叔过去。

    正想跟表姐他们介绍四叔,忽然又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明葶,玥玥,你们在这做什么?”

    顾姣循声看去,就瞧见她大表哥阮东河还有未来三表姐夫梁闻道骑着马过来了,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又是金陵城有名的贵公子,风范气度都不用说,只是这回——

    还不等她出声喊人,就见平日沉稳持重的两人皆面露震惊,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匆匆下马走了过来,急匆匆朝四叔拱手问好,“赵大人,您怎么来了?”

    好了。

    顾姣想,看来不需要她再介绍了。

    不过下一刻,她就发现自己可能要说的东西更多了。

    因为大表哥的目光很快就落到了她跟四叔交握的手上,顾姣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最初的震惊、不敢置信慢慢变得呆滞起来,“您和玥玥……”

    ……

    两刻钟后。

    就在顾姣坐在马车里被人“盘问”着回家的时候,阮家也是另一派气象,崔慧才理完今日的事靠坐在椅子上歇息,“几时了?”

    身边侍女看了眼滴漏,轻声回答,“申时才过三刻。”

    崔慧算了下,“玥玥他们出去也有两个时辰了,也不知道梁家那孩子和玥玥说了没?”

    侍女替她按着太阳穴,闻言笑问,“看来夫人很满意梁家二公子?”

    “闻嘉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性子腼腆、才学又佳,虽然没他哥哥会办事,但胜在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玥玥和他相处也不用有那么多担心,而且梁家家风清白,等她嫁过去又有明霜看着,也不会吃亏。”崔慧比崔秀要小几岁,姐妹俩感情很深,当年崔秀仙逝,她也跟着大病一场。

    面对姐姐留下来的独女,她自然要多费心些。

    她想的是,最好玥玥和梁家那孩子能对上眼,那以后就能留在金陵了。

    京城还是太远,她得自己看着才能放心。

    “不过主要还是得看玥玥,她若喜欢,那皆大欢喜,若不喜欢,我也不能逼她。”

    正说着,外面忽然急匆匆跑来个人,那脚步声响得把原本闭目养神的崔慧都给吵得拧了眉,侍女刚要叱责,一看居然是她家小少爷,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训斥换成惊讶,“小少爷,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跑这么快?”

    “阿野?”一听是自己家那个小猢狲,崔慧也睁开了眼,看见她家小猢狲跑得气喘吁吁,显然是一副出事的模样,她忙问,“怎么回事?”

    想到他今天是跟玥玥、明葶她们出去的,她的脸微微变了下,扶着茶几坐直身子,声音都变得僵硬起来,“是不是你表姐出事了?”

    “表姐,表姐她……”

    阮东野是来报信的,可他这一路实在跑得太急,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哎呦,你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表姐、姐姐她们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先回来了?”崔慧这个一向端庄沉稳的人都被他弄得着急起来了,生怕出事,她正要让侍女去打听消息,看看到底怎么了。

    阮东野终于能够开口了,他握着崔慧的胳膊,没让她出去,“娘,表姐没事,是表姐夫……”这个称呼说出来又觉得不对,表姐还没嫁给那位大人呢!

    “什么表姐夫?”

    崔慧愣道,想到一个可能,她脸立刻沉了下来,“赵九霄那个小畜生来了?”

    “不是不是,是赵大人,那位内阁的首辅大人!”阮东野解释,看到他娘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说实话,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敢相信,“反正就是那位大人突然就出现了,还跟表姐手牵着手,现在大哥正带他往家中来,大哥让我和您说一声,这几日,那位大人得住在我们家,让您先准备下,爹爹那边,大哥也着人去传信了。”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道嘹亮的男声以及急匆匆的脚步声,“阿慧,东河派人来传话说是赵大人来了,还说他跟玥玥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阮家家主阮冀回来了。

    他是半路回来的时候接到的信,听说那位大人来了,他火急火燎就赶过来了。

    走进来一看,瞧见自己的小儿子也在,又看自己爱妻一脸呆怔的模样,显然也是刚得知,索性问阮东野,“怎么回事?”

    “我哪晓得啊,我还等着闻嘉哥当我表姐夫呢,突然那个大人就杀出来了!”阮东野咕哝道。

    “什么,那位大人看到闻嘉跟玥玥相看了?!”阮冀一脸如遭雷劈的表情,“完了完了,那这位大人不会来找我们算账吧?!”

    他一脸惊恐。

    阮东野看他爹这副表情反而乐了起来,“不会,那位大人好说话的很,而且我看样子,那位大人还挺听表姐话的?刚刚还亲自扶着表姐上马车呢。”

    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知道那位大人位高权重,但不曾接触,自然也就不会像他爹娘那么担心。

    他现在想的只是,一品大官成了他的未来表姐夫,那他以后的吹姿是不是又多一个了?不过闻嘉哥怕是要伤心了,刚才跟着未来三姐夫离开的时候就跟魂丢了似的。

    唉。

    谁能想到表姐真的有心上人了呢?

    “老爷,夫人,大少爷他们回来了,这会正从大门进来。”外头传来侍女的声音,显然也是跑着过来的,声音有些急。

    阮家夫妇一听这话,对看一眼后纷纷抬脚往外走。

    出去的时候阮冀还在压着嗓音问自己的爱妻,“玥玥没跟你提过这位大人?”

    “没,她要是提过,我怎么可能还会把梁家那孩子介绍给她?”崔慧觉得自己跟做梦似的,她的小可怜外甥女怎么就跟那位大人在一起了?

    “我想起一件事。”阮冀忽然说。

    崔慧忙看他,“什么?”

    阮冀说,“这几天玥玥总跟我们打听京城的事,还问了好几次那位大人,我之前还以为她是小孩心性,爱热闹,如今看来……”

    听他这么一说,崔慧也想起来了。

    “你这么一说,前阵子我让玥玥别难过的时候,玥玥好像的确说过她已经放下了。”

    所以玥玥说的放下不是故作坚强,而是真的。

    夫妻俩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不过很快他们就被一处光景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远处月门,东河稍退半步领着一位容貌清隽的男人正往这边走,而男人身边正是玥玥。

    相较其余几个孩子面上的诚惶诚恐,玥玥的神情平静极了。

    虽然隔得远无法听到两人在说什么,但崔慧遥遥看着,通过嘴型隐隐能够解读出那位大人的话,他是在提醒玥玥小心走路,别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