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君折枝 作品

第79章 第79章

    陈洵等人在开封置办的宅子也在贤人巷。

    大概是之前为了照看和联系何大人, 这座不大不小的宅子与何府相距并不算远,相隔不过小半条街的距离,坐马车都用不了一刻钟, 就算走路, 也只需花上两刻钟。

    此时亥时都快过去了,距离四叔离开也快有一个时辰了。

    不清楚他现在什么样,顾姣在屋中坐立不安, 别说睡了, 她连坐都坐不住,最后还是没法,她又跟傍晚那会在屋子里似的踱起步。

    弄琴端着热水进来便看到她这副模样。

    知她担心, 她放下脸盆就走过去劝人,“您放心, 我先前已经问过梁护卫他们,他们说旁边几个州府的将士都已经赶过来了, 现在城内的士兵都换成四爷带来的人了。”

    顾姣听到这话稍松了口气。

    这是今早到开封的时候,四叔派人先去做的事。

    何大人无故死在开封, 城门口检查的又如此严格, 显然开封这边的守备是不能再相信了,提早联系他们也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倒是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么快。

    不过这样也好, 四叔有了人手就不用怕限制于人了。

    弄琴见她面色稍缓, 再接再厉,“您就安一百个心, 四爷本事大着呢, 肯定不会有事的。”她说着推着顾姣去洗漱, 嘴里继续跟着说道, “您呐, 就趁着这个功夫好好去睡一觉,养足精神,等四爷回来,我就喊您起来。”

    她一向知道顾姣的命脉在什么地方,见她还拧着眉,又说,“您瞧瞧您的黑眼圈,昨儿就没怎么睡,今天要是再不睡,明天还能见人吗?”

    顾姣一听这话果然着急了,忙与人道:“你拿镜子过来,我看看。”

    弄琴捧了镜子过来。

    顾姣从昨晚知晓事情发生后就一直有些忐忑不安,别说睡觉了,饭都没吃几口,这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轻轻啊了一声,差点没把眼前的镜子推开,犹豫了一会又凑过去看,眉心都攒了起来,“怎么这么难看啊,你也不知道提醒我一声。”

    她今天居然就顶着这么一张脸在四叔面前晃,怪不得刚刚四叔离开前嘱咐她好好休息。

    莫名背锅的弄琴很是无奈,“我的好小姐,今早我与您说了几回?您是怎么说的,没心情。”

    原本也只是想哄人早些休息,这会看她蹙眉,怕适得其反,忙又哄了几句,还想再说,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顾姣此刻就跟枝头的雀鸟似的,一点点动静就能让她吓一跳,这动静太过响亮,她顾不上再去想别的,立刻扭头往外面走。

    崖时守在她的门前,看到顾姣出来,,难得主动开口,“是何府的方向。”

    几乎是他的声音才落下,外面就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走水了,走水了,何大人的府邸走水了!”

    左邻右舍相继点灯。

    没一会功夫,原本漆黑的巷子都一盏盏点起了灯,响起了声音。

    “好端端的,怎么会走水?”顾姣看着何府的方向,刚要喊梁大明他们进来,一行人就过来了,领头的就是梁大明和武子华,看到已经惊动了她便直截了当说道,“何府走水了,属下已经派人去查看了。”

    说话的是武子华。

    他一向仔细谨慎,犹豫一会后,他接着说,“这火不大对,怕是有人故意放的。”

    “故意?”

    想到佩兰死前说那个人可能很快就会察觉到不对,顾姣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她想也没想就立刻说道:“那你们还不赶快去?四叔说他诡计多端,他现在动手,何夫人他们怕是在劫难逃。”

    她说着自己也要往外面走,却被武子华拦下。

    “小姐,属下担心这场火不是针对何府众人,而是您。”

    他虽然没接触过那位宁王,但赵大人临走之前特地交代过让他们寸步不离守着小姐。“刚才我们走之前和宋府派来的人接触过,他们应该是已经知道您和四爷的……”

    他不是傻子。

    如果在济南的时候只是隐隐感觉到一些不对,那么如今可谓是彻底清楚两人的关系了。

    他不清楚别人知不知道。

    大概是不知道的,就连跟小姐最近的大明也一心以为那位赵大人对小姐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疼爱。这要是换成别的时候,他早就写信给将军了,偏偏是这种时候。

    武子华收敛心思,沉声,“赵大人嘱咐过要保护好您,以免宁王的人查到您的踪迹,我们会守在您的身边等赵大人回来。”

    他不是不想管。

    但事有轻重缓急,如果这个时候他们出去,就真的中了宁王的奸计,届时会发生什么,他们谁也不能保证。

    只是……

    看着远处何府的火光。

    那火势大的直接把黑夜劈成了两半,隔得那么远,他都能感觉到空气的灼热。

    武子华双手紧握成拳,后槽牙也咬得死紧。

    倘若此刻小姐不在身边,他必定会领人前去,开平卫将士的宗旨,无论何时都要以一切办法保护好幼小妇孺。可偏偏小姐就在他们身边,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他没办法也不能拿小姐的安危去赌。

    咬着牙收回目光,他继续请顾姣回房歇息。

    顾姣在短暂地怔忡后也终于清醒过来,她拧眉质问武子华,“那何府的人,我们就这样放任不管了吗?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何府的这场祸事必定是因为我和四叔的缘故,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而不去管吗?”

    别说这是阿锦的姨妈,是二婶的妹妹,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也不能这样视若无睹。

    何府的火势更加大了,几乎烧红了半边天,顾姣的小脸被火光照得分明,她只觉得脸颊都被远处火光照得滚烫,空气里甚至已经开始有焚烧的味道了。

    此刻是深夜,只怕何府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如果真是宁王派了人,他们肯定没法轻易出来,想到这,顾姣心下一沉,彻底待不住了。

    “现在,你们立刻去何府帮忙救人。”她扭头沉声吩咐武子华等人。

    “小姐……”

    武子华还想相劝。

    顾姣抬眸看他,她没有发火,也没有像不被满足要求的小孩子那样跟他们撒气,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后尽可能地冷静问他,“武护卫,如果这是在开平卫,你碰到这样的情况会怎么做?”看着武子华脸色微变,她继续说,“当初爹爹明知道那些人是山贼的诱饵还是义无反顾冲锋陷阵,你们作为他的属下真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因为我们而出事吗?”

    她看到武子华薄唇动了动。

    “爹爹是让你们以我为先保护我,但我不相信他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会让你们见死不救。”她说着,眼睛扫过在场的一众人,看着他们脸上都开始面露犹豫和挣扎,遂发话,“好了,我相信就算四叔在这,也不会坐视不管,现在,你们立刻去往何府,一定要确保何府的人不会出事。”

    这是她跟四叔离开前答应何夫人的。

    这次武子华等人没有犹豫,纷纷应是,走前,梁大明问她,“那您怎么办?”

    顾姣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您跟我们一起去?”梁大明皱眉,觉得这实在太冒险了。

    这次倒是无需顾姣回答,武子华就开口说道:“小姐跟我们一起去安全些,敌在暗我们在明,只要走出这座宅子,谁知道会不会被人盯上,我们人多一起行动也能保险一点。”

    他一向是亲卫里面最有谋略的,梁大明等人听他开口便也不再多言。

    顾姣也跟他们保证,“我会让崖时寸步不离守在我身边。”

    崖时的功夫,他们是见识过的,一群人不再多说,事态紧急,他们也不敢再继续滞留下去。

    顾姣原本还以为弄琴会不赞同她的决定,毕竟在弄琴眼中,她一直都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可这次,她竟然也没反对,反而欣慰地看着她。

    “姑娘是真的长大了。”

    弄的眼中闪烁着泪花,唇角却轻轻翘着。

    还是第一次听弄琴这样说她,顾姣怔了怔,很快又笑了起来,她想,她大概是真的长大了,倘若是以前,她碰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早就吓哭了,毕竟她是碰到四叔满身是血都会做噩梦的胆小鬼。

    是什么改变了她呢?

    顾姣想,四叔的爱和信任让她成长,也让她慢慢变得坚强,就像是在她爱上他的那一刻就拥有了无上的坚硬盔甲。

    从此她将无惧风雪和苦难。

    她当然还是害怕的,没有人面对已知的危险会不害怕,可面对这一份害怕,她已经不会再去躲避,更加不会让别人挡在她的面前替她受过,她的爱人在为太平而冲锋陷阵,她也想尽可能地多做一些事。

    即使道路崎岖危险。

    “走吧。”她握住了弄琴的手。

    ……

    到何府的时候,那边已经围了许多人,火丁部的将士们还没过来,百姓自发地从家里拿了水桶,可火势太大,杯水车薪的一点水根本无济于事。

    有何府的下人在火势最开始的时候就醒了,这会有不少人已经出来了,可何府的几位主子还被困在火势中。

    大火把何府的大门都给烧红了,火势大的根本进不去,门外的百姓拥挤在一起,他们感念何大人这些年为他们做的事想上前帮忙又害怕那门前的火龙,生怕被烧成黑炭,他们犹豫着不敢动作。

    何府的下人们也如此。

    生死危难关头,大家最关心的必然是自己的安全。

    这很正常。

    也是因此,那些无惧危险的人才更加可贵。

    “小姐,您在外面等着。”刚到何府,武子华看着那滔天的火势脸色变了变,不过也就一个呼吸的光景,他就立刻开始分配任务了,“大明,你跟几个兄弟和崖时兄弟寸步不离护着小姐,无论发生什么,绝对不能离开小姐。”

    “你们跟着我进去救人。”

    “是!”

    他们各自做事,顾姣也没强行要求梁大明等人也都跟着进去,她清楚这种时候倘若她再出事,他们的处境会变得更加危险。

    “小心。”她低声嘱咐武子华等人。

    武子华是个木讷老实样貌普通的男人,听到这话,却轻轻翘了下唇角,他笑着朝顾姣点了点头,“您放心,开平卫的将士无论在哪里都不会让百姓出事,也会尽可能地保护自己的安危。”

    这是他们的宗旨,也是他们一直奉行和守护着的原则。

    他看着面前的小姐,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他还只是一个小兵的时候曾问过将军,“将军为何明知有危险还要去救他们?您就不怕他们是敌人的诱饵?”

    “是不是诱饵只有到最后才知道,在不确定以前,他们都是大夏的子民。”

    小姐不愧是将军的孩子。

    虽然做的事情不一样,但他们的初心是一样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都一样为别人着想,而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后面。

    等这次回去。

    想必将军也会十分感慨吧。

    “走!”

    回忆中的小兵也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将士,武子华一挥手,神情坚毅地带着人闯进了大火之中。

    “哎呀,他们怎么就这么进去了!”

    何府门前的人不知他们是什么身份,看到他们就这样拿着湿帕子捂着口鼻闯了进去都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倒是何府的下人认出他们的身份,怔怔看了一会后回过头,果然在人群里看到顾姣的身影,一群惊慌失措的人就像是忽然拥有了主心骨,纷纷哭着朝顾姣跑来,“顾小姐,您可算来了!”

    “夫人和两位小主子都还在里面。”他们哭着说。

    顾姣柔声安慰他们,“他们不会有事的。”可话是这样说,她心里的担心却并不比任何人少,他们只当这是一场天灾,可她清楚这不是,这是人祸,是一场因为私欲而天降的人祸,而制造这场人祸的人很可能就在周围,甚至有可能混迹于人群之中,随时等待着伺机而动。

    她不清楚会发生什么。

    她死死盯着大门。

    手指紧掐着手心,紧张地连疼痛都感知不到了。

    直到弄琴牵住她的手,把她手指一节节从紧攥的拳头里掰了开来。

    她才醒神。

    目光怔松地看向弄琴。

    “不会有事的。”

    就像她安慰别人一样,弄琴这样安慰着她。

    语言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它应有的力量,就像是你明知道这只是一句安慰,并不存在必定的结果,但你还是会被安慰到,然后满怀信心和憧憬等待着他们回来。

    涣散的目光重新聚拢,她回握弄琴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看向何府的大门。

    还好。

    顾姣没有失望。

    没一会,她就透过火光看到了武子华他们的身影。

    门前的大火早在武子华他们进去之后,就由留在现场的梁大明等人指挥着他们抬水浇灭,火丁部的将士们也已经赶到了,加入到了灭火的队伍里,这会何府门前的火势明显减少了不少,至少足以留出一条可以供人通行的过道。

    顾姣看到武子华手里抱着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女孩,而他身后的将士也抱着一个眼泪汪汪的小男孩。

    他们之后是何夫人等人,就连柳姨娘也在其中。

    虽然一群人因为吸食了太多烟,脸色不大好看,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顾姣那颗高悬的心在这一刻终于彻底落了下来。

    不少人都不由自主地为眼前的场景鼓起掌,欢呼着他们的大难不死,刚刚还紧张不已的一群人更是纷纷上前关怀起何夫人,问她有没有事,顾姣也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本能地向前走去,但没走几步想到他们遭遇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是因为她和四叔的缘故,顾姣的脚步又不自觉停了下来。

    她有些不敢过去。

    蒋道歌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顾姣的。

    她在外头一向是深明大义温柔好说话的知府夫人的形象,正勉力撑着一抹笑跟几个关心问候她的百姓说了几句,又向他们承诺两边因为他们家的火势影响到的,之后修葺都由他们家出钱,余光就看到了顾姣踌躇不敢靠前的身影,四目相对,看见那个小姑娘率先低下头,她皱了皱眉与身边的李妈妈说了一句。

    没一会功夫,李妈妈就过来请顾姣了。

    顾姣这才走过去,走到蒋道歌面前的时候,她不敢再像先前似的喊人“姨妈”,而是低着头轻轻喊了一声“何夫人”。

    蒋道歌:“……”

    她神色微变,红唇动了几下,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跟人淡淡道了一句,“多谢。”

    这会人很多。

    四周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一场大火,也无人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

    顾姣却没有应承下这声谢意。

    她当然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不仅不会影响自己的名声,还能平白得别人一句感激,可性格使然,她做不出这样的事,于是她不仅没接受这声道谢,反而还轻轻跟人说了声对不起。

    蒋道歌看了她一会,淡道:“我不管那些,我只知道是你的人救了我们,这声谢你就担得。”

    顾姣以为她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下意识要解释,便又听蒋道歌说,“你以为何丞锡做得那些事,哪件不危险?我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了。”她淡声一句后,看着怔怔望着她的顾姣说了句,“扯平了。”

    午后的欺骗,夜里的相救,算是抵消了。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妇孺,就像赵长璟所说,她难道真的没怀疑过何丞锡的死吗?当然是怀疑过的。她虽然这些年与何丞锡少有往来,但这阵子他日日晚归,每次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书房的事,她岂会不知?

    她知道何丞锡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官场有多少风险。

    或许这场大火真的跟他们有关,但就算没有他们,已经参与政治旋涡的何府真的能够独善其身吗?赵长璟手里拿着的那本账册是从什么地方拿出去的,她不相信别人会不知道。

    看来是该回蒋家了。

    顾姣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只是忽然鼻子有些酸酸的。

    她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蒋道歌没再看她,转头照顾起自己的子女。

    顾姣也没凑上前搭话,而是让人去把马车牵过来,现在火丁部的将士已经过来了,火势也在慢慢减小,可看样子还得花费不少时间,而且何府被烧成这样,只怕也很难住人了,这种时候大人等得,小孩却受不住,她是想着让何府的两位小主子上马车休息会。

    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地方忽然又响起不少声音。

    “呀,那边也起火了!”

    “你们看那,那边也烧起来了!”

    “怎么回事啊?今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家走水?”

    顾姣扭头,发现四面八方竟然都起了火,漆黑的夜,任何一点光亮都足以吸引人,而此时不仅是他们所处的贤人巷,就连其他几条街道也先后响起了救火声。

    “天爷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是我家啊!”

    “快去救我家,我家老母和妻儿还在!”

    “先去救我家,我家还有不少字画珍藏!”

    “我的宝儿还在家,我家宝儿才两岁啊!”

    ……

    哭天抢地的声音让场面顿时变得焦灼起来,人群也忽然变得混乱起来,他们有的拼命往前跑,有的拉着救火的将士想让他们先去救他家的火,甚至有人把目光放在了武子华等人的身上,他们哭着求武子华他们,想让他们帮忙。

    巷子就这么点大。

    就算有崖时他们挡着,顾姣也很快被人群冲散了,她能听到弄琴和梁大明他们的声音,就连一向少言寡语的崖时这次都在呼唤她,可她被挤在人群之中,无论她怎么呼喊,怎么伸手都没用,根本没人能够靠近她。

    只有乌压压的人群挤着她往前走。

    危险来临的时刻,顾姣只觉得头皮发麻,不是为自己即将遭遇的情况,而是看着四面八方被火光照亮哭泣着往前跑的人。

    佩兰说得没错,那个人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他的目标根本不止何府,甚至不止她……他难道不知道这样肆意点火会引起多少伤亡吗?他当然知道!

    可他不在意。

    这样一个人,即便还未见面,顾姣就已经感觉到了从心底生出的害怕,她忍不住想,面对这样一个魔鬼的四叔,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作者有话说:

    不会有事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