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君折枝 作品

第20章 第20章

    四天后是顾姣生母的生忌, 每年这一天,她都会去广济寺烧香祈福,为她生母超度。

    “真不用我陪你去?”照壁前, 顾锦看着已经收拾妥当的顾姣, 仍旧不大放心,拧着眉问,“你一个人过去能行吗?”说完又没好气啐了一句, “赵九霄这个狗东西, 这种日子也不陪你去,要他有什么用!”

    顾姣听得好笑,替赵九霄解释了一句, “他要上学,而且这次我也没和他说。”

    “这种事情需要特地说吗?”顾锦不喜欢赵九霄, 无论他做什么没做什么都能横挑鼻子竖挑眼说出一大堆毛病,这会说起话来更是带着一肚子气, “上学上学,我看他也没学出什么花样。”

    这却是她的愤慨之言了。

    赵九霄读书虽然不算特别出挑, 但也绝对称不上差, 骑射更是堪称一绝,就连当今天子都曾夸赞过他“少年英勇”。

    但免得她更生气, 顾姣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替他说什么, 只说,“真没事,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再说弄琴她们都陪着我呢, 崖时也在, 你就放心吧。”

    崖时是顾姣的护卫, 是她舅舅特地花钱请过来的,比普通的护卫武功要高很多。

    顾锦从前受过崖时的指点,知道他的厉害,听顾姣这么说,神色便松缓了许多,有崖时在,倒是的确不需要太担心了,她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又叮嘱了弄琴她们几句。

    “你回头记得早点过去接二婶,今天就别骑马了,太阳大,你别晒着,路上也能陪着二婶说说话。”上马车前,顾姣反过来和人絮叨起来。

    “顾姣姣,你是小老太吗?这么啰嗦。”又见顾姣看着她,顾锦撇撇嘴,扶着她的胳膊把她送上马车,才应道,“知道了,快上去吧,广济寺路远,你早去早回,那儿的斋菜你不喜欢,回头我路过宝福楼给你打包些吃的。”

    顾姣一听吃的,眼睛便弯成了月牙形状,她笑着应好,坐上马车后又掀起车帘朝顾锦挥了挥手,等马车往前行驶,这才放下车帘。

    广济寺在城外的灵山上。

    马车一路从甜水巷出发后往西直门的方向去,这一去能路过赵九霄就读的鹿鸣书院,到那边的时候,顾姣正好透过车帘看到了书院,目光落在那个熟悉的地方,顾姣出了会神。

    以前她不懂事,总想着要带九霄哥哥去看她娘,让她阿娘看看她找的好夫婿,所以每年到这个时候,她都会提前几天就开始缠着九霄哥哥,让他答应她,如今……其实前几日弄琴也问过她,问她要不要替九霄哥哥准备一份祭仪,但她想了想还是算了。

    以前不懂事,即便看到九霄哥哥的不耐也当做没看到,仿佛假装没看到就没事了,如今懂了,她就不是很想惹人厌烦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何况九霄哥哥才被罚跪过。

    想到这,顾姣就更想叹气了,她也是前两天秦姨来府里看她的时候才知道九霄哥哥那天没回书院,而是在家里的祠堂跪了一晚上……秦姨向她保证说一定会让九霄哥哥以后好好对她,可从前听到这些话会害羞会脸红的她如今却只有无尽的茫然。

    这样真的是对的吗?

    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在朝越来越糟的方向发展。

    “小姐,”身后传来弄琴的声音,她没看到外面,也没看到她脸上的神情,“把帘子放下吧,出了城,风沙就大了。”

    “好。”

    顾姣收起思绪放下车帘,隔断了外头的视野。

    ……

    鹿鸣书院。

    下节是骑射课,赵九霄跟叶琅去换衣室换方便骑射的衣服,骑射课是赵九霄最喜欢的课,但今天他的脸色却有些不大好。

    “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还在想上回的事?”叶琅余光扫见他的脸,压着嗓音问了一句。

    “不是,”赵九霄摇了摇头,“上次的事已经解决了,我是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他拧着眉说了一句,他今天一早起来就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但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

    叶琅看他眉心拧得都能夹死苍蝇了,不由笑道:“行了,你越着急想越想不起来,不去想了反而就记起来了。”

    赵九霄觉得他说得有理,而且他现在能有什么重要的事?祖母、爹娘的生辰都过了,顾姣的生辰在下个月,等等……顾姣!赵九霄脚步骤停,他想起被自己遗忘的事是什么了。

    今天是崔姨的生忌!

    赵九霄变了脸,“阿琅,你替我跟先生告个假,我出去一趟。”他说完就往外头跑。

    “哎,九霄,你去哪?”叶琅在身后喊他,可赵九霄跑得飞快,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徒留叶琅留在原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什么事这么着急?”

    赵九霄找到自己的马便出了书院。

    他骑着风疾往顾府那边赶,一路上脸色都不大好看,以前每年崔姨生忌前几天,顾姣就开始和他预约日子了,还有他娘,也会早早准备好东西提醒他。

    可今年——

    什么都没有。

    顾姣没有喊他,他娘也没派人提醒他,赵九霄想到这,心里更是闷得难受,握着缰绳的手也无意识收紧,他知道怪不了别人,是他自己要求的,是他跟阿娘说给他半年的时间,不要干涉他也不要逼迫他,也是他跟顾姣说,让她没事别来找他,有时间他会去找她的。

    他们都如他所想的那般做着他要求的事,可为什么他心里反而不舒服了?

    以前一点点小事都要来告诉他,现在这么大事反而不说了,她现在怎么这么听话了?赵九霄心里又憋屈又烦闷,还有一些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委屈,直到看到不远处的顾府,看着门前停着的马车,他的心情才算好些。

    还好。

    还来得及。

    “顾姣!”风疾停到了马车旁,赵九霄没有瞧见马车旁的丫鬟并不是弄琴而是海棠,直接伸手挑起车帘,他那句“你怎么都不喊我”还未吐出就被人迎面泼了满脸的茶。

    茶水不烫,但还是让赵九霄愣了一瞬,等看清马车里的人是谁,他的脸沉了下来,“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顾锦说着直接从马车里钻了出来,双手环胸站在马车外头,看着他就直接冷嘲热讽起来,“赵世子不是很忙吗,怎么还有闲情雅致这个点到我们顾家来?”

    赵九霄没有理会她的冷嘲热讽,抬手抹了一把脸后,问她,“顾姣呢?”

    “哟,您还知道找顾姣姣呢,我还以为您都忘了您有这个未婚妻了呢。”

    “小姐!”海棠在一旁看着他们这番阵仗吓得不行,怕再闹出什么事,不好收场,她连忙伸手扯了扯顾锦的袖子,顾锦没理会,正想再冷嘲热讽几句,把顾姣这些年受的委屈讨些回来的时候,便听赵九霄又问了一句,“顾姣呢?”

    这次他是直接看着海棠问的。

    海棠自是不敢不答的,闻言忙道:“大小姐去广济寺了。”

    虽然早就猜到是这个答案了,但赵九霄的心还是蓦地一沉,他抵在膝盖上的手捏成拳头,“什么时候走的?”

    他沉声问。

    海棠小心翼翼答道:“快一个多时辰了吧……”

    看着赵九霄忽然变得很差的脸,顾锦的心里莫名痛快了一些,正想再冷嘲热讽一波就见他调转马头,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没说出,顾锦心里不痛快,就跟一拳头打到棉花上一般,只能看着赵九霄离开的身影没好气啐道:“真是欠的。”

    海棠一脸愁苦地看着顾锦说道:“我的小祖宗,您以后可别这样了,大小姐到底是要嫁进国公府的,您这会和人结仇岂不是让大小姐两边为难?”

    她果然无愧顾锦的大丫鬟之名,知道蛇打七寸,顾锦最在乎什么,先前还一脸讥嘲的顾锦眉头紧拧一会后,还是叹了口气,“……知道了。”

    *

    此时的广济寺。

    顾姣已经祭拜完又捐了一大笔香油钱,还请了几位高僧为她娘祈福念经,本想着稍作歇息便回去,奈何天不从人愿,才出门,当头就是一场磅礴大雨。

    “这天怎么回事,一点预兆都没有,还好来的时候带了伞。”弄琴正好淋了几滴雨,这会一面拍着自己的衣袖,一面转头问顾姣,“您没淋到吧?”

    “没。”

    顾姣摇了摇头,她走得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弄琴牵了回来。

    不过——

    看着外头的大雨,“估计得在寺庙留一会了。”

    弄琴也点了点头,“雨大,您在这等会,奴婢让人去准备禅房,正好也快到吃午膳的时间了。”

    广济寺的斋菜做得挺好吃的,只是顾姣一向无肉不欢,再好吃的斋菜也难入她的法眼。可这种时候也没得挑了,她轻轻叹了口气,“好吧,你去吧。”

    弄琴看她一脸愁苦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别人想吃都吃不到,您倒好,若让寺里的大师知道肯定要多看您。”她说着替人理了理衣裳,一面整理一面说,“不喜欢也吃一些,好歹填填肚子,咱们的糕点又不能当正餐,等回家,奴婢再让厨房多做些好吃的,二小姐不也和您说给您打包了宝福楼的菜吗?”

    等顾姣点头,她又嘱咐了一句,“您别乱跑,若是觉得无聊,沿着这条长廊走过去有座灯楼,上回奴婢去看过,那边风景不错,还能歇脚,回头奴婢在这寻不到您就去那找您。”

    顾姣点了点头,“你别管我了,去忙你的吧,我回头觉得无聊就过去看看。”

    弄琴心里担心她,但也怕回头斋菜订完了,他们这么多人没得吃,便忙撑着伞离开了。

    顾姣目送她离开的身影,原本想退回到身后的佛堂,但一走进去就见几位大师闭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合念着她听不懂的佛经……怕打扰他们,顾姣想了想还是悄悄合上门退了出来。

    又在原地站了一会,顾姣沿着遮雨的长廊往前走,打算去找下弄琴说的灯楼。

    外头雨水磅礴,她走在长廊里倒是没什么感觉,走了一会,她便看见弄琴说的灯楼了,带着潮湿的空气里,远处灯楼在大雨中如一盏明灯吸引着人前去。

    走了一路,衣服上面还是沾了一些斜风吹过来湿润雨水。

    灯楼外头没有人,顾姣拿着帕子拂拭自己的脸颊和袖子,本以为这样的天气必定是没有人的,未想一推开门,她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四叔?”她立在原地轻声呢喃了一句。

    灯火憧憧,青衣男人坐在书案后头,正握着一支笔低头写着东西。

    顾姣怕自己看错,揉了揉眼睛,发现远处人还是熟悉的模样,不由开心地笑了起来,“四叔,你怎么在这?”

    起初听到有人进来,赵长璟并未抬头,即使听出脚步声不对,他也只当是有人路过躲雨,不想却听到一道熟悉的称呼,普天之下能这样称呼他的也就只有三人,而这样清透软糯的嗓音也就只有那个丫头了。他停下手上动作,掀起眼帘看过去,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大抵是因为来寺庙的缘故,她今日并未像从前似的穿一身红,而是穿了一身素白,屋中灯火明亮,她背着光静静立在那,身后是氤氲潮湿的雨水,而她脸上仍旧挂着他熟悉的灿烂笑容。

    “怎么在这?”

    赵长璟语气依旧,并未因为前些日子曹书的试探而故意冷落她,他活到至今,从来只依照自己的心行事,旁人的言论、做法皆无法影响他,即使不明白曹书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猜测,但他也不会去过多解释。

    他守的是自己的心,行的是自己的道,旁人对他是误解还是污蔑,都与他无关。

    只要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今天是阿娘的生忌,我过来为她祈福。”顾姣现在和他熟悉了,已经完全不怕他了,她边说话边朝人走去,还主动问他,“四叔怎么也在这?”

    语气有些好奇和惊讶。

    赵长璟把手中的狼毫悬于山形架上,解释一句,“来为旧友祈福。”说完,下巴一点对面的位置,“坐吧。”

    顾姣不知道他的旧友是谁,她也体贴地没有多问,倒是入座后,目光落在四叔抄写的佛经时,有了猜测……想到这阵子外头的言论,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小声问道,“四叔的旧友是燕大人吗?”

    知道她不喜欢喝茶,赵长璟正在给人倒温水,听到这话,他手上动作一顿,有些诧异地看了顾姣一眼。

    四目相对,顾姣看着他小声解释了一句,“往生经是给刚去世不久的死者写的。”最近就她知道的刚刚去世的也就只有那位燕仕林燕大人了。

    这样说起来,今天好像还是那位燕大人的头七。

    顾姣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猜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猜测,也许是四叔在别处的好友呢?她不知道的。

    怎么都不可能是那位燕大人啊。

    但她就是忍不住这样猜测,没有缘由地觉得四叔在这,是和那位燕大人有关。

    迎着四叔的目光,看着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顾姣的内心莫名变得有些紧张起来,长时间的沉默让顾姣以为自己问了一个为难人的问题,就在她想开口让四叔不用说的时候,却听他轻轻“嗯”了一声。

    真的是……

    顾姣鸦羽般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大概是果然如此?心里的疑惑有许多,但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她不懂朝堂上的那些事,但相信四叔的这份心。

    只是这样一想,她忽然有些难过,揭露自己旧友的罪行,四叔心里应该很难过吧。

    “不问了?”

    忽然听到这么一句,顾姣愣了愣,“问什么?”

    赵长璟也是真的无聊,亦或是他对顾姣天生就有逗趣的心态,小时候如此,如今亦如此,他看着人慢条斯理说道:“不问问我这个害死他的大坏蛋为什么称他是旧友,还在这给他抄写佛经?”

    刚刚还为两人关系而怅然的顾姣听到这话眉心一拧,很不高兴地开口,“四叔是好人,才不是大坏蛋!”

    斩钉截铁的语气让赵长璟不由又想起了四天前她也是这样在沈从云面前维护他的,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他握着茶盏喝了一口才说,“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看到小姑娘又拧了眉,似乎要同他辩驳,他看着她说,“燕仕林从前不也是人人称赞的好人?可你看外面如今是怎么说他的?”

    如今有说他为上位不择手段的,自然也有道燕仕林善尽天良的,仿佛全然忘记了这个丧尽天良的人也曾护万民于危难之中。

    看着她的目光,便知道外头的那些事,她都知道,赵长璟垂下眼眸,又喝了口茶后淡声说,“你以后了解多了就知道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了。”

    他说起这番话时,语气很平静,似乎并不在意别人是如何定义他的。

    只是真的没听到顾姣的声音,赵长璟又不禁有些遗憾,也不知道等了解他全部面目后的小姑娘还会不会像如今这样和他坐在一起说笑?或许又会回到从前的模样,亦或是比从前还要畏惧他?

    他握着茶盏,思绪突然有些放空。

    耳边却在这个时候传来顾姣的声音,“我不知道四叔是怎么定义好人坏人的,但在我心中,四叔就是好人,大好人。”

    赵长璟扭头,听她语气认真地同他说道:“前些年柳州洪水,您毫不犹豫跑去那边治水,回来的时候,您直接就累倒了,老祖宗说您瘦了一大圈。还有开平卫一战,军粮被人贪污,爹爹死守数日,要不是您领着人及时赶到……我可能现在连爹爹都没有了。”

    “四叔,我不知道也不管别人是怎么议论您的,在我心中,您就是大好人。”

    赵长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看着她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过的认真神情,他难得沉默了一瞬才说,“在其位谋其职,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啊?”顾姣不喜欢他说这样的话,秀眉紧蹙,声音都急了起来,“这世上多的是在其位不谋其职,还专门欺负老百姓的人,您比他们好太多太多太多。”

    她不知道该怎么概括赵长璟的好,只能连用了好几个“太多”。

    说完又觉得这种对比不好,忙又拧了眉,“不,不对,他们连和您比的资格都没有。”

    如稚言一般的言语最是能戳中人的心防,赵长璟看着她因为着急反驳而急红的脸,忽然心软的不行,忍不住和人说,“先喝口水。”

    顾姣也的确说得有些渴了,顾不上礼仪,她“咕咚咕咚”喝了小半盏水,这要搁从前,她回过神后肯定是要脸红的,但这会,她急于告诉四叔自己的想法,哪还顾得上这些?

    等喉咙润了,她又继续板着一张严肃的小脸说,“四叔,您别被外头那些人的言论影响,他们就知道说,既然那么不相信您查的事,为什么自己不去查证呢?只知道躲在背后写文章写酸诗,其实一点本事都没有!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人了!”

    其实这番话上次见面,她就想跟赵长璟说了。

    只是那次四叔路上睡着了,后来她到家后看到弄琴又给忘了,所以才一直耽搁到现在。

    “你还有看不起的人啊?”

    忽然听到这样一句揶揄的话,顾姣轻轻“啊”了一声,和四叔那双明显不同先前的愉悦凤眸对上,她也不知怎得,忽然红了脸,头一点点埋了下去,声音也变得很轻,“那他们本来就让人看不起嘛,贪墨案到现在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他们嘴里说着信任燕大人,但他们又做什么了?什么都没做!”

    “就知道用自己的小人之心来阴谋论。”

    赵长璟也不知怎得,看着这样的顾姣就忍不住想笑,他也真的笑了,唇角微翘,凤眸柔和,外头雨水横斜,漏进来的点点细风吹得灯火摇晃,而他坐在书案后面,手指撑着额角半偏着脸看着灯火下的顾姣,听她絮絮叨叨说完才接了一句,是在为旁人解释,“也有人在做,国子监的那些学生就有在查证。”

    国子监的学生都是以后的国家栋梁,和外头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不一样,这点,顾姣还是清楚的。

    对于这样的人,顾姣虽然生气,但也不会说他们不好,但她还是看着赵长璟说道:“这不就更加证明四叔您查的没有问题吗?不是有句话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是四叔查的不对,怎么可能这么久都没有人能反驳您?”

    她说起这番话时语气骄傲,仿佛是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赵长璟看着难免失笑,近日来阴霾的心情却也显见地轻松了许多,正想坐直身子和人说“知道了”,却听她忽然很轻的喊了他一声,“四叔。”

    “嗯?”赵长璟给她重新续了水,“怎么了?”

    顾姣却是犹豫了一会才小声说,“我虽然不懂事,但也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事都是非黑即白的,燕大人是好人,也帮过许多人,但也的确做错了事,只是很多人可能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对于信赖燕大人的那些人而言,他们没办法接受也不想接受。所以……”她尽可能小心翼翼说着,“所以他们只能觉得您错了,只有这样,燕大人就依旧还是他们心中的模样。”

    “您不要为他们生气也不要因此难过。”

    赵长璟看着她这番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口那处就像是塌陷了一块,他想和她说他没生气也没难过,他从来就不在乎别人的言论,又怎么会因为他们生出这样的情绪呢?却听面前的小丫头又说了一句,“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四叔刚刚说我了解得多了就不会觉得您是好人了,可我想告诉您,不会的,无论别人怎么说您,您在我心中的形象永远都不会变,您永远都是我信任的四叔。”

    赵长璟这次凝望她许久才开口,“小丫头,你这是盲目信任。”

    顾姣不以为耻,反而扬着下巴,语气骄傲,“那也是因为四叔值得我盲目信任。”

    她说话时,弯着眼睛,明媚的笑容漂亮极了,赵长璟看在眼里,就连四肢百骸都仿佛被她的笑容感染,在胸腔以及别处化开点点暖意和甜意。

    “你啊……”

    他像是无奈一叹,那双狭长的凤眸却染开笑意,在眼尾一点点延伸出去,他忍不住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却在伸过去的那刹那,骤然回神。

    作者有话说:

    我为四叔呐喊,我是尖椒鸡,给我摸,摸,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