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卡卡 作品

第202章 那个外国人不肯来

    王子聪待陆易阳脸上的杀气渐渐褪尽,这才正色道:“你的计划是什么?”

    陆易阳不答,反而问道:“听说你昨晚抓了一个女人?”

    王子聪笑:“陆少的消息真是灵通。”

    “怎么回事?”陆易阳定定地看着他,“莫兰呢?”

    “那个女人狡猾至极!”王子聪镇定中还是泄露了几分懊恼的情绪,“居然找了一个人假扮她,引我们去抓!”

    陆易阳神色一变:“你是说,她故意的?”

    王子聪脸色也不好看:“你是说……”

    “不好!”陆易阳只觉得心口跳动地厉害,“梦琪她……”

    王子聪已经拿出电话来打:“情况怎么样?”

    顿时,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陆易阳抓住他的衣服,声音轻颤,“梦琪她……”

    “她没事,只是有个疯子跑到她住的地方去,被我手下制服了。我这就过去看看!”王子聪站起身,走到门边,顿住,“后天,你真的要办那场葬礼?”

    陆易阳挥手:“你先去看梦琪,晚些时候,我让子俊给你电话!”

    他有些急,然后又高声说:“让李宇峰跟着你一起去!”

    王子聪却冷冷地道:“不用。”

    李宇峰不明所以,跑进来问:“怎么了?”

    陆易阳想了想,摇摇头:“没什么。”

    “王子聪说,先前他跟陆氏有些合作,可是我并没有看到相关的合作协议。”李宇峰道,“今天你父亲跟母亲要来公司……”

    陆易阳冷笑一声:“还真是迫不及待了。”

    接着他想了想,又回答了李宇峰前面提出的问题:“当时主要是针对南诺,只是口头协议。私下里,他在跟吴银珍合作。现在,南诺已经……跟王子聪也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据说有一个神秘的公司正在收购南方跟储氏的股票,我以为你是要跟王子聪联合起来……”

    陆易阳勾起唇角:“宇峰,你忘记我现在是一个死人了吗?”

    “那就眼看着储氏落入来路不明的人之手吗?”李宇峰抬高声音。

    “不会,如果我要南方和储氏,随时可以!”陆易阳闭上眼,“现在的南方估计早就是个空架子了。只是,南诺一日不宣布死亡,那个人就无法得到。”

    “那南诺他到底到哪里去了?”

    “到他该在的地方而已!”陆易阳闭着眼,轻声道,“让他们折腾去,等到葬礼那天,我就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你是说陆老先生他们……”

    陆易阳脸色不善,眉头蹙着,很是不耐烦:“这两天,就让他们嚣张吧!”

    李宇峰在心中叹息: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挺不幸的,可是没想到陆易阳的父母竟然会这么无情。平日里对他不闻不问,一听说儿子出事了,赶着跑过来,却是为了霸占他的遗产。

    这种淡薄的亲情还真是闻所未闻啊。

    王子聪赶到疗养院,手下早就把那个女人制服住,正关押在一间废弃的空屋子里。院方负责人出来解释说,这个女人是昨天晚上被人从围墙外扔进来的。

    因为疯癫的厉害,他们已经给她打了镇定剂,还绑在床上。

    当时医院里的护工见她昏迷,就到食堂吃了份早餐。回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不见了。

    王子聪先去看了一下储梦琪,她正跟护理一起站在门边晒太阳。

    她穿着貂毛大衣,一张脸仰起来,太阳光照在她素白的脸上,她拿手遮着,眯着眼:“阿姨,今天天气挺好的,我想到走走透透气。”

    护理心有余悸,扶着她的手道:“储小姐,别乱走,要是再遇到坏人怎么办?”

    “她不像是坏人。”储梦琪说,“她也挺可怜的。”

    “你认识她吗?”

    储梦琪认真想了想,刚要开口回答,看到王子聪走过来,她笑着迎上去:“子聪,你来了!”

    王子聪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

    “peter呢?”王子聪看了看,“他在办公室?”

    这家伙,说什么同吃同住,现在这边刚刚出事,他连个人影也不见。该是考虑是不是要给他的时限延长了。

    “嗯,刚才来过了,现在去办公室了。你找他有事啊?”

    王子聪笑:“我主要来看看你,顺便有点事跟他谈。”

    护理拉了储梦琪往屋子里走:“储小姐,我还是陪你看电视吧?”

    储梦琪垂下眼帘,点点头,乖顺地道:“好啊!”

    王子聪没有逗留多久,就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

    “peter,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梦,她有没有被吓到?”一进门,他根本来不及坐,就一股脑儿的问出来。

    peter湛蓝色一亮,然后跳起来,有些惊恐地道:“王,你总算来了。刚才吓死我了……”

    “那个女人哪里来的?”

    peter神情显得有些夸张,大概是被吓坏了:“不知道啊。疯得可厉害了,一冲过来,就动刀子,而且她还是哑巴。怎么会有这么怪的人的?”

    “哑巴?”王子聪眼神一凛,“眼睛是不是黑黑亮亮的?”

    peter咒骂一句:“fuck!那种时候,谁该死地去看她的眼睛啊?”

    王子聪跨前一步,冷冷地道:“梦有没有被吓到?”

    peter摇头:“她当时不在外面,后来出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制服,送出去了。后来她只是好奇,并没有追问。”

    “那就好。”王子聪松了一口气。

    从peter办公室里出来,他去了关押疯女人的地方。女人被绑了个结结实实,坐在地上,身上一件灰色呢子大衣,污秽不堪。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低着头,看不到脸。

    王子聪蹲下来,戴着手套的手挑起她的下巴。

    女人惊恐地往后退,但是一对上王子聪的眼,她有一瞬间的迷茫,她口张着,艰难地动着,口型显示是:“救救我!”

    王子聪却厌恶地甩开她的脸“果然是你,乔桥!”

    乔桥却像是疯了一样,低头朝着王子聪顶过来。王子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