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卡卡 作品

第1章 用激烈的手段接近他

    时光倒退回他们相遇的那一天……

    夜,雨滂沱。

    储梦琪站在公交站牌下,如水似雾的双眸紧盯着

    马路上车辆。当一辆黑色的辉腾开过来的时候,瞬间,她的眼眸一亮,随即细碎的牙齿咬住唇皮,冲了出去。

    车急速刹住,惯性却把她娇俏的身板撞飞了出去。

    “陆少,好像撞到人了。”司机头上冷汗直冒。

    “你下去看看。”陆易阳拿着平板电脑,连头都没抬,“伤重,报120。轻伤,报110。叫保险公司的人过来!”

    储梦琪躺在地上,冰冷的雨水将她整个身子浇透,血从她额头流下,模糊了双眼,脸庞。她静静的躺着,在喧嚣的雨声里,仿佛已经死了一般,一点气息也没有。

    司机吓得浑身哆嗦:“陆……陆少,那个女人,她……她好像……死了!”

    “死了?”陆易阳这才抬起头,眼眸如星月般清朗,剑一般的浓眉微蹙,完美的唇形性感而又迷人,整个五官立体,充满了蛊惑的魅力。

    “那报警吧!”明明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那双眼眸也深邃幽暗,可是他整个人却透出一股冷漠跟疏离,“等警察过来再说。”

    储梦琪躺了好久,那车停在她的身前,而车上的人却并不下来。

    血水一遍遍的被冲刷,几乎要染红了她的身体。

    而她要等的那个人,却稳如泰山的坐在车内。不用想也知道,那个人该是多么的绝情跟冷漠!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储梦琪费力爬起来。她头发披散,浑身湿透,恐怖的是脸上血水横流,像是一个女鬼。

    “救我……”她张开双臂扑在挡风玻璃上,用尽力气张着嘴,“救我,请救救我……”

    “啊,陆少……”司机魂飞魄散,哆嗦着说,“鬼,鬼啊……”

    不是司机胆小,只是储梦琪的样子太恐怖。

    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储梦琪的五官:大眼,青葱小鼻,皮肤白皙,五官立体可是在血水浸满之下,她头发披散,脸上血水纵横,显得阴恻而又诡异。

    “救救我……”储梦琪看到陆易阳眼里的震惊,她终于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醒来,储梦琪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环顾了一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可是,她还是微微的扯起嘴皮子笑了。

    陆易阳既然能把她送到医院里来,就证明她已经有了五成的机会。

    半个月后,储梦琪出院,第一时间,就是直奔陆易阳的公司陆氏集团。

    “小姐,如果你没有预约的话。很抱歉,我是不能放你进去的。”前台小姐很温和的把她挡在门外。

    “我没有预约,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找陆易阳。”储梦琪表面上看起来态度强硬,可是内心一直在打鼓。

    这样死乞白赖的上门找人,她还是第一次。

    但是她没的选择,为了能缠上这个陆易阳,她已经豁出去了:生命,身体,病痛等她都可以奉上,何况只是一点小小的面子?

    前台小姐秀眉蹙起,公式化的说:“小姐,你把名字告诉我,我打个电话给总裁,看他愿不愿意见你,好吗?”

    “储梦琪!”她快速而又淡然的道。

    前台一愣:“是储氏千金,储梦琪吗?”

    她偷偷的扫了储梦琪一眼,原来这个就是s市的名媛储梦琪啊!怎么看起来整个人灰突突的,虽然五官是很娇艳美丽,但是,怎么看起来很憔悴似的?

    像储梦琪这样的女人,不该是明艳动人,艳射四方的吗?

    “陆少,储氏集团的储梦琪小姐找您,请问可以让她进来吗?”思忖间,她已经拨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对方仅仅一顿,随即淡漠的道:“让她进来!”

    两人在总裁办公室里,面对面坐着。

    “储小姐,找我有事?”陆易阳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储梦琪从包包里拿出一叠钱:“陆少,这是你帮我垫付的医药费,现在还给你!”

    陆易阳不收,只是看着她:“说吧,你费尽心机的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储梦琪一愣,随即笑道:“如果我说,我仰慕陆少很久了,你信不信?”

    “仰慕我的女人,是很多。”陆易阳也淡淡的笑,“可是用这么激烈手段来接近我的,你却是第一个。”

    “那么,你会不会拒绝我呢?”储梦琪的声音柔媚,双眼染上温情。

    “我不喜欢别有用心的女人!”陆易阳声音顿时阴沉起来,“储小姐,不送!”

    储梦琪却是不动,眼眸里氤氲出了雾气:“我也是没有办法……”

    她说着,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我父亲的事,你一定也知道吧?他一个月前,忽然从储氏大楼上跳下来。公司里的那些老臣子,各个虎视眈眈,我一个弱小女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易阳不为所动,眼神却又冷了三分:“南诺,不是你的未婚夫吗?”

    “南诺狼子野心,觊觎储氏许久,他跟我订下婚约,也不过是为了把储氏弄到手!”储梦琪咬紧嘴唇,几乎要落下泪来,“我找了好多家公司,都没有人愿意帮我。我实在没有办法……”

    “我知道我用那样的方式来接近你,是做得有些过了。可是陆少要见你实在太难,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储梦琪小心的观察着陆易阳的表情,他先前脸上冷冰冰的,现在仿佛有些动容。

    她心中一喜,脸上却掉下了两滴泪:“我知道陆少是个好人!”

    陆易阳却有些不耐的打断她的话:“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或许找错人了。”

    “陆少,我手头上有储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