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261章 试锋刃,气纵横

    冬风恶,生机薄。

    慕大万万没有料到,距六枭合议不过五日,林美材还没有付诸任何措施对付悍敌,自己便又被对方盟主于魔村不远给逮个正着,因为再没有“十大猛将”可护、又不忍牺牲自己貔貅,慕大只有疯狂逃窜,直到陷入绝境无路可去。慕大没有胆自杀,转过身,不由得悲从中来,泪流满面——确切知道自己旗下散兵肯定会被眼前盟主风卷残云般吞并,慕大最关心的不是这些属下该如何处置,而是,自己和貔貅会得到如何下场……

    困兽一头。吟儿在心里暗暗鄙视慕大,从他牺牲他第一个手下来保全他自己的那一天起,吟儿便清楚了他是怎样的为人处世,加上三月来自己不停地围剿、慕大不断地逃跑,吟儿对之早有了最根本认识——此枭可以在敌军压境时忙不迭地弃军而逃,有一次还光着脚连续翻了两座山,有这脚力逃跑,却没有魄力应战,吟儿想笑,三个月功夫,自己倒是集齐了他“十大猛将”,经过连日来谋士说客的循循善诱,有开化者已然投诚,慕大之军,乌合之众,在吟儿征途上根本不堪一击。

    慕大不停地移来移去、寻找逃跑方法,慕大身后的散兵们,于是跟着主子也不断地走来走去,其情其境煞是可笑,可惜,吟儿的盟军,早已将这寂静山林,封堵成了绝魔之路。

    “怎么,你还有地方逃么?”吟儿看见他面色里的绝望凄凉,不给予任何怜悯。

    慕大本就神色慌张,听得这句,一个踉跄,便即跪下吟儿身前:“慕大愿降。”主仆一致,凌乱屈膝,吟儿一瞬间,竟有回归江洋道之感,冷冷一笑:“慕大,欺软怕硬倒是你的强项。”

    “慕大……愿意克制食人之欲……不再……为非作歹……”慕大哭唱,“只盼盟主能留得慕大一命……”

    “卑躬屈膝者,我也不屑杀。你的性命,由黔西官民说了算。带下去!”此枭终是魔门最差,躲闪数月,总算落网,吟儿不免欣慰。

    正看那慕大束手就擒,忽而联盟一骑疾至,语带喘息:“盟主,慕二有援军来救……”

    “那吸血鬼,真是厚脸皮。”吟儿嘲讽着慕二,并严阵以待。吟儿身侧大多是短刀谷红袄寨小秦淮精锐拼接,帮会之中的三足鼎立,论调遣远胜沈家寨,无须多加命令,三军已然做好应敌准备。短刀谷、红袄寨、小秦淮,在她的联盟里并不是三个位置疏远的帮会,而是胜南和她都能具备威信、统一领导的同盟!

    慕大听得慕二有援军至,蓦然有了骨气,忙不迭地挣扎立起,端的是力大无比。骤然间看见慕大睚眦尽裂的恐怖模样,看守兵卒虽不慌乱,却束手无措,眼睁睁看着绳索松裂、下一刻必断无疑,同时慕二援军已由远及近马蹄声激,慕大散兵纷纷异动,企图随着慕大一起逃窜。然则慕大好不容易才运力把绳索冲断,还来不及择路跑开,忽然脑后便是一道掌风直袭,慕大下意识侧身一让,却被那巨影遮挡了所有视线,慌忙抬眼望,只能看到那人下巴胡渣,正巧扫到自己眼睛,同时,手腕一凉,已被对方扣上镣铐。

    赳赳威风、猛若豹螭。此次黔西之拓,也着实把海逐浪的名号在魔门中打响。不费吹灰之力,便把那慕大拖到吟儿身旁,海逐浪是短刀谷最先令吟儿取信的将军,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胜南的评价:“生性豪爽,不刻意逢迎”。吟儿宁可不信世间其他人的看法,坚决先提携他。果真,数日来长期与他合作作战,这巨人将军令自己见识到了他鏖战的本领,临阵魄力,果然不同凡响。

    也看得出,海逐浪对自己,有着刀王对云烟一样的神情,尤其是作战之时,常常会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考虑在最主,这样的拥戴,吟儿清楚,是因为胜南在拥护。联盟如今的一切关系,没有任何不安妥存在。盟王盟主之称,吟儿很喜欢。

    慕大的狼狈、直衬出海逐浪的勇武,那镣铐太坚硬,慕大试图咬开却徒劳,吟儿轻赞:“海将军好身手。”海逐浪笑:“谁让他不老实,本不准备拿出来铐他,这镣铐的钥匙,我还丢在了短刀谷里。”

    “放开我大哥!”慕二率众已达阵前。从人数来讲,慕二可以说自己是来袭击联盟,但从实力看来,慕二只能说,他是来骚扰联盟。慕二偏偏不甘心:在合议过后,他魔门应当否极泰来,不该再受抗金联盟牵绊!

    海逐浪带着嘲讽的笑,立即把慕大放开,但这一放开,却迫得慕大重重摔倒在地上,恰好又跪在吟儿的脚下。

    “大哥!速速站起!”慕二看慕大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站起等于没有站起,心当即坠入低谷,“大哥,若大哥还是专食人肉的魔枭慕大,本应立刻将你身边这女人撕成千份万份、当场吞下,而非跪地求饶!大哥,先吞了她,再杀得这一众敌人,我兄弟联手,为邪后效忠!”

    慕大的眼刷一下扫向吟儿,专食人肉的魔枭慕大,是应该将眼前少女肢解了啮噬,可是,瞪着她盯着她的同时,慕大却得不到任何快感——从前那些被自己吞下的,会在临死前回报给慕大无尽的怖惧悲哀,而眼前少女,没有附加任何表情,只回报给慕大一个简单的疑问,慕大你敢么?

    “慕大你敢么?”凤箫吟悠然问,不像是临危,倒像在胁迫。慕大方被激起的兽性,被她一句话压了回去,慕大在阵前,别无选择地对慕二摇了摇头,他不是没有见过盟主的剑法,他生吞不了她。

    吟儿冷笑:“吸血鬼,你要不要去大理打听打听?我凤箫吟管辖了点苍山江洋道多少年,与妖兽打过多少交道?哪里会怕谁将自己吞了将自己吃了?”

    “凤箫吟你少猖狂,总有一天,我慕二吸定了你的血!”慕二恶狠狠地说出这一句,话音刚落已策马携大刀出阵。

    海逐浪看他凶神恶煞,明白他现今是满腹的仇恨,首次作战,慕二就遭遇大败,一日之内,先由胜南吴越击溃,再于末路遭逢越风,带出去应战的千百人,回到穴中仅剩八九个,显是奇耻大辱,据说后来屡次卧薪尝胆过,可是每次都逃不过胜南的五指山,慕二不渴盼大胜一场才怪。此刻,慕二面对着初次交战的凤箫吟,不知如何的战意十足!无论是他自己装备、胯下战马,抑或是身后部署,皆看得出颇有些雪耻复仇、不胜不返之感。海逐浪深知,这一战,恐怕对方存心要制盟主于死地。

    “看见你恶心的模样,我倒是真想喷鼻血。”吟儿轻松笑笑,已跃上战马,她凤箫吟走天下,靠的一直都是自己这一张嘴。

    海逐浪看吟儿如此迎战,倒是消除了不少担忧,总记得胜南对他海逐浪说过,盟主处事离奇,终究能克敌制胜,胜南在交待他作战事宜时,曾经不止一次地提醒他,“无论何时何地敌人是谁,只要盟主出阵迎战,你海逐浪呐喊助威便可,她只要听见,就一定不败。”海逐浪原先半信半疑,后来才发现,胜南没有骗他,凤箫吟最喜欢的,就是联盟的团结,就是联盟的鼓励。海逐浪叹,像吟儿这般为众而战,虽然苦累,又多么开心快活,何尝不可呢。海逐浪毫不犹豫,目送她出战,即刻引领麾下,为盟主助威。

    双骑相错,一触即发。火气尤盛的慕二,用尽力气、不顾一切地挥舞大刀,却只换得吟儿巧力相迎,轻拨千钧。由第一招起始,谁胜谁负已见端倪。慕二神情凝重,愈发有如浴血奋战,吟儿则面色如常,招招式式仿佛摹画行书。局势急往一边斜,慕二狂放大刀,在盟主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