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04章 惊此遇(2)

    君前与来者均是被震退一步,面带惊诧地注视着对方,和两人中间的滔天白浪。

    君前没有擒得住他手腕,来者这一掌收发自如,从眼睛的缭乱里去体验,似乎比空气还轻,从手掌的麻痹里去回味,才知道比倾盆雨还重!

    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只知道他在惊诧过后,没有停止交锋,猛地一脚往李君前踢来!

    李君前几乎在同时飞身一脚往那人扫去,秦日丰置身战局之内,难躲狼狈,被溅了一身的淤泥,雨柱被这对战扫荡得更加猛烈,那来者察觉到他身负那“脚如铁”的绝技,即刻又是一掌袭来,直对着李君前面门,君前不假思索立刻接下这嚣张一掌,一招“平推泰山”出手,那来者叫了一声好,再度加猛了力道,借着雨势汹涌扑至,君前无惧此景,亦是一拳“万壑雷”去,登时两条水龙相聚雨中,清晰明了,击起周围层层水浪转向旋飞,秦日丰拍手直叫:“黄大人好功夫!黄大人好功夫!”

    君前一愣,猜出了那是谁:“黄鹤去?”

    秦日丰得意洋洋:“怎样?厉害吧?”

    君前心道:怪不得胜南要被抓住,原来黄鹤去武功如此之高!

    穿过雨幕,依稀能看见黄鹤去的凶狠脸色,他此刻双目炯炯,一直盯着自己:“好厉害的身手!你怎么会拳如电和脚如铁?莫非你是白翼的徒弟!”

    李君前见秦日丰要逃走,一把拉住他,抓得毫不费力,秦日丰大呼小叫着:“黄大人,救命!救命!”

    李君前死死瞪着黄鹤去:“你是宋人呢,还是金人?”

    黄鹤去一笑,冷冷道:“你的问题,很幼稚。”

    君前得到这样的答案,先是一怔,随即不客气地说:“最可恶的不是金人,正是你这样的,投降金人为他们跑腿杀自家兄弟的宋人,还有欺压百姓、依仗权势的官宦们,偏巧这些人还互相依赖,谁都离不开谁!”

    “是你认识的江湖深,还是我认识的江湖深?”黄鹤去居高临下的口气,笑得也那般慑人。

    “认识得深所以降金?你说的未免太笑人了!”李君前冷笑着。

    “这些不是今天该讨论的话题。”黄鹤去一笑,“现在在下只想请小侠手下留情,不要替小秦淮结下太多的仇怨。我这次来建康,不想节外生枝。希望你放了秦少爷。”

    君前攥住秦日丰手腕:“放他也行,他既要赔钱也要赔礼!”

    黄鹤去点点头,算是默许,秦日丰有些犟,不肯道歉赔礼,李君前才不容许他还发少爷脾气,将他按到老大爷身边去,那秦日丰迫于他压力,只得服帖,赔完了礼,胡乱掏出几张银票来塞到老大爷手中,依傍在黄鹤去身后走了。

    老大爷冻得一直在旁哆嗦,见李君前要走,急忙上前拦住他:“小侠,多谢你救命之恩啊!”

    李君前一笑:“大爷,天快暗了,您回家去吧,哦,对了,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