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01章 刀战险壑(1)

    他顺着黄天荡的陡壁往上攀援,黄天荡并不艰险,但他负重,步履很慢。

    今晚黄天荡的水势很大,没什么船经过。透过密林,隐约可以看见李戬的分寨。

    不是万家灯火,却可以体会出战斗时候的团结力量,很喜欢这种驻扎山头的义军感觉,不管自己在这片辉煌之中拥有如何的光芒,想当年,自己的父亲在泰安,也应该热爱着投身革命的感觉吧?

    当时的泰安义军,有耿京元帅,有他父亲,有易迈山盟主,有黄鹤去,有白鹭飞,还有石磊的父亲石坚,还有……辛弃疾……

    黄鹤去和白鹭飞是战友,可是今天自己却要去看他们争锋,他自己觉得没有危险,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这师兄弟不是切磋武功,而是生死之战!

    其实命运对他暗示过,所以安排了凤箫吟被同门师妹毒害的情景告诫他注意今晚自己的安危,可惜,他没有在意。

    江湖,看到的,听到的,联系到了,其实都是江湖。

    

    攀至顶峰,俯视脚下,天空很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山下零落的几家灯火,连那里都不够照亮,山上就更加冷寂。

    胜南轻轻呼吸着,就可以看见白气在空气中流动着,十月初五的江畔,很冷。

    山头一处突然零星一闪,亮起一小簇火焰来,胜南煞是敏感,立刻转头望去,远处的火把开始慢慢向这边移过来,不多久,忽地分开为两点,再后来,火点都停于一处。

    胜南屏气远望,忽然之间,两束火焰上下跳动起来,飞快地在远方盘旋,在山下看来,也许只是两只萤火虫足矣。

    胜南却知道,这究竟象征着什么:白鹭飞和黄鹤去已经开始比试,也许是为了家国,也许是为了云蓝,也许是为了年少时候的仇怨?……

    火点即刻成曲线,一直在颤动着,上下交错,忽亮忽淡,缠绕着光线,很美。

    每瞬间都在胜南心里滞留,但每一刻的火光都不同。

    火,传递来的不是温度,而是招式。

    模糊中,脑海里就大抵有了招式的影子,心里渐渐地静谧安逸,脚步慢慢停止,眼中剩余的唯有山、林、火、风四景。

    再远处传来钟响声,不觉已是深夜,胜南回过神来,眼睛已经很累,却时刻不敢松神,脑海中他二人的刀法那样精绝,自己从未参透过一招半式!

    恰在钟落时分,两只火焰停止闪耀,忽然成了一只!

    胜南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是黄鹤去和白鹭飞之间,究竟念不念旧情?

    他总是觉得,战友之间,那份情意是最重最真的,闯荡江湖多年,血雨腥风无数,却始终不肯赞同凤箫吟“江湖论”里的那一句:你最好的兄弟会背叛你……

    然而凝神看了许久,那火焰一直停在一处,没有再动。

    他当即循光而去。

    悄悄躲在石后。

    情形很不妙,白鹭飞捂住胸口倒在地上,黄鹤去在一旁左右走动着,火把插在树上,两人静默了许久,没有说一句话。

    原来是生死之战?胜南惊诧地看着白鹭飞胸口一片殷红,看来受伤不轻,黄鹤去下了如此毒手,真是出乎自己意料。

    看来,自己把黄鹤去想得过于简单了。

    幸好他没有杀白鹭飞,所以自己还可以放手一搏,在黄鹤去手下救得白前辈!

    “大哥,考虑好了没有?我要的只是名册而已……”黄鹤去发话的时候,眼里射出阴险寒光,难怪吟儿见了他会害怕。

    “如果我告诉你,‘海上升明月’里面,一定有她云蓝,你会不会杀了她?”白鹭飞轻声道。

    黄鹤去冷道:“我早就知道她是‘海上升明月’里的,不然怎么会派林念昔和我们对着干,投降金国的前五十名,几年之内被林念昔杀光的事情,终有一天我会算清楚这笔账!除了她,还有谁?”

    白鹭飞一笑:“除了她我谁都不知,我早已不问江湖事……”

    黄鹤去冷笑:“难怪你要败在我的手里,你的锐气去了哪里?大哥,与我去金国,从此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不然,你就只能身首异处,死在黄天荡了……”

    胜南隐隐约约听出些阴谋来,这番引诱,像极了在泉州的时候,七大杀手逼迫厉风行金陵。

    白鹭飞仰天长笑:“看来我是太天真了,以为可以劝你回头,也罢,人各有志,你动手吧!”

    胜南握紧了饮恨刀,准备随时救他,黄鹤去脸色一变,却没有立即提刀,而是轻声说:“降金哪一点不好,总不至于一辈子在尉迟家,充个胖子当仆人好,你以前常常说,欣赏那句‘志当存高远’,宋国完成不了‘志’,你不去金国去哪里?”

    “你做梦去,你完成的那叫志吗!”白鹭飞痛心疾首,“你可知你降金那日,师父一下子白了头?!”

    “那是你们迂腐,大哥,对不起了!”黄鹤去明明有些触动,却横刀砍下,白鹭飞闭上眼,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光掠过,黄鹤去手臂一麻,刀被震退。

    白鹭飞睁开眼睛,又惊又喜:“胜……胜南……”

    黄鹤去冷道:“大哥,你终究是带了帮手来,可惜,他也只会陪葬而已……”

    胜南怒不可遏:“像你这种走狗我见得多了,最后的下场总是很不好!”

    鹤去先是一怔,笑道:“这么说来我倒是不杀你不行了,林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