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205章 盟主天生狗屎运

    外围破阵之战郝定派遣的兵马直打到翌ri黎明才结束金阵之厉害可见一斑完颜纲无愧楚风流重托。

    然而恶战罢完颜纲终还是不敌败溃加之先前叶不寐西撤、王冕之战死榆中宋军虽千疮百孔楚风流策谋却功亏一篑——这场针对榆中的放手一搏楚风流只缓了县南形势却未曾根治天不遂人愿更还在县西遭遇大败……是以接下来金军的战斗势必更难。.

    挫败她的功臣辜听弦终被孙思雨等辜家军从围困里抬了出来林阡亲自参与了这场增援、也一直就在外等着辜听弦然而看到孙思雨时他眼中流露出的全然是惊诧之意尚未来得及问思雨为什么你在这里转头就看到辜听弦半昏半醒听军医说他是中毒武功被害因此毫不犹豫往他身体里输气。

    “他的武功会否就此失去?”林阡边行边问军医把辜听弦的手放回担架去。

    “苏军下的毒分量不轻所幸少夫人及时赶到故而少主从发作到运功驱毒没流失过多战力。假以时ri还是有机会恢复的。”军医答。

    “那就好。”林阡看着孙思雨幸福的背影实在不忍苛责什么也知道凭她本事绝对不可能有胆子擅作主张。

    回到军帐罪魁祸首刚睡醒。除了她凤箫吟还有谁会借自己的名义发号施令。

    “昨夜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告知了思雨?”林阡极其严肃地问。

    “嗯你说听弦可能会把他自己陷于险境……”吟儿吐了吐舌头。

    “自作主张多此一举。”他本来没想调遣思雨“万一思雨沿途出什么差池。你如何担待得起?”

    “那种情景真要她坐着也坐不稳。哪怕违令。都要和听弦死活在一起的。”吟儿一向有理情场的仗要和战场同期打。

    “除了调遣思雨可还把我的想法也一股脑儿告诉她了?”他猜到她可能藏不住话。

    “……是啊我早就觉得不必隐瞒啦一五一十都详细告诉她了。”吟儿笑着自以为是。

    “一五一十……”他……无语……

    “现下可好了?皆大欢喜!”吟儿眉开眼笑拊掌庆贺。

    “皆大欢喜?你等着辜听弦继续趾高气昂他就这么被你惯着、永远学不会谦逊了!”林阡难掩气恼。

    “啊?只是把思雨调过去英雄救美而已说了几句真相有这么严重吗?”吟儿一呆。

    真有这么严重。

    这天听弦清醒之后林阡吟儿去看望他。逆徒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哼我还以为师父你只喜欢人打胜仗。”语气还是那么傲慢一点改变都没有。

    “虽败犹荣也可以。”林阡语气也冰冰冷冷的生硬回应了辜听弦一句。把吟儿和思雨两个都听得面面相觑。

    “我这次虽然人是回来了不代表愿意背回的黑锅——我辜听弦没错所以死也不会认。”这小子仍然拧到家了一句低声下气都不会反倒扬着下巴好像在等林阡认错一样吟儿大窘心道盟王可算遇了一个克星。

    “回来就好大局为重。”林阡咳了一声仍是师长威严。当然不可能低头辜听弦他配么“希望你以后无需我鞭策也能这么记得。”

    扔了一句“好好休息思雨。留下陪他”,林阡就立刻把吟儿给拉出去了。

    “唉果然还是没有认错。”吟儿想难道真是因为我把思雨派过去的缘故?

    “虽没认错却已改错。我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一半。”林阡如是说。

    “盟王自我感觉良好嘛!”吟儿噗哧一笑赶紧损他也忘了刚刚还在自我归咎。

    “还笑!都怪你这丫头不仅用思雨给出转圜更说什么我怕他回不来。”他生气地瞪着她“原想他悟出了跑回来、自然而然脾气收敛你硬要拉他一把、示我的弱他现在小人得志只以为我低头求和ri后更加要得意忘形。”

    “唔……我错了。”吟儿不好意思地揪住衣角低着头乖乖挨训“可我我就怕再不拉他一把他就跑啦你当年去刺杀辛弃疾的时候身边不还有我和云烟姐姐吗我就想让他看到他的红颜知己立场一下子就绝不动摇了。”

    她比辜听弦好不到哪去辜听弦死不认错她呢可以乖乖认错但会说出一大堆理由然后把人说得好像怪她才是错的。

    “唉算了算了!”他哭笑不得哪忍心再指责她“其实思雨的调遣也是对的虽说她和后续兵马只是不到半个时辰的间隔但若不是她不顾一切冲进去救听弦听弦很可能就因这半个时辰的耽误武功尽失。”

    “当真?!所以说就是嘛!我的调遣还是对的!”吟儿一下就抬起头来一副翻身当家做主的表情。

    她这种人天生狗屎运总是一边惹祸一边立功所以当年她对厉风行胡扯的那句话是对的什么盟主都是撑着伞坐等捷报的……

    他自动忽略她这种小人得志:“经此一战我对听弦的信仰是彻底放心了先前对他溺爱太多使得他即使长大了即使在战场也改不掉自以为是少爷作风难得一次我狠下心肠心想只要他有良心、丢出去溜一圈只要能进步能坚定就是自我证明ri后我不罩着他他也能赢得爱戴。”

    “确实有点改变了他开始认清他是少主了会慢慢成熟起来的。”吟儿知道林阡对辜听弦大乱大治了一次这次自证之后怀疑他的人一下子会少很多——yu擒故纵你们不是怀疑他跟田若凝勾结吗就让他去和田若凝接触一次但离那么近都没被田若凝收服。反而坚定地倒向了林阡——榆中危机更加是天赐的机缘危难关头更考验一个人的真心。

    “然而对他的前景。我还是持三分保留——唉脾气还是没调教好。”林阡摇头叹气自顾自地说负手走出了好几步开外。

    “不就是没有低头认错吗盟王其实还是纠结着这个。”吟儿窃笑。

    “嘀咕什么呢?”林阡一愣转头看她眉又蹙紧。

    “啊没嘀咕什么我是说将来你对小牛犊它们。可别像对听弦这么凶啊。”吟儿赶紧前去抱住他胳膊。谄媚。长吁一声:唉林阡辜听弦这对令人头疼的师徒问题在楚风流将军的帮助下。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

    “盟王下一战咱们去哪?”吟儿知道县西局势才激又稳楚风流白费了完颜君随给她的增援说实话林阡还是多亏了听弦。听弦对战局造成的虽不是颠覆xing的影响却把榆中撑到了最后一刻援军到达。援军是郝定的部分兵马和林阡邪后的战力——在林阡邪后等人离开御风营之后郭傲何勐程凌霄和洛轻衣驻守县南楚风流原指望完颜纲拖缠林阡、趁此机会与薛无情联手在彼处抢占风。昨夜也确实已经付诸行动然而完颜纲速败经此变故楚风流恐怕还没开抢就又没下了。是以辜听弦争得的时机在整个大局里都举足轻重!

    理所当然地林阡不可能在县西逗留最重要的战场仍是县南不该受到榆中插曲的干扰。“回御风营继续与薛无情、楚风流战——他们昨夜趁我们不在北逆转了一战。”吟儿一愣才知楚风流到底还是得到了些甜头。林阡对她淡然一笑胜券在握语气却颇为狠辣:“吃到的甜头我会让他们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经过县西这一败楚风流颠覆交地的心愿才展开又落空金军虽捞了一个大便宜却只是收之桑榆接下来他们必须老老实实和林阡在御风营续战了。

    “我们去御风营那么邪后和海将军一起在榆中?思雨和听弦一起回白碌?”吟儿饶有兴致地问。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