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197章 江头未是风波恶

    御风营转危为安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定西陇西。 *1*1*近一个月来战火虽已波及到了陇右全局但形势却因为林阡和薛无情的交锋和滞留、而毋庸置疑倾斜在了定西县南——当千钧重量压在御风营诸如袁若孙思雨驻军的白碌、沈钧莫非所守的石峡湾等地皆已轻缓不少。

    而这段时间适逢祁连九客北撤他们的部分地盘亦遭苏军、金军、盟军三方侵吞得胜后的三方兵马则继续在榆中、天池峡、乱沟以北各种规模相互之间混战。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田若凝与郝定。.

    那郝定虽然被吟儿戏称为愣头青却从来不曾因为冲动误事过相反是林阡帐下的一名奇将最为擅长打恶仗先前遇纥石烈桓端都能将之击败现下哪怕是对战心多人一窍的田若凝也仍然分毫不落下风。

    当初苏慕梓对郭子建发动乱战明明已夺下定西大半未曾想越风会那么及时调遣救局、亦小觑了环伺的金军和蛰伏的洪山主但纵然如此都安枕无忧是因苏慕梓拥有一支人心绝不可能更变的苏军顾党、一个在巅峰时期能够与完颜永琏正面对抗的田若凝、以及一块毫无疑问定西县的最大地盘范围到目前为止依然——林阡和金军、洪瀚抒打得越热闹越适合苏军的继续滋长。尤其在田若凝的带领下要想把优势扩散到整个陇右只是时间问题。

    除了田若凝之外苏军还有苏慕梓、越派死忠史秋鹜、以及昔ri官军中顾、袁、李、王几位将军作战力。卧薪尝胆这两年。明枪暗箭都能用要与林阡一争高下并非绝对没把握但眼看林阡这两年也不是白过的。他从山东带过来好一批骁将使得抗金联盟在陇右的战斗力得以扩充——哪怕盟军主力还未全到、且又是金军洪瀚抒的众矢之的这般状况下林阡都还游刃有余莫非程凌霄等人就不用说了甚至连一个小小的郝定都对田若凝不甘示弱……苏慕梓不得不着紧:绝不能掉以轻心。

    尽管现在苏军的地盘未失人心也没变逆水行舟从来都是不进则退的苏慕梓虽还没能察觉林阡的“暗压行动”已经开始却也未雨绸缪考虑到了这一点。(1_1)这一点就是要继续扩大我苏慕梓的势力不仅地盘要继续扩张人才更加要广泛吸纳。若能从林阡处挖墙脚更是绝对的此消彼长。

    挖墙脚挖的自然是辜听弦。有这机会不能放过。

    辜听弦是陇陕一带仅次于郭子建的骁将。现在郭子建的女人都在苏慕梓的怀里了辜听弦自然是苏慕梓征服陇右的下一个目标。举足轻重。

    这些天来关于林阡和辜听弦的争执在陇右沸沸扬扬林阡第一次蛮不讲理为渊驱鱼后苏慕梓并没有立刻出手。是因为小不忍则乱大谋苏慕梓在赌、在等。等林阡把辜听弦冷落到发霉为止或者是赌第二次林阡再度把辜听弦驱逐。那样的话辜听弦会走得更坚决更加一去不回。最适合趁虚而入。

    与苏慕梓有一样想法的陈铸却没有挖走辜听弦的条件一则陈铸大军现在已经等于被林阡打到边缘去了二则陈铸他拿什么来招降辜听弦?金军从始至终只做过一件事那就是在陇南之役杀了辜屺怀。

    苏慕梓则不然。至少在黔西之战辜听弦曾经是田若凝麾下的一员大将。辜听弦名分属于过苏军。当时辜听弦想为哥哥辜听桐报仇、索罪魁祸首林阡的xing命如果今时今ri辜听弦还记得这血海深仇……

    要报父兄之仇则金军与林阡同样都是辜听弦的敌人那么辜听弦更该和苏军一拍即合、同仇敌忾才是。

    “田将军一切拜托您了。您一定能将他找出来。”苏慕梓对田若凝如是重托必须趁着林阡和薛无情、楚风流、洪瀚抒互耗到极限之后报苏军顾党与林阡的不共戴天之仇、雪这多年来苟且偷生之耻!

    以卵击石吗?不不是。苏军不相信扳不倒林阡苏军也更相信林阡倒下后盟军一定就散他们这些人也能回到故乡——有这样的执念在苏军委实比金军、祁连山更难被林阡拔起。

    “若能将辜听弦招纳则控制好他;若不能将他招纳则……”若不能将他招纳则他是有可能向林阡回头的那还能怎样自然杀了他。抢在林阡和他和解之前杀了他对林阡的军心何尝不是一种影响?对苏军则有百利而无一害。

    苏慕梓眼神一厉却也同时察觉到田若凝的眼底藏着一丝不忍:“田将军生死存亡不该再有妇人之仁。”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