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074章 陷战人间几回合

    第1074章 陷战人间几回合

    清晨山天之间,海气静静悬浮、若虚若无,随着景象久久趋于不动,仿佛时间也跟着一起停驻

    忽如一阵强风起,掠过林阡身边,掀开一片气雾,飞经苍苍大地,穿过茫茫人海,直到达数峰之外、吟儿的面前……

    似有心灵感应一般,同一时间站在寨墙上的吟儿,望着脚下黑压压的铁甲,心内唯一的一丝惊慌,都因为这阵冷风消隐,伸手来接那份熟悉的感觉,指尖上流动的明明是空气,却还是情不自禁露出个久违的微笑

    因为有林阡,吟儿不会输

    “靠近就放箭,他们上不来”吟儿嘱咐李全、姜蓟,再看一眼寨外以凌大杰为首的护**jing锐,他们兵多将广,装备jing良,无论单打独斗还是集结合阵,战力其实都非此地宋军可比

    但就像林阡说气势可以取代一部分内力一样,宋军之所以可以坚持至今,也是用士气取代了这部分战力所以,刚好比得上

    吟儿攥紧拳:甚至能过

    可惜的是,凌大杰或还可战胜;岳离?宋军轻易不敢试这一个月来,南部宋军不再进攻,坚壁据守,也好,权当加强防御体系如此,终能和凌、岳的兵马抗衡了这么久

    换往常,吟儿想都不敢想,上次和林阡去济南府求医,还听说凌、岳的兵马是刚从北疆打过胜仗回来的,吟儿赞叹过,却没想到自己竟能打平——但想起林阡,胆就壮了

    莫忘了凌、岳的兵马,目前有一部分还在完颜永琏身旁打刘二祖郝定,何况时过境迁,他们早不是前几个月时的意气风发了譬如岳离,打济南时初遇林阡竟然折戟了一场,打调军岭时再遇到国安用裴渊的游击头疼得很,而现在打南部战场时还不是全心全意的——坐镇冯张庄只是岳离的任务之一,多的,则是帮黄掴分担着泰山境内所有战事

    就像司马隆、高风雷这几个豫王府高手,他们的优点是战力未明,着实能够为难并封锁林阡,但是他们毕竟需要指点,虽能填了徒禅勇、尹若儒等人的缺,终究和他们接手的兵马之间存在生疏……这些,岳离做得越好,证明他越分心

    岳离不是吟儿的第一劲敌,感谢黄掴、仆散安贞、纥石烈桓端都已不济

    而主攻天外村的凌大杰,实力倒不弱于邵鸿渊、是个不容小觑的主,攻防战这么些ri子,教众人见足了他长钺戟的凶猛,真不负高手堂之名盟军大小将领,没一个没被他伤过,但负的伤多了,积的经验自然也多ri子一长,吟儿身边的这群孩子们都知道怎么防他,祝孟尝说得好,一个战不了,人多一起上,当年宁孝容家的寒尸,不也这么欺负过盟军众将

    因此,天外村最重要的还是自身防御,吟儿知道,她所管辖的这一支红袄寨,才是最像十二年前夹缝生存的那一支,环伺在侧的敌人无一不是虎视眈眈,无一不比己方劲猛,那么就该和当初的红袄寨一样,用杨鞍等人的防御理论以及体系林阡对她的要求不高,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提高自己的防御力好,就拿凌大杰练手

    “传令下去,任何人等不得接受挑战,继续休整”不理会寨外叫嚣,吟儿对时青、祝孟尝嘱咐毕,下了寨墙,走回村内,看到鱼秀颖负责完善的内关,鱼秀芹鱼秀安布置的障碍,叹众人各司其职之际,既感慨这是胡水灵留传,又心道盛衰兴亡之事,论责岂分男女

    惊险而平静的又一个上午即将过去,吟儿在村子里四处巡视了一番——既然己方往冯张庄安插据点,当然也要推己及人防止金军这么做,所幸天外村不像冯张庄那般容易有藏身之处,jian细不大可能有群集之所,但重要地点如屯粮之地与交通枢纽,都要严防jian细突袭落远空与银月都死去三年,海上升明月正在渐渐恢复,控弦庄当然也是一样,虽然两个组织的重心都在陕西,今次之战却全在考验各自的山东分支

    杜华前来向她禀报寨中一切如常后,笑说,盟主和盟王越来越像了,都喜欢一有闲暇就四处巡查,吟儿一愣,也不知这习惯何时养成的这些事情,虽然防不胜防,仍然不可不为

    回到阡小时候住过的屋子里,茵子正抱着小牛犊在等她,茵子对小牛犊的态度,就像当初对水赤练似的,吃饭睡觉都爱抱着……吟儿微笑看着,想,林阡扣留水赤练的用意在这里啊

    或许是邵鸿渊将吟儿身上的镇寒之气吸走,如今吟儿的火毒恰好在可以受茵子控制的范围,体温亦是个正常人;为了生小牛犊而耽误根治的yin阳锁,也很诡异地这些天来不曾复发过一次加之麾下众将如此帮忙,吟儿几乎不曾为战事费心过半次,身体ri渐恢复,应是这些年来最佳状态了因为感激,所以珍惜

    “主母……”午后百里飘云带着林阡的嘱咐归来,向吟儿述说了一切,她点头,示意他行动开始

    二月廿一

    南部战场,冷风从正月初呼嚎到二月末,始终没见回暖

    金宋僵滞在冯张庄与天外村之间,亦一直无所突破

    不管金军主将是当时的邵鸿渊还是现在的凌大杰,下令进攻的是金方的岳离还是宋方的凤箫吟,都一样,一样相持不下

    常常是晚间昏天暗地、万籁俱寂、草木皆兵,巡逻jing戒的火把燃至黎明,而白天则大军压境、杀声四起、风雨无阻,攻击防御的界限反复重定当然,最可怕的是,不确定因为有时候白天不会压境正如晚上不会休兵战争要是有规律,那规律定是用来蒙人的

    有一个时间点兼具着这两种可能xing使得不确定的可能xing到达最高,这个堪称最可怕的时间点就是此时:昼夜交替当火把垂死燃烧噼噼啪啪作响,当ri出东方敌营依稀有了动静,甚至有可能敌人是彻夜都在酝酿而己方丝毫不知……

    冯张庄内,金方不是不忌惮宋兵,叫阵了一天无果的他们,甚是疲乏自是需要休息,为防止红袄寨惯用的夜袭诡计,而安排了守夜士兵彻夜jing戒到黎明时,最脆弱也最不容忽视,凌大杰亲自参与在庄内来回,同时亦思考着今ri该如何为战当天外村一天比一天难攻,冯张庄内被发现的宋军据点也ri趋频繁,再不突破,难道还要被宋军以弱胜强不成……

    连ri来,凌大杰不敢有所怠慢,发现宋军据点便着手拔除,细致严谨真可谓攻防并举他虽对自己人亲和,却一贯不喜对敌人客气,拔除亦有他独自的手段,他言道,暗处据点犹同野火无法烧尽,若要连根拔起,不必一发现就直接清剿,把握有度,方为上策所谓“把握有度”,是不采取即刻打压,而是选择xing放任、选择xing消灭放任是为放长线,消灭亦为不流露这放长线

    凌大杰种种作为,一则告诉林阡冯张庄内安插据点不容易,叫他死了这条心别走这条路,二则待林阡一有打消的念头就张网一举擒获,告诉林阡即使他打消了念头他也还是葬送了这么多人这般做法,岳离自是赞同不过岳离也清楚,冯张庄内总共也不可能有多少宋人——条件不允许

    岳离关注着多的,是冯张庄北,月观峰战场,那与林阡大军纠缠了多时的司马隆,他承载着黄掴解涛纥石烈等人战败后的希望;那与林阡关系不知有否破冰、外界看来扑朔迷离的杨鞍,他也是山东如今或未来能否安定的关键;还有那被高风雷打得苦不堪言、几乎无路可去的王敏杨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