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772章 时也命也

    心思细腻如顾震,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越野会挑中这样的时机展lu机谋。 在这个所有人都认为两大兵团基本平衡的局势下,在这个接风庆功最不应该不欢而散的日子里,越野从一直以来的被算计被吞并,突跃成cao纵自如睥睨全局的幕后黑手……他的强势,他的险恶,他的狠辣,无不令苏郭双方都不寒而栗。

    甚至越野竟通过林阡的女人来撕破脸,意味着越野连林阡都不放在眼里!也罢,他的陇陕义军,名义隶属短刀谷,实际却远离南宋、独据一方,从前林楚江管不着,未来林阡也休想要。这份霸业,是他越家si占,他越家不该臣服于任何人,而当与南宋之主平起平坐。

    雄厚野心,从越雄刀传给越野,分毫不差,有增无减。

    顾震和苏慕梓不该忘了,当初越野是为什么才靠拢苏降雪,身为义军领袖却不听从饮恨刀号令,忤逆林楚江直接蜕变到官军阵营?真因顾震是忘年之交?林楚江麾下有多少他忘年之交?其实很好理解不是吗,林楚江不允许但苏降雪答应的只有一件,那就是越野独立的资格。越野,早于庆元年就不受控了!

    后来,随着完颜兄弟的镇压剿杀,随着苏家上下的喧宾夺主,越野的野心,被一次次的战败流离而冲淡。洞悉人性如苏慕然,不止一次对顾震叹息,越野这个一方霸主,终于也累了、也一蹶不振了……是么,当真如此么,苏慕然那么聪明,都被这个深爱她的男人骗了,骗得太惨,骗得美人计和苦rou计都折戟,骗得原先的利用徒成了反利用。

    一个善用心计流连于各种枭雄之间的女人,也许男人会因为她的美貌和魅力仍然愿意交出真心。但这份真心,不会连野心也一并交付。

    越野表面那么糊涂、气馁、失策还窝囊,任由着兴州兵团入驻侵噬,其实还不是贪图他们的人马,等待着有朝一日能将这些人的主心骨抽离,成为他的败将、俘虏、傀儡和死忠?!

    根本是强者,却低调从容。多年来,越野虽寡不敌众,地盘虽连年锐减,可谁见过越野山寨解体,谁见过他有一个部下背叛?正因越野是他们的精神象征坚如磐石,所以他们虽接纳了苏家却始终坚守一个原则:苏家是外人、越野是主上。

    苏家呢,本来是残兵败将寄人篱下,越野却毫不犹豫爽快收容,尽管苏慕梓等人居心不轨,但寻常兵将们人心是rou长的。会感ji不尽,会奋勇杀敌,会赴汤蹈火,会打心底里觉得他们两大兵团已经合二为一……这几年败战不迭,死在金人手上的毋庸置疑一半是他们!

    说到底,苏家妄图取代越家,万事俱备,却欠东风——没有契机,没有理由,你本身是外客,如何充当正义。何况金人和林阡都在不远,皮之不存,mao将焉附?

    却然而,这个看似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越野寨主,在一个最容易让人懈怠的时刻,出其不意地乘了凤箫yin这个东风,借刀杀人再顺水推舟,bi得苏家失道寡助,迫得郭家明哲保身,他唯一的后顾之忧是林阡,不要紧,他还有越风……

    事已至此,越野俨然占据了时局的主导,越风不是他镇压苏家的筹码,而根本是他下一步去打林阡的先锋……

    

    连顾震都意识到了形势的逆转,越野怎可能不对之洞若观火?事实上,他真跟顾震想象中一样有野心,跟沈絮如揣测得一样泯灭良心。

    那庆功宴上,原先越野是在等越风上钩,奈何却被苏慕岩毒杀盟主而搅局,越野非但没有罢手,更还随机应变、推bo助澜,在越风抱起盟主怒喝苏慕岩的第一刻,越野就立即冲上前去一边救人一边给苏慕岩定罪。那一句“你知道她是谁,你竟敢杀了她”一箭三雕,一则他要顾震惊慌,是苏家招惹了林阡,林阡一旦起杀机,要灭的第一方就是苏家,二则他要吊住盟主性命,在越风运功无果的情况下,他越野是盟主的救命恩人,三则告诉越风,真的是苏家毒杀盟主,你更应该帮助哥哥,才能保住你最关心的人。

    在这个时机骗越风上船,连带着拆除了苏郭两家的障碍,顺风顺水,天助越野。兴州兵团,一夜之间毫无威胁,白送给越野拿捏。越野也特别感ji苏慕岩这个笨蛋,他竟蠢到那个地步,当着风儿的面杀凤箫yin……

    可惜,当顾震惶惶不安、越野得意洋洋之时,浑不知这起意外他们遗漏的细节太关键——顾震猜疑越野,越野咬定顾震,真凶却是凤箫yin自己。

    事件比想象中还顺利的时候万万不能得意,因为很可能是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