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556章 情深缘浅

    “终于可以晒到太阳……”这时yin儿抬头举手,尽情接纳着万丈阳光,那表情,似恨不得把这无垠的chun意都呼吸进去。 阡注意到她面se红润,比以往要好看了许多。

    “是何时可以出来寒潭?这举动,莫不又是自作主张?”林阡忽然想起yin儿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关心则luan,赶紧发问。

    “原来还在为从前我自作主张的事情耿耿于怀?”yin儿蹦跳着挽住他手臂,谄笑,“呵呵,原谅我吧,有些做错了的事,我自己都已经原谅我了,你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

    林阡一愕,几近被她绕进话里,缓过神来哭笑不得,谁拿这小妮子有办法!

    “少岔开话题,给我放老实点!”他借势将她擒拿,反背住她双臂。

    “饶命啊盟王!这回是真的没有自作主张,聪明人总是吃一堑长一智的,军医说我已经可以上黔灵峰,我才来!”yin儿说的同时,青龙对林阡点头证实。

    闻知她伤势大好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林阡放开她的时候表情竟有些不自然。

    “咦对了,有独孤的消息吗?他还好吗?”yin儿着紧问。

    “你放心,我已经有了他的消息,他和蜮儿都还活着。”

    “据说中了一箭……严不严重?”

    “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恢复得自是一日千里。”他照实回答。

    “东方雨他,一定不会舍得蜮儿。他对蜮儿,有父女亲情……”

    “你说得不错,金南的人马都已撤离,就东方雨一个人还留在乌当。”林阡说,“不过,独孤可一点都没退步,这些天把东方雨耍得是团团转。”

    “独孤大侠……竟还是老样子……不过,哼哼,一物降一物,英雄难过美人关啊。”yin儿狡黠地笑。

    山上chun暖意融融,身边人眉眼盈盈。林阡一时动情,根本不想再谈除了yin儿以外的人和事,停止了脚步当即将她揽在怀里,心chao澎湃无法自控:“yin儿……谢谢yin儿,给我带来这般多的奇迹。我原先……原先都没有把握,yin儿可以不用死,我对自己说yin儿只要是活着就好都不一定奢求她能恢复……yin儿却从来都给我胜绩捷报!”

    “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恢复得自是一日千里。”yin儿浅笑引述,抬起头来,“当然是不会死的,如果阎王爷长得有你林阡万分之一好看,我才考虑要不要留在yin曹地府……”

    林阡一怔,yin儿续道:“何况,邪后她也说了,我怎么能死?就算要死,也要先把魂抓回来,和林阡洞完房再说……”谈笑间眼bo流转。

    “yin儿?是在昏mi的时候听邪后说的?”林阡听出音来。

    “嗯。其实那四十九天里,很多人在我耳边说话我都是听得见的,意识也随着时间的进展越来越清醒,可就是睁不开眼,听他们说我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我心里也着实害怕得紧,怕他们不知道,其实我是活着的。”yin儿说,“幸好,我的男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弃我,终于在最后一天,送来了唐门的冰虫,帮我闯过了最后一道难关。”

    “竟是这样的……”林阡叹了口气,最后一天他其实差点就撑不住,支持他绝不放弃yin儿的人,偏偏是那个居心叵测的田若冶。

    “该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啊,这半年来,有个人在塞北江南、千山万水地给我找药,百忙之中心里第一个想的念的都是我。”yin儿噙泪述说。

    “岂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林阡微笑,擦去她眼角的泪。

    “我最近服食的药,他们说,是思雨冒着性命危险夺来的。思雨她,在被秦毓捉去的那几天,被金兵欺负时都可以不予理睬,却在秦敏说起你言辞不敬时直接咬了他一口,所以被俘的控弦庄兵士都蹊跷,孙家大小姐外表柔柔弱弱的,怎么做囚犯的时候还能去咬人……”yin儿叹了口气,提起陈仓之战,“唉,若不是我们的出现,思雨现在还只是黑(道)会的大小姐,哪会有那般凶险的遭遇……”

    “我答应过孙寄啸,一定会帮思雨,找到她可以托付的男人。”林阡听时,不免动容。

    “我也听五毒教的护法提起,说就在这里,你与辜听桐一场ji战,料不到他竟然狠心杀你,几乎中了他的暗算……是慧如她,不顾一切为你挡了那一刀。那把刀上的毒药见血封喉,若非慧如是被毒药养大的女子,后果根本不堪设想……”yin儿又说起黔灵之战,表情甚为凝重。

    林阡不禁怔住:“怎么?yin儿想说什么?”

    “本来我很想一个人霸占着你,然而见她们个个都为你舍生忘死,内心……总是不忍……”yin儿凝望着他,“四十九天,我睡在寒棺里的时候,有个女子,日理万机也要来照顾我,趁我不省人事,对我述说心事。我天天听,夜夜听,才知道她本来是只喜欢女人不爱男人的,自从遇见了你之后,才发现她自己是个女子,也有柔软的时候。她说,如果我不在了,不管你愿不愿意,她都做定了你的矛为你战斗,她还说,破铜烂铁和江山刀剑缘一样……你既答应要做魔王,就是她的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