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496章 忘中犹记(2)

    几天之后,当yin儿终于可以记清很多林家军的人名和武功,林阡对于谷内的对手也大致分出了个轻重缓急。 说来也奇,yin儿能说出每一个未来麾下的名字、形容出他们的长相、甚至演出他们的武功来,如此记性,林阡望尘莫及;但林阡能把曹范苏顾抽丝剥茧地分析出孰强孰弱、把魏紫镝从中立势力中一眼就剔出来列为居心叵测、甚至把曹范苏顾麾下可能会luan的小势力都谋算在内一一排序,如此洞察,yin儿也绝对不可能奢求。

    mo清了形势心里有了数之后,林阡和yin儿也就不再一起行动。yin儿依旧留在林家军中许从容身边,而林阡则hun入了魏紫镝的军营任职。这也是钻了义军募兵多多益善的空子,相比官军之外,义军的募兵,的确少了太多的约束和限制,即便就是这位并不简单的魏紫镝麾下,又有谁会细细过问一个小兵卒的底细,看他武艺过人,几乎立即就让他hun了进去。

    林阡当夜偷偷跑出来见yin儿和许从容的时候,不无顾虑地说,如此一来短刀谷hun入的jian细必然不少,其中一定不乏金人。yin儿笑着说,庸人自扰,偌大一个南宋,窝藏的金人jian细也很多啊。阡一想也是,不过这种制度还是要改。阡说的时候俨然一副统治者的气势,许从容看见的时候不无放心和折服。

    回想起来也煞是好笑,曹范苏顾的jian细疯狂搅luan川东的整个六月,有谁想到他们拼力阻拦归程的人正巧就在他们的地盘,也一样是在当jian细?不过,此jian细非彼jian细,当那些人都是惟恐天下不luan的时候,他却是为了在川北之战之前,消解所有可能会因战争延伸的战争,因祸患滋长的祸患!

    之所以要选择魏紫镝处参军,一是看出此人并非池中物,阡必须尽快熟知他军中形势,伺机进一步刺探他军情,监视他;二是借助中立势力,能够更方便地接近曹范苏顾和其余的中立势力,三——

    川北之战若开始,魏紫镝定然是最不安的因素之一。一旦苏降雪与他林阡敌对,以魏紫镝的实力雄厚,必当第一个掀起川北之“战”后的川北之“luan”!所以,魏紫镝此人,一定要想办法将他的战火压制在最早。那么阡就必须把目标锁定在他。

    但是办法它不是说来就来的,当时阡并不能想到如何压制魏紫镝的战火,所以就只能跟他耗上了。

    yin儿知道他要长时间地呆在魏紫镝帐下难免觉得冷清又想念他,可是为了不破坏他的筹划就只能暂忍相思,每天唯有在夜深人静才能在偏僻一隅与他相见,时间还不能过长。好在过了几天yin儿心血来chao说要帮许从容去化解一桩近十年的si人恩怨,日理万机得很也没有多想念他。那个冷血的yin儿,有好几天都没去约定的地点见他,他甚是不放心,还是见缝cha针去见了一次许从容,才了解到yin儿要消除的矛盾来自于萧溪睿和谢云逸。

    萧谢两家世代交好,萧溪睿只有一个宝贝儿子萧瑾,从小备受疼爱,自身倒也争气,二十出头就一身武艺还仪表堂堂,正要迎娶谢家女儿谢云珊,然而就在婚礼前夕谢云珊忽然无缘无故退婚,萧瑾自然纳闷,去找谢云珊理论了数次,奈何次次都以争执告终,旁人远远见到一对恋人吵架,哪里会想到去管他们吵些什么。孰料就在某夜,被人发现谢云珊身中多刀弃尸荒野,不仅死状惨不忍睹,竟还赤身luo体明显曾遭玷污。

    可想而知众人第一个想到要问的人是萧瑾,是问,不是问罪。然而据称萧瑾那日满身鲜血一脸惊慌地回到萧家,什么话都没说就把自己困在屋内,着实可疑。谢云逸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死这么惨当然要讨个公道,看萧瑾如此可疑即刻要来拿人,遭遇萧家的剑拔弩张。萧溪睿虽然理亏,却说什么都不肯把已经近乎疯癫的儿子交给别人当犯人。

    萧谢二人的案子,自然去了石中庸的手里,涉及林家军中两大家族石中庸不敢怠慢,却因没有真凭实据根本无法权衡,事发不久曾经传出此事与塑影门陈安有莫大关系,但未及调查,那些声音都莫名其妙消失了,也就在此时,传出萧瑾的通敌疑案,证据确凿在短刀谷ji起公愤,谁不想将杀死谢云珊的凶手凌迟?加之萧瑾到死都颓废萎靡双眼无光不曾为他自己辩护过一句。石中庸手里,就无端端出现了一个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不公允……

    由于萧溪睿坚决相信儿子无辜,而谢云逸则心痛妹妹早逝,两个曾经的亲家陡然间就成了仇家,隔阂一生就生了若干年。地域再近,心也远离。

    事发后这么多年,原本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孰料就在近几年,塑影门的前任门主陈羽丰失踪,继位的陈静明显能力有所不及,使得陈安与凶案有关的传言又开始夹缝生存。无空xue,不来风,石中庸情知当年可能判错了案,却也苦于无力倒转时光。

    就在今年五月,随着陈静按捺不住性子率众去了川东见林阡,塑影门不再在短刀谷只手遮天,传言开始有浮出水面的趋向,yin儿在林家军中日夜走访打探消息,无意间收获了这么一条。当得知谢云珊可能是被陈安先jian后杀之后,yin儿拍案而起义愤填膺,说什么都要为那个谢姑娘找到真凶,同时为萧瑾讨回个公道。但当时陈安不在谷内,yin儿听了许从容的劝告,决定还是先帮他一起化解萧谢两家的矛盾才是。

    “真的要盟主她亲自干涉吗?”许从容问他。

    “便让她干涉吧。”阡允了。

    “可是,萧谢两家,已经五六年没有互相来往了。”许从容面lu难se,“化解矛盾,只怕很是棘手。”

    “那便更需要yin儿干涉了。她的巧舌如簧,世间无人堪比。”阡笑着说。

    他准许yin儿这么干涉,除了理解yin儿的心肠之外,还因为萧谢两家的矛盾也应该在川北之战之前就消除,虽然听起来只是si仇中的si仇,然而牵扯到命案和几大家族,将来未必不跟着魏紫镝一起引起不必要的大luan。这件事,既然yin儿能做,就让她来做。

    “还有,昨天闻因来跟我说,她见过陈安,还和寒家四圣之首的戴宗在一起。”许从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