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431章 神秘少年

    辜听桐适才被饮恨刀掀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到这边石柱上狠狠摔下来,显然也是内外兼伤,此刻他蹙眉看向不省人事的林阡,竟和天骄一样的痛心表情:“他想用这一刀吓走我们,却想不到,他用力过猛,反把这里毁了……主公他,本不该是这样的人,为了保你,这般暴戾,不计后果……可惜他,还是救不了你……”说不完整,辜听桐哇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又一个和林阡拼命两败俱伤的。

    救不了她?不计后果?yin儿明白得很:不,胜南未必没有想到这个后果,可是胜南已经把辜听桐的战力消磨到了这个程度,这个程度,我能对付!

    然而也就是这一刹那,她听见了辜听桐在称林阡主公,再念及刚刚辜听桐叫自己的祸水命,心念一动,忽然有些懂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半年以来所有的是非恩怨她都想通了——

    阡的地位太重要,偏偏自己拼了命地要离他最近,造成的结果就一定会是这样的:如果阡少爱她一点,她便注定会遭到别人的觊觎,比如急于分他势力的越野及其背后的曹苏顾范,阡的所有敌手;如果阡多爱她一点,她也必然逃不开别人的顾虑,比如天骄徐辕、柳路石陈,阡的一切死忠。当他们忙着打川北之战,可是阡觉得时机不对不肯打要延期,一旦意见不合,他们就觉得是红颜祸水,是完全说得通的,说到底也并不荒谬啊……

    隐逸山庄的屋顶上,阡对自己笑着说,“若是真正在乎你的男人,不会计较你祸不祸水。”可是这个男人的地位在这里,虽然他不计较,他的麾下们却在意,极度在意。

    天骄的话又在耳边回dang,你就不能为了他,离开他吗。

    yin儿本来被阡影响得坚定不移,可此刻听到辜听桐不经意间一句主公,知道他们一场刀战就已经为阡折服,却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还没有对阡顺从。yin儿一瞬仿佛什么事情都想清楚了,痛苦得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个祸水了。真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究竟是为了阡打下去,还是为了阡离开他……打下去,会赢的吧,可是阡就回不去了,战利品只是她一个人;离开他?联盟赢了,阡也没有输。而这三年来发生的点点滴滴,都没有用了,都将成为他的回忆,他的又一场回忆……

    yin儿心一酸,见过胜南怀念yu泽姑娘,怀念云烟姐姐,还从未想过胜南他怀念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辜听桐眼神一狠,并不一定恨她,却决意为了阡的未来杀她,这一刻,她该等死,还是反击?刀光迫在眉睫,哪有思虑的时间,“yin儿,我这一生,所有的劫难,都要和你一起,才能渡过去……”这句话倏地划过脑海,yin儿猛然醒悟,当下举剑格挡,她决定,打下去!

    哪怕只为了不要让那一幕出现——那一幕林阡怀念凤箫yin时的样子,一定很孤单,很伤感……yin儿不忍心!

    “祸水命!”辜听桐本以为她觉悟了,可现在看她这般没有觉悟,愠怒。

    “你nainai才是祸水命!”yin儿打断他的时候,宛如被祝孟尝和郭昶附身,虽然粗鲁,好不痛快!

    “你……难道不知主公他担负天下?!”哼,又是和天骄、师父他们一样的言辞!迂腐!

    “林阡他屑于要一个没有我的天下吗!”yin儿冷笑着横剑于前,偏就要大放厥词。

    “你……好一个放肆无礼的小丫头!”辜听桐怒而重新挥刀,实力却明显比适才要低了些,暂时不能缓过来,也奈何不了她。

    却在十个回合时,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仿佛来自于第六洞的深处,众人面面相觑,还没料到怎么回事,一阵寒风从内放出,yin气bi人,有个声音,先于人而至:“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敢破坏我的蛊!”

    所有人先是一寒后是一惊,原是狡兔之窟的主人也在此地休憩?!

    yin儿心念一动,这声音好熟,莫不是……宁孝容?毒圣宁家的主人,那位笃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苗家幼女,因为是一家之主的缘故所以小小年纪面容里就透着太多的肃杀之气,一根筋,认死理,不识好歹,却是一言九鼎说到做到。另外还有一个特点,是白天睡,夜里醒。

    

    当宁孝容一脸愤怒地出现在战局之侧,大家都因为误闯旁人家而理屈词穷,饶是辜听桐都不免减缓了攻势,yin儿看见宁孝容领着一队寒尸如此兴师动众,知道这个被破坏的蛊毒对宁孝容来说肯定很重要,心中顿时生出了个诡计,宁孝容一看见她和林阡,便是面se一变:“盟王,盟主?你们竟回来了……教主她,等你们很久了……”

    “宁姑娘,这蛊毒,是被我眼前人破坏了的,我心知那蛊毒对宁姑娘一定有用,所以正想抓获了他给你!”yin儿一本正经、正气凛然地说。

    辜听桐和宁孝容皆是脸se一变,宁孝容自然愤怒:“你什么人!为何破坏!”辜听桐当然冤枉,却又不善言辞,语无伦次,无从辩解:“不……不是我……是他……”辜听桐想指林阡,又碍于他是主公,不能祸害,于是便指向yin儿。yin儿赶紧发挥三寸不烂之舌:“宁姑娘,凡是干过的人,一定会留下证据,你看他跟我,哪个更像撞坏你石xue的?”

    “啊……”辜听桐偏巧在此刻又吐血,宁孝容上前一步,看了他两眼,立刻说:“就是他了!一起上,杀了他,祭我毒灵!”寒尸一拥而上,辜听桐大惊失se:“我……是被打上去的……不是故意……要破坏……”然而说话同时,寒尸和自己部下已经陷入luan战,冷不防身边一空,惊见yin儿带着阡从luan局中趁势而逃,急忙要追,还未挪出一步,就被三只寒尸拦在中央,宁孝容大怒:“你坏了我家东西,哪容得了你逃!?”

    yin儿以前见识过宁孝容的蛮不讲理和不知好歹,还厌憎过这个性格好一阵子,现在可真是爱死她了,赶紧又扶着阡,往里逃了几个山洞,一瞬,耳边已经不像适才那般喧哗,总算可以逃出危险。yin儿心中大喜,还没来得及放心,一旁林阡忽然身体往前一倾,由不得她控制地说倒就倒了下去,yin儿唉了一声要扶扶不住,赶紧俯下身拽起他,看他体力透支昏mi不醒,yin儿眼泪就哗哗地流了出来,心中唤了千百次只是希望他醒过来,真的,只要醒来就好了,别的我什么都不要了……

    果真离寒潭越近,狡兔之窟便越冷,yin儿从林阡怀中找出几颗御寒的丹药,给他服了些,自己也服了些,拭干泪,扶着他重新站起,他站不稳,那她便拼尽力气负着他走。

    “胜南,不要为了保护我反而自己死去了,那你保护得我这么周全,还有什么用……”这一刻敌人都远去,该轮到温柔来守护坚强。

    

    好不容易看到洞口有光亮,忽然一阵冰风拂过脸颊,yin儿下意识打了个寒战,定睛一看,洞口站着一个同样冷得哆嗦的人,背对着他们好像在等着他们,然而没有佩刀携枪,根本就不像是敌人,yin儿心下大huo,靠近之时步步为营。那个人转过身来,看见他俩,面上流lu出稍许的惊,稍许的疑,稍许的喜,稍许的忧,想留下,竟又似拔tui要跑,yin儿大喝一声:“站住!”

    那人应声站住,再次转过身来,yu面薄chun,弱柳扶风,他恐怕只有十岁的年纪,衣衫穿在身上都嫌宽松,一身的浅青se——不是熟人,从没见过,可是yin儿打量着他的时候,心中一震:这个人风神超迈,必非凡品。他是谁?竟又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个大一号的他……

    “你姓甚名谁,为何出现这里?”yin儿问。

    他许久才启齿,说话时不敢正视她,垂眸,敛眉:“他……他快不行了……”说的自然是阡。

    yin儿一惊,若换在平时,显然不会饶了这个胆敢诅咒阡的人,可此时此刻,yin儿感觉得出阡全身僵冷、无声无息,不禁柔肠寸断,竟鬼使神差走上前去,对这少年低声下气:“是啊,他要死了,你可有救他的法子吗?”

    他默不作声,却乖巧地点点头,上前一步,走到阡的身侧,忽然不知用什么割开了他自己手腕,yin儿大惊,还未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这少年俯下身来,将腕上血直接送到阡的口中去……

    大概只给阡喝了几滴,少年腕上的血无缘无故地消弭,一道伤疤都没留下。yin儿惊诧地望着这个少年,显然根本mo不着头脑他究竟是怎么干的又为什么这么干——如果喝血能令人起死回生,那自己适才怎么也会试一试的——可是,按理说不会起什么作用啊,何况就这么几滴……

    却看阡本无血se的脸上陡然间一片火红,yin儿目瞪口呆,不知是梦是现实。少顷,忽见阡面se有异,极尽痛苦之se,yin儿初时以为他只是内伤痛苦,久之却见阡大汗淋漓、继而更全身痉挛,yin儿一慌,不由得冲上前看他,然则刚一触他衣衫,便感觉被一股巨力狠狠斥了回去——好像有轰的一声出现在阡心脏的位置,那里就像在爆炸一样!y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