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三百二十七章 谁共我,醉明月(2)

    午夜梦回,yin儿不知怎的,一想起胜南,心里就七上八下,虽然,现在的胜南很正常,没有一丝走火入魔的征兆,而且已经回到了过去的感觉,可是,最近他流lu过的一些细微、短暂的神se,拼凑起来一起送入梦中,就再不细微、再不短暂。 那些神se,yin儿看到的时候或mihuo或惊讶总之是忽略了没有深究,但在夜深人静的此时,回忆变得连贯而清晰、巨大又深刻。直觉告诉yin儿,有些事,阡仍然凭他一个人在担负。是云烟姐姐和yu泽姑娘的安危吗?被所有人事牵制着的阡,根本不能够为云烟和yu泽担心焦虑,只能把烦忧诉诸心底决不公开,偶尔才透lu那么忧愁的一瞬间……

    难道说、一个武林的领袖,一方势力的主公,一队兵马的统帅,一路联盟的王,不应该扩散自己哪怕丝毫的情绪去影响全局?不,或者只有胜南才这么想,只有胜南,事事都把别人放在第一位……

    所以,这么多年,胜南一直把安全感留给别人。在他身边总是很妥帖,很放心,而他,不妥帖不放心的时候,唯一的方式是玩火。yin儿想要去体会阡现在的真实心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去他的营帐看一看,他现在在做什么。

    却没有猜准,此刻胜南,并不在营帐当中。

    “盟主啊,真是不巧,早一脚还能见到盟王。”大嘴张说。

    “适才吴当家、杨少侠来过?”yin儿嗅出有酒香。

    “嗯,再早些,柳大叔、路大侠,还有莫少侠、叶少侠也来过,不过说了些事情就走了,没有吴当家、杨少侠留得久。”大嘴张回答。

    “他三兄弟精力真是旺盛,白天打仗,夜里酗酒。”yin儿苦笑摇头,确定了有新屿、宋贤陪伴的胜南尚不孤独,叹自己杞人忧天。

    “哪有,盟王正待着要歇,江中子师傅就来了,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和盟王商量,一来便把盟王带了出去。”大嘴张说。

    yin儿一惊,脚步立刻止住:“江中子?”低yin:“他来做什么?”有事和阡商量的人不少,江中子来找他并不奇怪,可是,为何不能在营帐中说,却要带出去讲?

    “他们,往哪边去了?”yin儿不无疑虑地问。

    大嘴张指给她一个方向之后,似乎为了她的多管闲事又和其余兵卫在窃窃si笑,yin儿边走边抓狂:一定要找个机会,把这个大嘴张从胜南的身边调遣走!否则他守也守不好,废话还尤其多……

    

    这一夜,风烟路上的征人们,都忘记去看二月十五的月是不是真的很圆。

    一恍惚,月未变,亦未移,更未缺,却已属二月十六月。

    

    远离了那条南北走向的大道,涉足一隅的寂静寥落,阡早就明白,江中子,不过是叶文暻和他之间的一个交集而已。

    没有带随从在身边,叶文暻独自等候在路的尽头,原就是个看透世事的人物什么场面都见识过,因此即便武功谈不上一流,气势却连压倒薛焕都足够。造化nong人,当日在黄天dang被他借刀制敌的阡,何曾料到两年后的今天,会和他为了同一个女子挂念……

    “对郡主,真的是爱么?像对蓝yu泽一样的爱?还是,只是作为一个知己,永远陪衬在蓝yu泽之下,并不是真爱,只是孤单时候的慰藉?”叶文暻的语气,是那种专属年长者、过来人的嘲讽,他几乎没有给阡回答的时间,便继续陈述见解:“情爱贵在由始至终,不必我多说,你林阡尤其懂,据我所知,郡主出现在你与蓝yu泽谣言遍布江淮各地之时,她的出现,对你而言并不可能有如蓝yu泽那般惊yan,也不可能一见就倾心。蓝yu泽的存在根深蒂固,你二人虽然性情相投,最多也只能在对方命里充当知己……奈何,自幼尚武的郡主,心里不知不觉逾越了一步,日久生情爱上了你这江湖领袖……”

    叶文暻叹了口气,“原本这心迹万万不能开口一开口就错,然而,在你落难之时,郡主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同你舍弃了一切离宋赴金。你虽然拒绝,却不能负她,只能承诺要保护她,把她带去了你的江湖,随你辗转漂泊。也就因为这承诺,郡主无意识地给她自己争取了一个机会。”

    “郡主明知你会拒绝,却执意要等你与蓝yu泽重逢之后才彻底地死心。谁料到,你和蓝yu泽偏巧就这么有缘无分,越想见面越不能见,抵达了海州,久经bo折依旧没有碰面,因缘巧合武林动dang,你还不得不离开海州没有等蓝yu泽,你和她的误会、也就迟迟没有澄清。出海之行,促成了你和郡主的朝夕相对。奇也奇在,你二人一个是金枝yu叶,一个是武林领袖,竟然能够维持平凡人的生活,加上你周围的人渐渐开始承认郡主对你的生活不可或缺,你也就自然而然地把郡主看成了至关重要,时间一长,蓝yu泽的印象越来越浅,郡主的存在日渐充实,充实得令你无法自拔。当她在身边已成习惯,你所以,就把这种习惯,当作了爱。终于,在去年的七月,你和蓝yu泽恩断义绝,郡主,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你林阡身边,足以放在第一位的女人。”

    阡越听越觉得不对,如果说江淮事叶文暻能够了如指掌不足为奇,何以苍梧山之事,江中子和叶文暻也能得知?叶文暻这几句“据我所知”,不可能是云烟自己的见解,所以不是叶文暻在复述,而更像叶文暻当时就知道,当时就在旁观。

    “这就是我所知的,你和郡主所有在一起的经历。”叶文暻笑了笑,似乎掌握得一清二楚,“可是,真的是这样么?会不会你也被自己的感觉所骗?郡主她,不过是蓝yu泽的影子,填补了蓝yu泽在你心里的空缺,抑或,郡主根本就是在治愈你的孤独,你们年轻人,最不可能承受的,就是孤身一个。”

    任由着叶文暻把话说完,阡只是淡淡一笑:“被感觉所骗的,是叶总镖头自己。”

    叶文暻的笑僵在嘴角。他适才笑得本就很勉强,明显对自己的推敲还抱有了一丝希冀,他希冀,听到这些的阡,能够犹疑,犹疑阡对云烟的感情,究竟属不属于真爱。

    “日久生情,朝夕相对,自然而然,不知不觉。也许真的要这样,才能深入地理解一个人。我和yu泽,就是因为缺少理解,之后又聚少离多,所以感情再怎样坚定,也还是谣言四起。”阡轻声道,“的确,林阡要比叶总镖头年少,但很可能比叶总镖头固执,在离开yu泽之后,就固执地封闭了自己的感情,一心一意,等候和yu泽重逢,却正如叶总镖头所言,无论怎样都遇不到,于是就只能将yu泽的位置,一直为yu泽留着、空着,等着去了解她,去在乎她,却想不到,先于yu泽,了解了云烟,在乎了云烟……就算没有周围人承认,我也能够看清楚那是爱。爱与习惯hun淆不了,不是随便的两个人因为习惯就可以生情的,至少林阡多年来一直孤身一人闯dang江湖,从不觉得身边缺少情爱,事实上,更曾经排斥爱……

    “若真要问起,是从哪一刻不再当她知己而是至亲至爱,也许,就是在刻意留心她喜欢什么、刻意去发现她想要什么的时候。有她在身边的日子,渐渐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平淡就是幸福。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去维持去珍惜这样的幸福……爱她爱得简单随意,没有争执、没有顾虑,不用交流可以知道她的想法,有再多的人在身边第一刻想照顾的都是她,甚至,有时会萌生一种,要为了她负尽一切的念头。这种念头,纵然是yu泽,也不曾有过。”阡回忆着,最常忆,三峡行舟,渔火之夜,其实本性里有隐居向往的,又岂止yin儿一个。

    叶文暻原先听得失神,听到这句陡然变se。会萌生一种,要为了她负尽一切的念头?这种念头,纵然是yu泽,也不曾有过?!他被这一句震慑,情不自禁地打断林阡,语带颤抖:“是真的?是……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有过?”

    “何必去管何时何地,林阡只知此时此刻。”阡微笑,真情流lu。

    “郡主她自小就想要脱离皇宫的束缚,喜欢追逐属于她的自由。真就是你林阡,给了她自由……”叶文暻没有再说话,语气哀伤。

    “可是,过分的自由就是流离。”江中子忽然开口,“从一卷书里胡luan扯下的一页,硬来粘上另一卷不相干的书,对这两卷书和这一页,都是莫大的伤害。林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