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六十一章 峰回路转

    金厉二人被抬入一泥石洞中,路上已经听到凤箫yin的声音:“不要老设这种地下室,万一再塌了怎么办?”金陵有些恐慌,忽地厉风行握紧了她手,她一喜,知道厉风行已经解了xue,杜比邻夫fu自是没有看出来,继续送入。

    凤箫yin叫道:“陵儿,天哥!你们也……”只听到连景岳哈哈大笑:“厉风行,你枉称自己点石成金,居然还有被人点xue之时!”说罢提剑上来似乎要报厉风行一掌之仇,厉风行暗自抽出暗器,感觉这还不是最佳时机,金陵心生一计,眼泪汪汪道:“爹,爹快来救救我们啊!我们要死了!”

    凤箫yin见她落泪,知道她又在做戏,便朝她和厉风行的手望去,果真厉风行飞快的打了个手势,yin儿登时会意,金陵一哭,显然吸引了连景岳转移目标:“想不到第十名也是贪生怕死之辈,你爹的毒要五个时辰才解得了,你就别指望他了!”

    金陵一边抽泣一边心道:这连景岳好是歹毒,如今之计,先缓过一时,看他到底要将我们怎么样!

    只听练邀yan道:“连大哥,他们……”连景岳道:“主公说了,若他四个不肯投降,杀无赦!”

    练邀yan走到林凤二人面前:“你们投降么?”凤箫yin笑道:“这也叫劝降啊?好歹给个理由吧,利you?seyou?还是什么?不错,你什么都没有!”练邀yan大怒,再给她一记耳光,凤箫yin大怒:“第二次了!你给我等着!我十倍奉还!”她却被练邀yan冷在一边,练邀yan走到另一张网前:“你们呢?”

    厉风行干脆利落:“一样!”练邀yan笑道:“宋国朝廷,值得么!”胜南怒道:“因为朝廷**你就自甘堕落!?”厉风行亦道:“咱们是宋人,都知道宋人的苦难,连景岳,据说你还折帛钱、si设大斗收粮食,你真是对得起百姓!”连景岳哈哈大笑:“那又怎样?可惜你金厉两家威风一时,也逃不出绝迹的下场!”

    金陵梨hua带雨地哭,泣着央求道:“连景岳,今天你杀了我,那么,胡家的武功,唐家的毒术,全部都会失传……求求你……饶了我们……”连景岳一怔,练邀yan也是一惊:“大哥,据说金陵毒术高超,不仅师承四川唐门,还带来胡家的毒术秘笈!”杜比邻道:“不错,她母亲胡蝶,当年号称无影毒王,是胡家的后人!”凤箫yin一惊:“胡家?”胜南也是一愣,清楚地记得那胡nongyu亦是姓胡,小声道:“不会那么巧吧?”凤箫yin会意:“你放心,我会分清敌我!”

    连景岳笑了笑:“金陵,若是你传这么一两手武功给我们,也不会让这些武功埋没了。”金陵正中下怀,却yu擒故纵,呸了一声:“我宁愿失传,反正胡氏已经失传,金氏还有几个传人!”

    连景岳上前一剑指着风行咽喉:“那么唐家呢?唐家没有血脉了吧?!”金陵“大惊”:“不要……”练邀yan冷笑:“先杀厉风行!”谷深秦提剑过来,金陵急道:“别杀我天哥!”

    风行道:“无所谓,你们要杀便杀!反正我是不会降金!”一边嘴硬,一边猜金陵到底想干什么,却没有她那般智慧,金陵泣道:“天哥,我不会降金,如果降金了,会玷污我们金家,可是,可是……”

    连景岳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金陵,如果你能教我们使用一些毒药,也许我可以答应你们,饶过你们家人,不然,杀了你们之后,不容你们金家还有人在!金家的名誉地位,只怕也保不住!”

    凤箫yin急道:“金陵,别担心你的家人了,过不了多久,你爹伤愈,凭你爹武功,区区一个连景岳算什么?”金陵泣道:“金府有几个高手?敌得过官府那么多人吗?连景岳,你要言出必行,饶过我爹、干娘、我姐姐、华叔、大妈还有叶大妹子……”“好了好了,快教!”练邀yan嫌她罗嗦,凤箫yin怒道:“金陵!你怎么能把武功传于如此大jian大恶之人!”“你嚷什么!住嘴!”列纤纤喝道。

    金陵道:“我腰间有两只瓶子,一次只能教两个人,这样,练邀yan,你陪着连景岳来学,如何?”练邀yan喜出望外,连景岳喝道:“慢!”上前一步:“别使诈骗我们!”

    金陵道:“现在是我要教,学不学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要后悔。”练邀yan道:“大哥,他们现在在我们手上,敢轻举妄动吗?!”连景岳点点头,亲自从金陵腰间mo出两只瓶子来,递给练邀yan。金陵道:“你们俩找个地方坐下,心平气和地。”

    练邀yan捧着瓶子,像捧着宝贝一斑,笑逐颜开,谷深秦气得发抖,凤箫yin早看出他对练邀yan有倾慕之意,奈何练邀yan只想同连景岳一起,也算七大杀手中一个大漏洞,叹了口气:“为什么喜欢的人要喜欢别人呢?”谷深秦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吵什么!”凤箫yin一笑,继续与金陵唱反调:“金陵,你敢教他们,我和你就绝交!”

    金陵冷道:“盟主,你和我家哪个重要?!”说罢泪水涟涟:“盟主,我没有出卖自己,但也要保住金家,请盟主成全!”边哭边掐厉风行一把,风行才知道她在演戏,可是她演到如此惟妙惟肖连自己也骗了过去,心下模糊:她不知又在用什么计策……

    凤箫yin冷冷道:“好啊,我成全你……你说吧……”

    列纤纤替她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