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十二章 点苍山,路途险(2)

    饮恨刀?!

    胜南诧异得看着一长一短两件兵器直往水下落,下意识地就去接,左手一只,右手一只停留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凤箫yin比他更加诧异,不由自主结巴:“双……双刀……怎,怎会在你手上……你,你不是为了刀才随我来的么!?”胜南料到yu泓怕自己遇险才把刀放在自己包袱里来,叹了口气:“其实双刀是个不祥物……”

    凤箫yin怔在原地,不解:“你既有了饮恨刀,还为何到此送死,难道真的、真的是为了蓝姑娘?”

    胜南一笑:“饮恨刀当然不属于我,以后见到可靠之人,方能转交带回短刀谷去。 ”叹了口气,神se忧郁:“别说是饮恨刀,这世上就算是再珍贵的刀,也不过是临敌武器而已,怎比得过她性命重要……”

    凤箫yin一直愣着看他,纳闷不已,自言自语:“原来他是好人啊,可是,我该怎么办?他是个好人,那我就不该耍他……他那么痴情……”在一侧观察着胜南神se,“他这么坚决,理应见不到云蓝就不罢休……难道真带他去么?若是带进去了,我不能不够义气把他一个人丢在里面,那么,怎么带他溜出来……”

    可怜胜南惯常深思熟虑,竟因为蓝yu泽之事,而被这么一个头脑简单的小丫头门ghun了,实在称得上是yin沟里翻船。

    

    离开上潭,西行数里,拨开野草丛,两人进入浩大森林中,天se骤然变得昏暗,凤箫yin笑着指向树上系着的一根绳道:“隐蔽吧!跟着我顺着绳子滑下去!”她猛然纵身一跃,握住绳子便滑下去了,胜南想也未想,跟着跳下。

    直到绳末,滑至山腰间,胜南都不信,这云横山庄跨过传说展现眼前时,那么贴近,而且,就在山这边,离江洋道近在咫尺,凤箫yin看出他惊讶:“不错,人人都以为要翻过山去才能找到云蓝,谁想到还是在山这一边!人们总要忽略峰回路转之后的景se。”

    二人同时进入这传说中的杀人魔殿。

    凤箫yin突然拦住胜南:“等等。”胜南立即停下,凤箫yin说:“待会儿我可能要和云蓝交手,所以进去之后会先深藏不lu,只用一些三脚猫的功夫,我有危险你定要救我!”胜南笑道:“好狡猾!说白了,你在替自己找台阶下,被打败了,还找个理由,你没发挥实力所以才败。”凤箫yin怒道:“你敢奚落我?”胜南一吐舌头,学爬山虎:“小的不敢了!”

    看她重lu甜美笑容,胜南正se道:“咱们不如束手就擒如何?避免绕路直接见云蓝。”凤箫yin拍手称好:“不过,这样一来,也离死更近了……”胜南握紧手中之刀,脑海模糊,xiong中炽热,死有何惧,只要能救yu泽,不惜一切代价!

    云横山庄,没有任何一个看门人,云蓝似乎想告诉人们:就算没有看门人,你们也别想进山庄。当时已经临近深夜,月se朦胧,整个山庄沉浸于一片静谧之中,神秘中散发着一切mi人的奇幻和美丽,给人一种门g面少女的感觉,依稀白衣款款,如幽灵飘逸,死神般召唤。

    他们轻轻推开一扇yu门而入,进入密道之中,空无一人,时不时有水滴震dang的声音回响,与自然格格不入。因此mao骨悚然,为什么云横山庄如此安静?难道,一切只是传闻,难道,根本没有云横山庄?!这个念头自冲进脑海,就弥散不开,心中的恐惧显然比什么都可怕都惊魂。

    密道的墙壁也是yu石所堆砌,雪亮夺目,凤箫yin倒吸一口凉气:“好静啊!”突地眼前一阵疾风,一把剑迎面而来,凤箫yin本能躲闪,剑至胜南xiong口,胜南躲闪不及,恰巧长刀在手急速一挥,拦下这一剑来,但这剑的速度非同寻常得快,果然是山外有山!

    这点苍山的剑法,难怪能一招之内杀宗师斩叛徒,果然是神速,胜南后退一步,方才用力过大,竟然触动了手背上很久以前的伤口,鲜血瞬即涌出,凤箫yin大惊,一指断掉木琴,中出一把yu剑,见出剑女子稍微一愣,抓紧时机去刺她,边进边道:“林胜南,你还活着么?”胜南一笑:“死不了。”

    凤箫yin步步后退,方才那女子剑术绝伦,她使一剑,凤箫yin没有自己吹嘘的本事,立刻退了一步,她的动作难以跟上去,剑术也已不成章法,仗着她不拘泥的风格还勉强能够支撑着,但退到墙角,已然无路可逃,只得硬拼,凤箫yin一面打得不可开交一面道:“你你你你你,慢点打好不好?”那女子冷笑着:“你好大的胆子,敢闯云横山庄!”

    凤箫yin不知是真不行还是故意丢丑,越打越输,却嘴硬道:“你管本姑娘?!”话音刚落,已经在腰间lu了个大破绽,胜南眼疾手快,立刻抽出长刀来去补她缺漏,刀一出手,将那女子震退数步,那女子一惊,只道凤箫yinlu破绽是故意,不敢怠慢,又进一剑,直冲着胜南箫yin袭来,凤箫yin一剑“澄江映月”上去,胜南立刻一刀“月满西楼”相补,对手一步一退,凤箫yin一剑,胜南随之一补,僵持许久,那女子始终不甘示弱,负隅顽抗,凤箫yin一脸沉着,像是上了心趁胜追击,胜南虽然旧伤在身,却也紧随其后使出不少制胜招式,同她配合完美。大概拆了一百多招,从转角出来不少女子,她们大多是闻声而来,脸上写着的分明是喜悦和好奇。

    那女子道:“众姐妹快来,将这两人擒拿了给师父!”其中一女子不解道:“大师姐,为什么啊?”女子大怒:“要你们来就赶快来,怠慢了师父我可不为你们求情!”

    那群师姐妹闻言立即争相拔剑,纷纷迎来,这么多人,他二人显然吃力,心想这么输了也不丢脸,干脆就束手就擒了,那女子看他俩不约而同停止反抗,冷冷一笑,发号施令:“咱们走!”

    凤箫yin不禁一愣:“怎么?不捆绑我们?”那女子道:“要捆绑作甚?谅你们cha翅难逃!”二人怔住,果然,这云横山庄较之江洋道来,气势上就胜了好几筹。

    被众女子押解到人群汇集处时,只见一个白衣女人被簇拥着坐在当中,那白衣女人身上着狐裘,坐在那里,像个贵fu人,而且既高贵又美貌,化了浓妆,紫se眼睑,却不失端庄妩媚。看得出,她年轻时候很像yu泽,应该是许多男人心里的梦想——云蓝,那个让林楚江魂牵梦萦多年的女子,传说中的杀人女王,见面之初,就看见她眉宇间除了成熟以外的心计与杀气。

    她冷笑着打量林胜南,嘴角边lu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感:“你也是为双刀而来?”

    凤箫yin“啊”了一声:“云蓝就是你么?”

    周围女子尽皆面se一沉,方才那女子喝道:“放肆,敢直呼师父姓名?!”

    云蓝一愣,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低头挑出一只小水果来轻咬一口,她皮肤很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如果不化浓妆,可以和她女儿韩萱做姐妹,甚至,比韩萱要漂亮得多。

    云蓝抬起头来:“最近发现云横山庄的人越来越多了,你很厉害。”胜南道:“过奖了,只不过听说很多人都无缘无故死于其中,染红了江水。”众女子窃窃si语,纷纷暗笑,云蓝亦冷yan一笑:“那都是谣传而已,但凡进来的都是有缘之客,杀死干什么?想当年第一个进山庄的外人,可还是咱们云横山庄的女婿!不过你们可要记着,出去以后,不能对外透lu山庄位置,否则小心脑袋。”

    胜南道:“在下不会打扰云前辈清修,只想向云前辈要几个人。”

    云蓝一怔,轻声道:“你好大胆子。”

    胜南续道:“大理的蓝yu泽姑娘是在下未过门的妻子,她与你云横山庄素无冤仇,还请云前辈放了她家人。”看云蓝不语,胜南继续说:“如果云前辈坚决不肯,晚辈也没有办法,只能硬闯!”

    云蓝冷笑站起:“你以为可以威胁到我么?不错,是我下令擒拿了蓝家所有人,他们竟敢偷盗饮恨刀,我是帮着楚江,略施小戒而已,他们现今已经被我赶出了大理,怎么可能还在点苍?”胜南一惊:“什么?你有何权力将他们赶出大理?!”

    “我又不怕你,何必骗你?”云蓝冷冷道,忽然面se大变,“你,你手上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有双刀?!原来双刀在你手里,难怪了!”胜南一震,方才帮助凤箫yin对敌,情势过于紧张竟忘记隐藏饮恨刀,此时更来不及收回!

    云蓝大怒:“原来她把双刀留给了你,难怪遍寻不着!”说罢出手一掌打向胜南,立刻就要置他死地。

    凤箫yin看情形不妙,急忙拦阻她,急中生智道:“云前辈,他不是偷刀贼同党,饮恨刀是他的父亲林楚江给他的啊,林楚江几日前找到饮恨刀,正好他在他身边,饮恨刀不给自己儿子给谁?!他是饮恨刀的少主人林阡啊!”

    胜南一愣,想不到方法圆谎,他虽然总被人误认为是林阡,但毕竟不是,只怕也逃不出云蓝眼睛,只得对凤箫yin吹鼻子瞪眼睛让她别胡说,但谎一开口显然就停不下来,云蓝果真识破这幼稚骗局:“林阡?他哪里是林阡?你这小丫头信口雌黄,简直不要命了!”说罢手转移方向来狠掐她的脖子,凤箫yin无处可逃,瞬间被她掐住脖子,一身武功竟然却无力动弹,一个劲地挣扎着,还忍不住胡说:“真的真的,他真的是林阡,要不,可以让他,他使双刀给你看一看。”

    云蓝松开手来,凤箫yin拼命地咳嗽和对胜南使眼se,胜南傻傻站着,不知该不该冒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