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阡 作品

第1393章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悍妇务必禁锢,陈铸受过的刑,全都给她上!”

    一时愤怒,完颜永琏要那凤箫吟受尽折磨后再斩首示众,方才对得起因她枉死的陈铸、被她连累的君隐、受她殃及的金军众将,在他心中,她的罪孽和滥杀的渊声、林阡无异。

    可是时过境迁,夜深人静,他才发现那是他潜意识里给自己留的余地,他果然被所有人都看透了会留她活口因为他杀不了她,杀不了这个他情愿折寿十年换回生命的小牛犊,杀不了这个他和妻子的爱情结晶和毕生信仰所系。

    “愿嫁天下第一的男子!”“希望此役过后,无金,无宋,唯一个太平盛世。”“老管家,你说这地图之上,若无城寨,只有山水,那该多好?”“这种同形循环,无休无止的棋法,古书上说,是叫‘生生世世劫”。”

    那感觉就是,“遇见你之前,我曾想孑然一身了此残生,遇见你之后,娶妻的事我再也没想过其余任何人”。怎不激动,怎不狂热,天下竟有人与我成双,相见恨晚就像另一个自己一样!去哪里再找比这更对的人,陪着我千山万水千军万马的征程?

    那个名叫柳月的女子,和他同样藐视金宋之分,情愿纵情琴棋书画,非被卷入金戈铁马,她与他并肩苦战风口浪尖,不惜为他与家国决裂,执迷无悔一错到底,被南宋盟军寻仇下毒,艰难拼死给他生下这个、代表他俩至死都不屑世俗的“小才女”,也就是他和一众知己们都亲切称呼的“小牛犊”。

    人说,恩爱不疑,最惹天妒,果不其然他用那两年的洒脱快活,换了以后大半辈子的孤寂萧索。

    二十五年生死茫茫,她魂魄始终不曾入梦,他因此受尽相思之苦,一夜白发,走火入魔,陇南之役难道他不是灭了宋军军民十万?伤敌十万,自损八万,那失去理智滥杀无数的一战他险些被从王室除名,更大的后果是一批因他仁慈才归顺的拥趸们对他失望继而离心,久之成为他战史上甚至人生中唯一仅有的污点,他至今都没有低头与谁认错,并且再也没有回到他“世无金宋之分”的初心,尽管他依然不遗余力地收服着未归附的羌人、契丹人、鞑靼人,希冀将他们与女真族合而为一,但那之中不再有汉人,至少不再有林匪麾下那些——

    凭何认错,怎么回头?当他致力于天下大同,是南宋盟军将他的妻子围攻致死、才出生的女儿与他骨肉分离!

    是报应吗,是看他不认错的报应?于是造化这样残忍地发落,把那个可怜无辜的受害者小牛犊,变成了二十五年后的南宋新盟主……

    他得知的那一刻,用天打雷劈来形容从头颅散裂开来的那种痛都不为过。

    可是,有个事实始终挥不去,改不掉,那就是她如今再怎样十恶不赦,她都是那个可怜无辜的受害者小牛犊!在她还没满月的时候,他这个狠心的父亲就回朝务政抛下了她,在她生命垂危的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在她下落不明以后无力寻回,从此缺席了她人生二十五年,把养育之恩拱手让人。

    “大杰,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也应给女儿最基本的衣食无忧,何况她还是我情与志的见证,原该是我捧在手心里最疼惜的公主……”静宁阵前,他对凌大杰说,“是我亏欠了她父爱亲情,她这二十五年的颠沛流离、失陷敌境、认贼作父,错不在她,根本在我。”

    “王爷!”凌大杰喜出望外,真没想到自己还没劝呢,王爷才刚从暴怒中走出来就自己想通了,想来也是啊,王爷和王妃风雨同舟情比金坚……可是,王爷为何说完便又苦叹?

    “然而,金宋举国交兵,成千上万的兵将为国捐躯,我又怎能因为一己之私,就将自己的女儿宽恕?”给全军上下一个交代,这是他身为王爷必须做的,“她罪已至死,我以杀林阡为她赎一部分,剩下的她自己承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凌大杰听出王爷已经筹谋着认她、所以想让她重见天日时给众将看见她已受惩的样子……不禁既喜又忧,不错,南石窟寺里他看见了凤箫吟对王爷有情,但他更看见了她和林阡的生死与共。本来还想着先和她心有灵犀地权宜,可她那句“不断”一出口,他才发现她根本不可能和他心思互通,就连对林阡暂时的、假意的背叛都不允,那么王爷即使杀了林阡为她赎罪也不可能认得回她,因为她不会接受王爷对林阡的任何伤害、只可能与王爷继续反目……怎么办,怎么办,凌大杰满腹忧思。

    林阡的残忍和王爷的留情,共同导致了凤箫吟在这段时间的行踪绝密。好不容易从和林阡的交战中脱身,凌大杰趁空去狱中看了她一次,完颜纲对王爷果然是令行禁止,凌大杰远远望着她受刑,为了维护林阡甘心舍身地受刑,为了敌国宁死都不认父地受刑,既痛恨又舍不得她,一失神满眼是泪,转过头来要走,冷不防看见王爷在另一个角落,可能是先于他就来了,却没有发现他的到来,而是令他难以置信地伫立怅然。

    那时完颜永琏隔着很远看他一身是血的孩子,倔强,狠心,冷血,像极了她那个为了爱情舍弃家国的娘亲,回忆着他和月儿的过往种种,酸甜苦辣百味隐忍,抬手想摸一摸、碰一碰他的小牛犊,却止不住的颤抖,那么远也根本不可能触得到……

    这世间无情的多是儿女,深情的都是爹娘,教凌大杰根本不忍去唤他。

    

    完颜纲那般暴戾,把一个身强力壮的陈铸都打得奄奄一息,更何况吟儿刚入狱时便已是伤病交加?所幸完颜纲为人狡猾、从二王爷拖抱住王爷的动作中隐约猜出了一二,并且从陈铸之死的事件上吸取了一些教训觉得做人得留三分余地,外加他对凤箫吟没什么仇也怕被林阡算账,再者他这段时间还有别的军务缠身……种种原因,保住了吟儿在这种险恶环境下的一条性命,尽管如此,楚风流再次见到她时,她也已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气若游丝。

    算日子,已是七月上旬的尾声,她想问楚风流林阡怎么样了,都没有半点力气,

    只有那双眼睛,一如楚风流初见她时的清亮,灵动,会说话。

    “他,可能又入魔了,阵前杀伤了天尊大人,但是自己也中了流矢,不过宋军气焰不减,应该是还活着。”楚风流不可能劝她认祖归宗,从一定程度上讲楚风流和她互相置换了人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最感同身受的那一个。

    吟儿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只要他能活着就好,再多的她此刻也无求。

    “陈铸他,是真的死了?”楚风流忽然问,仍然不死心。

    吟儿眸子一黯,想告诉她,陈铸虽然说“再也不配站在王爷面前”,可是陈铸是释怀的,因为他觉得王爷怎样对他都没错。

    楚风流虽然读懂,却霎时泪盈于睫,身子晃了两晃,靠着栏杆才站稳:“是我,弄巧成拙,原本他与天骄大人对饮毒酒,还是忠烈死,还认为王爷原谅了他。可是我却让他复活,让他发现自己身在宋营,让他以为王爷放弃了他,这些,都是我自作聪明一手造成的!”

    吟儿拼力摇头,泪水亦簌簌掉下,陈将军临死时,说风流不愧是我爱得天地变色、为之终生不娶的女子啊!

    “我与他过命交情是不假,可我,却不懂他!”于是教吟儿第一次看到,那个战场叱咤的楚风流,背靠囚牢泪流满面、临走之际捂心蹒跚的样子。

    楚风流虽自己还在病中,还是没忘记嘱咐那些看守吟儿的控弦庄中人:平日待她好一些,我带来的这些药材给她补。

    “二王妃。”那么巧在牢门处遇到完颜纲,他一脸恭敬地上前来,那时她早已恢复成了人前的刚硬:“元奴,审问凤箫吟那天的事,希望你守口如瓶,否则有损王爷清誉,于金宋交兵大不利。”

    “是。”审问凤箫吟那天,完颜君随的“暮烟”出口是个时间上的分水岭,在那之后绝密,在那之前却人多眼杂,站得最近的完颜纲等人务必封口,闲杂人等甚至可以也短期下狱。

    

    所幸,多半武将都算自己人,闲杂人等也全都处置,轩辕九烨和楚风流在收拾摊子的时候,没有忘记两大范围的交界还有一个林思雪。然而,一则需要她的环庆势力制衡寒泽叶,二则不想她留在静宁这么快就给林阡线索,三则认为凭她的洞察力,不会太在意“暮烟”是什么,于是,便以“王爷欲对凤箫吟先折磨后处决”的一句敷衍,将她打发去了环庆。

    然而,他们谁都不像完颜永琏那样清晰地知道,完颜君隐和林思雪竟无夫妻之实、完颜君隐的遗言也是一句“暮烟”!素来洞察力不足的林思雪,怎可能还是那个小王爷庇护下毫无心机的林思雪,怎可能有了这般鲜明的提示还听不懂?这无人可依的乱世,莫如好歹有个儿子作念想,思雪什么都没有只剩下要给小王爷报仇的执念!

    早在二王爷说暮烟时,思雪就已经感到不对劲,而且直觉和自己有关、和小王爷的死有关,下一刻岳离发号施令要他们退下,她却冒死违抗了这条金军的令,没有走太远,吃力地窃听,凭她功力,只能听到完颜君随,但那也就足够了,足够她串联所有!

    原来陈铸果然不是南宋的细作,是她误会师父了,可她哪里出卖错了?师父她和林阡,分明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杀人凶手,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了思雪的不幸之上——

    剑招,剑招,罪魁祸首就是那些来自点苍山的剑招!那就是轩辕九烨先前和她交战时忽然脸色微变弃下她打完就走的原因,那也是小王爷昔年在川东和她嬉笑时忽然心事重重带着她一走了之的根由!那是她林思雪学得最快打得也最得意的一剑,可是传授给她这一剑的却不是凤箫吟,而是云蓝!

    那段时间,几乎从未过问我、而是操心着师父身份的师祖,为何要突然、故意、偷偷地只传给我这独独一招?!就因为这一招可以指向完颜暮烟的身世?所以,君隐他临死前指着我对王爷说“她是暮烟”,他和我成亲多年从未行过夫妻之实,正是因为他误以为我是他的亲生妹妹暮烟?!而究其根本,是有人若干年前就一手策划着要我来给师父和林阡挡去这一灾劫!?

    “我才不怕,思雪今生只有两个愿望,希望师父快乐,希望师姐快乐。”当年的她。

    “真的很希望你师父快乐?”当年的师祖。

    “思雪,像你这般单纯,太容易被男人骗了……”当年的师父。

    到底谁变了?不,其实谁都没变!我林思雪,一如既往还是那样天真,而你们,却从始至终都在利用!

    是的,真相就是这样,“万万不能!思雪,我们不能!不能对不起父亲!”所以君隐他明明对她动情,却宁可自残